目前分類:Feeling (66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些人,你总要铭记于心,因为是他们的恩典,你才不致于活不下去。

也有些人,你不可以忘怀,因为借着他们的诬告和蔑视,你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问题不在你的身上,而是在那些人的势力眼界里,自以为是的心底里。所以,不需要刻意去讨好任何人,了解你的人体谅你的出发点,不理解你的人不会尝试为你做些什么。

同时,也不需要为嫌弃你的人做些什么,更不需要特意的为了他们去证实孰对孰错,人生于世,若得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证明他人这的那的,那你到这个世界来也许是个错误。

别为他人而活,只要在自己向往的世界里怡然自得,其他的并不重要。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0 Tue 2016 09:47
  • 渣男

十月中,南下和友人聚会,殊不知却弄出一个至今让我愤怒不平的闹剧。

我们周五出发,和这个恐龙并不认识的友人说好周六早上我和他单独外出用早膳,席间,对方问起我婚后的生活,我一向没有晒幸福的习惯,简短的说起了婚姻中的一些小摩擦,结果被对方误解为我对婚姻的不满,而形成了在他看来可以‘趁虚而入’的切入点,他不断的怂恿我应该外出工作,不应该被外子牵着鼻子走,再来就不时往我身上盯,继而说出一些意有所指的话语,身为一个女人,我当然懂得对方隐晦的术语;而身为一个在籍心理学学生,我不是不知道对方的意图,然,为了不让对方继续表错情,我借由言辞清楚的表明我和外子的关系虽然有摩擦,但胜在两人都愿意妥协配合,所以我们婚姻中的阴霾,严肃上来说,已经属于过去,然,对方丝毫不为所动,一味的自圆其说,当下,照我的观察,这家伙怕是往自己的遐想(hallucination)里头钻了去,任何澄清甚至于颠覆性的言论再也于事无补。

回程中,对方再度借故用他某女性朋友的例子作为开场白和劝说,寓意为我应该离开不合适的伴侣,我保持缄默,这家伙怕是得意忘形,他全然无视我的冷淡,滔滔不绝,直到快抵达我的酒店的时候,对方还来个一时兴起,借故走另一条道路,然却因为工地建筑而改了道,结果被迫开了往反酒店方向去,此时的对方竟然一路呢喃,不住的问我该怎么办?我给了对方一个解决方案,别再找路兜回酒店了,外子和友人就在往下不远的某家商场里,他可以让我在路边下车,我自己走到商场里去找他们,结果?换来对方一片缄默。

好不容易,终于抵达了商场附近的道路,对方竟然开口问我确定要在那里下车,他可以载我回酒店?我斩钉截铁的回答我要去找我先生,对方这才意兴阑珊的放我下车,他车子一停下的那一刻,我二话不说就打开车门,直接冲下车,说真的,他若不肯停车,我也会趁着塞车,自己打开车门走人,这种贱男人,怕是再和他相处多一分钟,我身上的警戒细胞不知道还要枉死多少啊?

回到槟岛,我把和他有关的联系方式都一一截断,这个渣男,我会穷我一生,与之决裂。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肠胃不怎么对劲,不是涨风,就是泻肚子,归根究底,和自己的不定时饮食习惯有很大关系,一天里,除却早餐,午餐有时吃,有时忘了吃,肚子一下子饱,一下子饿,胃不闹情绪是假的,已经连续好几个清晨,我是被饥饿给叫醒的。

这一个学期的压力不小,赶功课和为论文做阅读准备,整个生活只和书,书,还有书有关,只怕我还未毕业,健康就已经给输掉。

今个儿就不多说了,赶紧去吃顿好的,慰劳自己昨日一整天的辛勤赶功课。

拜!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个喧哗无比的店内氛围,让两个洋人决定坐在店门口外,对着大街,享受和屋内成反比的安谧。

