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Food (3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18 Tue 2017 16:10
  • 咸饼

儿时尝到的味道,注定会成就一个人对美味的定义。

我儿时最爱吃的点心,就是英文称为cracker的饼干,在槟城,我们都把味道带咸的它称为“咸饼”,就干巴巴的,什么配料都不加,只吃它,一旁的嬷嬷则会以黑咖啡配它吃,一般上是把饼干浸入黑咖啡内以致饼干有点酥软,再饼干带着咖啡的送入口里,据说这样的吃法很入味。

最近很喜欢喝玉米穗丝茶,配上几块饼干,再加两条香蕉,我的原味下午茶。

File Apr 18, 4 05 48 PM.jpe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逛市集,见着了不曾见过的绿煎饼,上前问了业者为啥她的煎饼是绿色的,原来她放了班兰汁增加香气,也因此添了颜色。

Pandan Apom_instant.jpg

这煎饼,我从小就爱吃,香甜且脆滋滋的,很适合小孩子的胃口,也许是印度人带来的,所以有个有趣的名字叫"Apom",后来,华人和马来人也陆续的卖起了煎饼,华人业者一般上在里头加馅料,香蕉,玉米,椰丝什么的,眼前的马来人则在面粉里加班兰汁,这样的饮食文化分享和传承在大马并不是件奇事,在各自的饮食领域里绽放异彩,让下几代的人都能享用薄饼!Hooray!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7233.JPG 

今早,不管户外烟霾依然,我孑然一身到老地方吃云吞面,这已经吃了大半辈子的云吞面的瘾一发,烟霾甭理会了,不过,这边厢肚子一被满足,我就速速走人,还有个鼻子得安抚呀!哈哈!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身在长年如夏的大马,喝椰水是不少人解渴的方法之一,我也不例外,一周会至少喝上两三颗,解渴之余也帮助排尿,清除体内毒素,我尤其钟爱即时饮用,椰子小贩一用刀剥开,我就大口咕噜咕噜的喝,遇上嫩滑的椰肉,还可以当成甜品吃,哈!

今天,相熟的椰子商贩教了我一点辨识孪生椰子的知识,一个雌蕊通常只结一果,下图为一雌蕊结两果,所以是孪生椰子,这可爱的老人家还催促我为它们拍照因为时下年轻人是什么都可以摆上网的,所以我顺了他的意,让他开心些,当然他误把我当成是时下年轻人也是件值得窃喜的事,而且也才是“重点”,哈哈哈!

IMG_7059.JPG  

文章標籤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1 Fri 2015 15:52
  • 眼疗

年纪大了,容易疲惫的双眼成了阅读最大的障碍,不觉得西医在这一刻能够予以治标且治本的帮助,所以我跑了一趟中药行,向那里经验老道的阿姨求助,自问当天收获颇丰,这过去两个月来,我都照着阿姨的药方为眼睛做保养。

Eye Remedy 1_instant.jpg

材料:带籽龙眼,红枣和若干枸杞子。

Eye Remedy 2_instant.jpg

煮法:烧开了热水,把带籽龙眼和和红枣投入锅中,烹煮大约半个钟头,或者带籽龙眼熟透,再加些糖调味,即可。

Eye Remedy 3_instant.jpg  

我不嗜甜,所以没加糖,只是在空杯里加入几颗枸杞子,然后倒入龙眼红枣水,ready to drink!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爱上了来自香港的食肆“正斗粥面专家”的鲜虾云吞面,蛋面嚼劲儿,Q感十足,吃了还想再吃,再加上四颗鲜虾云吞,不消一下子,就让俺给吃光了,哈!

注:正斗粥面专家位于Penang Paragon五楼,平日人流还好,唯独是晚餐时段较为忙碌。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9 Sun 2015 16:44
  • 色盲

English Breakfast Tea,在西洋茶分类中,隶属黑茶,但中文却把它归纳为红茶,这又红又黑的,确实混淆得很,有些时候会不小心把中英文倒反着用,用英语称Red Tea,用华语叫黑茶,困扰自己事小,耽误了他人,就真的挺气馁,尤其是中西茶馆里的服务生。

今个儿下午,一个人在家“叹茶”,泡茶的当儿,我仔细的注意无色开水在茶包的渲染下,慢慢的变色,嘿!是红色呀!西洋人怎么把它称为黑茶呢?得做些功课了,两者在分门别类时的定义是否截然不同?