炎黄子孙走访过的地方,必留声迹!洋人夫妇所做的这个决定,小菜一碟!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两周前,因为收到保安处关于车子通行卡更新的通知,而前往管理层办事处索取新卡,一进门,两个木无表情的女士问我有何贵干,当得知我欲更新车卡的时候,其中一人露出厌烦的表情,冷冰冰的回答道那只能在明日办,我问及为何不是今日的时候,对方皱了皱眉,更不耐烦的解释道更新系统还未准备好,面对这样的态度,我当下可是有点光火,但选择不发作,沉默的离开。
回家后,emotional labor(情绪劳动)这个词汇在我脑海中浮现,经查证之下,才知道这管理班子,自从接手管理工作之后,不断的被居民们投诉办事不力,在加上上一任管理人员的蓄意隐瞒,在没有任何数据的帮助之下,这一班工作人员几乎是在黑暗里摸索和管理帐户,经费以及赊账,在这样不清不楚的运作之下,民怨渐深,所以她们常常被居民投诉,被谩骂,也因此,她们变成没耐性,防御性,和消极。
Emotional Labor,在社会心理学里,是Hochschild针对那一些因为工作专业而必须持之于恒的调节和呈现美好的情绪或精神层面的人士所发表的概念,比如说客服人员,空服人员,护士,侍应,教师等等大量和人群接触的工作人员,因为专业所需而不得不时时刻刻展现和自己内在情绪未必相符的矛盾情绪,一般人工作的时候,只是身子或脑袋在劳动,但这一群工作人员连情绪也得劳动,所以被称为情绪劳动。
为此,翌日,前往办事处更新车卡的时候,我想了个小小应对的方式,在和该女面对面坐下之前,我向她微微笑并道了声早,在她查询我的居住单位,眼见她那冗长的名单的时候,我轻轻的说了句“因为车卡更新,你一定比平日得面对更多更多的人了,是吗?“,也许,我的这一句话直接的说出了她心底的苦楚,她愣了一下,继而对着我苦笑并说了句”真的得见好多好多人哦!“,当下我知道,我和她的关系稍微提升了,随后我问及了对方的名字,并在临走前祝福对方有个愉快的一日,对方的态度明显回软,向我道别之余,还不忘叮嘱我记得在翌日把外子的另一张旧车卡归还于她。
隔日,我再到办事处去,当时正在电话里头的她拿着听筒沉默不语,直到对方挂了她的电话,回过头来的她见是我,轻轻的说了句“She raised her voice first!”,我回以微笑,递上了外子的旧车卡,临走前,她还回祝我也有个愉快的一日,可见,我对她的友善让她感到放松,所以她回以我她难得的友善态度。
人和人的关系,建立在双方的诚意,顾客看待客服人员,未必一定得建立在居高临下的视野里,诚如Annibali的建议,建立一段友好的关系,你必须平放那象征人际关系的杠铃,而非让它直立;平放的话,两极成了一条平行线;直立的话,一极在上,一极在下,则有高低之冲突。
所以,做人嘛!何必因为身份,地位,或者岗位之不一样而骄嚣摆架子,说不定,换个时间点,你成了客服人员,而那个被你骂的则成了你尊贵的客人,哈哈哈!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726.PNG

The bread (plate) that I brought back from Chiangmai blushes often, must be the hot weather that causes such reddening. Should I put it in the refrigerator? Hahaha! 

Artist sellers in the Chiangmai Sunday night market surprised me much, not least because of their creativities, but their courage to embark on the creative career at such a young age. The relatively depriving environment that they are in, no doubt play a critical role in fostering such a brave move, unlike the well-off environment that most of the parents in Penang furnished, cultivating youngsters' passive dependence is not an understatement, let alone paralysing their creativity.  

To earn one's bread of life, ideally is to earn through one's own hand, not others.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4 Thu 2016 16:06
  • 吃药

今早吃感冒药的时候,想起了儿时被妈妈和姨妈喂药的时候,那也许是我知性以来,对吃药所持有的最初记忆!
当时,Panadol还未普遍化,孩子发烧感冒时吃的大都是桃红色包装的多舒药片,药片呈粉红色,老妈很多时候都把它给敲碎成粉状,呈在汤匙上,加些水,然后再和姨妈联手,一个抑制着挣扎的我,一个强行灌注,当她们以为药已经被灌入我的食道的时候,我常常会出其不意的来个大呕吐,把药,食物甚至于胃酸给吐个干干净净。这样的过程可以持续两轮,甚至于三轮,老妈和姨妈的“灌水灌肠喂药法”,简直可以媲美日军当年虐待囚犯的暴行,很遗憾的,筋疲力竭和妥协的,最终都是我,而老妈和姨妈很自然的成了当时小小的我脑海中对日军的联想。
一般情况下,我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当然,特殊情况下,我则软硬都不吃)所以,老妈强行镇压的那一套,我不受!反而是懂得把握时机的外婆在半哄半骗促成了我日后吃药既不吵,也不闹,还很快捷。现在吃药,三几颗药丸放在舌上,再狠狠的灌注大口大口的水,把药丸给冲入食道,一了百了。
所以,姜还是老的辣,外婆万岁!

IMG_0708.JPG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0 Fri 2016 16:49
  • 无题

我不习惯把我人生里的所有和所缺,如数家珍般的给说出来,因为所有,在缺乏的人面前说出来会变成炫耀;所缺,在不缺的人面前说出来则会变成觊觎。当每个人的人生里都有获有缺的时候,我不认为自己的所有和所缺和其他人有什么两样,值得宣扬。

唯独是把自己当成世界的轴心的人才会把自我无限放大,炫耀自己所有,觊觎他人自己所无,继而终日骄骄嚣嚣嫉嫉悻悻,心理七上八下,终究平衡不来。

这样过日子,你难道觉得没差?一点都不累吗?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1 Fri 2016 17:27
  • 主权

和友人聊起丈夫吃醋一事,友人的丈夫是个醋坛子,所以她会刻意的和异性友人保持距离,以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恐龙?恐龙这死爱面子的人,即使吃醋也刻意装得很潇洒,很不在意的样子,以免让我觉得自己很重要,不过,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他的不安全感,比如说和他外出,两人平行但绝少牵手或揽腰什么的因为我觉得连体婴很难步行,不过当他突如其来靠近我,抓着我的手或搂着我的腰的时候,我隐约知道这家伙八成又受到“外来刺激”了。

怎么说呢?我步行的时候,很少理会路人的眼光,所以什么人向我行注目礼,我一概不予以理会,但恐龙步行的时候,很喜欢沿途注视旁人,所以当他察觉有人向我行注目礼的时候,他就会特意的亲近我,以向旁人宣示“主权”,我对他这样的行为已经见惯不怪,只是偶尔会被吓着,尤其是我一边走一边思考东西的时候,这样没有预警的被拉一把,难免会吓一跳!

所以,有些时候我会感到生气,我又不是他带出去的宠物,凭什么他一感觉不安就得拉拉扯扯?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距离下学期开课尚有一个月的时间,我该做些什么?

恐龙鼓励我出国散心,我也这么想,但是到哪里去呢?台湾?韩国?上海?日本?

独自一人上路,韩国虽然是个很有吸引力的国家,但是我不谙韩语,而且听说英语并不广泛的被使用,这让我想起几年前自己在东京新宿走到迷失的那一段日子,沿途问路但没人会说英语,结果让千叶和广原等了两个钟头,不,此行若到韩国,我肯定‘人间蒸发’。哈哈哈!

去哪儿?去哪儿?

最稳妥的计划就是躲到书中的世界里去!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考试之后,我都忙些什么?哈哈,洗邋遢,这里所指不是我身上的,而是家里周遭,满是落花落叶的阳台,满是书籍纸页的书房,满是尘埃的地上,都得好好的清理,幸运的是家里地方不大,一个人慢慢打扫,几天时间就可以干完了。

这是上午洗刷的钥匙包,哈哈,看它浸在水里,满是泡泡,心里特别愉快,它的白上衣终于脱离灰沉沉,恢复了帅气的白!Yay! 

Bubble bath_instant.jpg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离家不远的印度饭档是我常常解决午膳的地方,光顾得频繁,成了朋友,有时间也会说上几句,就连饭钱,老板也越算越便宜,三菜一饭三块半到五块钱不等,两菜一肉一饭则五到六块钱不等,是我在槟城吃得到最经济实惠的熟食饭菜。

在老板每天供应的十多种菜色里,我最喜欢对方的黑酱油炒鸡,印度菜色里很少以黑酱油调味,所以初试这一道菜的时候,我有惊为天人的感觉,哈!档主知道我喜欢吃,常常答应我翌日或者隔几天就会烹调这一道菜好让我有机会再尝,为此,我觉得很羞愧的同时,也觉得自己很重要,哈哈哈!

人和人的关系的建立,在于友善,和档主建立的这一份情谊,实属难得,我会珍惜!

Dark Soy Chicken_instant.jpg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喜欢读书,享受在整个过程中,脑袋被新的知识轰炸,撕裂之后又因为新旧知识的互补所带来的圆满和顿悟,这两者的冲突感实在太大,我感觉自己在这一炸一裂一满一悟中,茁壮了,自由了,原来,以往的庸人自困是因为自己的知识肤浅,认知不足呀!

希望自己往下的学习道路能够更充实,更获益良多!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情人节,为什么我这么早起?难道有情人约我外出?不,我的情人还在和周公缠绵,压根儿对今天是情人节这一回事还未回过神来。

如果你生长在一个每日清晨都有念经拜神的国度,您就会明白我的清醒,非生理时钟的自然召唤。

农历新年犹在,但我已经有过了年的感觉,也许是国人在面对经济这一环不怎么乐观的态度所致,采取樽节策略,过个简单的新年就算了。

这过去一周的收获,想必是和我的导师有了进一步的沟通,我们未曾见过面,但是在电邮上谈个不亦乐乎已经有好一段日子,他健谈,在我的意料之外的是,他思想很奔放而且勇于尝试,这样的英国人,而且还是个心理学家,算是个异数吧?

我喜欢他,他对人世持有的世界观和乐观精神,值得我学习。我真切的感觉到上帝对我的眷顾,在每个学习的道路上,我都有个不错的老师,从小学的谭老师,再到中学的王老师,再来大学先修时期的李老师,大学时期的布鲁斯以致现在监督我的硕士课程的费尔博士,我无言感激!

好了!今天是情人节,是时候把窝在床里的情人给唤醒,出门吃早点咯!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独或一个中国是个敏感的政治话题,在目前这个节骨眼,和炎黄子孙说起这事儿,拿捏稍微不妥当,都会被喷得满面口水,哪怕你对台独或统一完全没有意见。

但是一个很一致性的现象就是,原来,不管发生什么纠纷,排外的人性,轻而易举显现,不管你是黄皮肤的,黑皮肤的,白皮肤的,棕皮肤的。

话说,在大马,由于华裔和印裔占少数,遇上一言不合,都会被占大多数的土著要求滚回中国和印度去;同样的,在台湾或大陆,遇到敏感话题,话不投机之际,都会要求对方滚回其祖国,原来这‘滚回去“是一个大同文化,前提是人必须多,这一句话才能产生回响,才能势众。

历史,无异的,予以了我们无数的教诲,但,我们总是忘却了一个最重要的道理:切勿让历史重蹈复辙。

仇恨文化如果延绵不止,历史一幕幕重演,我们的子孙最终只会生活在先人的恩怨里?而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是抱负?报复?还是因为包袱?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终于看了电影“我的少女时代”,观后感是:这不就是女版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嘛?只不过后者电影里的主人翁的对象是个美女陈妍希,而前者电影里的主人翁的对象则是个怎么看,都和帅哥扯不上关系的王大陆。

王给我的第一印象和对蓝正龙的一样,两者都有个不合比例的大嘴巴,笑起来整排牙齿咧开,再加上狠劲十足的眼神和所散发的坏男人气息,他们总让我有看见侏罗纪里的暴龙的感觉,哈哈哈!不过,我得承认,他们都是型男,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那一种酷死人不偿命的男人。

至于女角宋芸桦,我觉得她的演技有必要收敛一些才能让观众觉得舒服,电影的上半段,在她还未被“美化”之前的演技似乎浮夸了些,我和家里的那一头恐龙都不怎么吃得消,说真的!

总结来说,一个还算轻松有趣的电影,只不过观众是喜新厌旧的,校园青春片这个点子可以暂时歇歇了,要不然,再多从类似电影里所勾勒出的昔日校园趣事也会让观众感到索然无味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尾的节日庆典一箩箩,喜欢出席宴会场合凑热闹的人真的可以好好的玩一顿,毕竟人生苦短,不适时玩乐,有点对不住自己的感觉。

唯,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出席party的,我就是这么一员,个人较为崇尚三四个朋友聚在一家小咖啡馆,抬抬杠,斗斗嘴,吃吃喝喝的,这样的方式对我而言是最为舒适而且惬意的,不必忧烦穿什么,脸上什么色,脚踏什么鞋,把自己打扮成个芭比娃娃,然后一场接着一场,登台似的赴宴,然后对着平日自己不怎么见,感情也不算特别深厚的人来个大笑脸,虚情假意的拥抱和合照,佳节佳节,我始终认为是个和家人或佳人一起过的节日,张三李四,平日职场上,见得少呗?

也许是老妈子所致吧!从儿时开始,她就不曾主张庆祝除了农历新年以外的生日或其他节日,所以我和弟弟是在“零生日舞会”的情况下长大,他人有舞会,有礼物,有好吃的,我和弟弟俩的生日,除了吃零蛋之外,那一年遇上在外婆奶奶家过,才偶尔有只红鸡蛋吃,所以,他人吃蛋糕,我们吃鸡蛋,也不为过,开心就好!

也因为这样子,长大成年后这么些年来,我们都不注重节日,学老妈子的说法“谁没有生日呀?何必一到自己的生日就把自己当成了皇帝一样?”;至于其它节日,只是人类惯性的为自己庆祝的原因找个名堂而已,所以,外婆和奶奶离世后,我的生日就只有和零蛋周旋;农历新年我不再庆祝;中秋节圣诞节,林林总总,只是个让我躲在家睡觉的日子,因为槟城是个游客天堂,每过年过节,槟岛势必大塞车,我也不以为意了,来到这个年纪,过日子只要求个“清心寡欲”,少点庸人自困已经算是上帝的最大恩赐,阿门!

也许,妈妈的处事淡然,是得让我长到这个年纪才懂得珍惜的,真的,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要求这的那的,以致身边的人压力重重,有什么风吹草动,两脚一伸,这个世界还不是照样运转。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1 Mon 2015 10:11
  • 尾声

2015年来到了尾声,又是稍作周年回顾的时候了,嘿嘿!

2015年,虽然当中有些小风浪 ,但不至于大起大落,算是平稳过渡。

至于2016年,我相信按照自己之前定下的时间表走的话,会是个忙碌充实的一年!

希望2016年的世界和平,我的学业进步,恐龙的工作更上一层楼,大家都健健康康,圆圆满满!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2 Sat 2015 07:47
  • 曙光

刚刚考完试,睡了个特长且稳的觉,今日一早醒来,被精力填满的身躯确实特别不同,人,就是要有精神,才会有动力和感染力!

坐在阳台上看日出,太阳公公的曙光是三线齐发,光辉色彩从浅淡到丰富的转变只不过在几分钟之间,太阳公公真犀利,先伸出宛如八爪鱼的爪手预示他的即将登场,然后才慢慢的,将一线又一线的曙光结合在一起,成就了天空中一片辉煌,以告示世人“我醒了”。

太阳公公是我们这个星球体系中最有感染力的那一个,发光发热,带给了地球上无限的生命力,我认为做人也应该如此,在自己有能力发光发热之际,就应该积极的帮助别人,让生命力得以延绵的传承下去!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陈文茜在脸书发表了一个关于政治闹剧的随想,最终的那几句,刻吾骨,铭我心,因为它让我想起了自己的这一路走来,不算不委屈,而归根究底,很多时候,都和自己的天真单纯有关。

她说“不管你过么真诚,遇到怀疑你的人,你就是谎言;不管你多么单纯,遇到复杂的人,你就是坏蛋;不管你多么专业,遇到胡闹的人,你就是笑话。

人生里,哪怕你是何等的真诚,单纯和专业,遇上意图不轨者,不折手段者,不把你当一回事者,你终究会一无是处,而这一些人,终其一生,也只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寻找能够继续被他们利用,污蔑,和摆弄的人,在你之后,受害者仍然陆续有来,不会间断。

既然这一类人就是侵掠者,你不会是唯一的那一个受害者,既然你不是唯一的那一个,那问题的根源就在于这一些侵掠者,是他们背信忘义,错不在你;是他们意图不轨,你责无旁贷;所以,这些人认为的你,并不是你,而是思想狭隘,善妒疑心重的他们在心里为你编排的角色,你,绝对不是他们的眼中的你。

所以,陈文茜予以的劝告很对味儿:”永远不要太在乎别人对你的评价,你需要的只有:做最好你自己。“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