不管是红茶,黑茶,只要是English Breakfast Tea,它就是我喜爱的茶!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lan B_instant.jpg  

皇后湾广场开了家新餐厅,走fusion路线,肚子饿得很的我路过,顺道入内医肚子。

也许是刚开张的缘故,侍应们的反应稍微迟钝,招呼我入座之后,却没把餐牌递上,尽管我已经瞪大眼睛示意,对方仍然无动于衷,无奈何,只好开口咯!

叫了客Aglio Olio和杯Cappucino,不消十分钟,食物陆续上桌,这样的效率,不错嘛!

Plan B's Aglio Olio_instant.jpg  

菜单上写着Spicy Aglio Olio,吃起来却没有辣劲儿,有货不对版的感觉,至于面条的嚼劲儿,符合我们亚洲人的要求,Q而不烂,算是不错。Aglio Olio不是道难做的菜,面条的Q度掌握得好,料下得足就可以上桌,不会失礼,然,不知何故,外头有些食肆却做得让人食不下咽,不是做得湿答答,就是油腻腻,吃到这样等级的食物的时候,我只有“我做得还要好吃些”的感觉。

Anyway,Plan b.的Cuppa不错,香醇浓郁,是我喜欢的那一种我自己也解释不了的口感。

Plan b. 值得再去!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read Stick.jpg  

Roti,是马来文面包的意思,上图的棍状面包在槟城被称为“Roti条”,若以闽南话发音则是“咯嘀条”,我觉得挺诙谐的,哈哈哈!

咯嘀条在大马是古早味浓郁的早餐,也可以是旧时小孩子们的零食,犹记得姥姥拿它来配黑咖啡,一小条浸在热咖啡里,待稍酥软之后再一口咬下,吸收在咯嘀条内的咖啡在口腔里四溢,稍不慎,往往会吃得满嘴甚至于满身咖啡迹,我就曾经是那个吃得满身黑咖啡污迹的顽童,哈!

我不知道当今的孩子还有没有吃咯嘀条的习惯,也许它已经式微,不再如往昔般受欢迎,但对我而言,这咯嘀条则是支记忆棒,它引领我进入了童年时光,重拾那古早的味蕾记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月回国至今,有点想念阿德雷特的菜市场,因为那里的意大利食材比比皆是,不像槟城,只有在某些高格调的超市才有出售,而且都是罐装进口,毫无新鲜感可言。我试着花了整二十多块钱买了一小罐泡浸在橄榄油里的黑橄榄果,打开一尝,惯有的罐装味道挥之不散,而且橄榄果没有颗颗都饱满嚼劲十足,倒足胃口!

自从几年前位于槟岛西北区的Golden Sands酒店内附属的意大利餐厅Pelpino关闭之后,就挺难在槟岛找到好吃的意大利菜,某家标榜师自意大利厨师的餐厅,我光顾过一次后,就觉得味道不怎么合我意,也不知道是正宗的意大利菜不适合我,还是该厨师夸大其自身厨艺,以我在希腊旅游时的饮食经验来谈,当地人也挺爱吃意大利粉的,他们的意粉清爽嚼劲十足,即使橄榄油下得几乎不用钱似的,我也不曾感觉油腻或噁心,唯独是这家自称从意大利学成回来的餐厅让我的双唇几乎都蘸上了油,仔细研究后,我觉得食材的采用是个挺重要的一环,橄榄油有级别之分,本地意大利食材这么贵,一碟十多块钱马币的意粉岂能尽用昂贵的食材?

所以,很多时候,想吃意粉,我一般上都在家自己弄,我可不是认为自家厨艺了得,而是自家严选的食材能够控制水准,而且自己做也可以省下服务费,继而较为廉宜,况且我爱吃的意粉独孤一味,就是橄榄油捞意粉,再加上培根,蒜头片和百里香草,就吃它的清爽和芳香。

懒惰在家弄的时候,我一般上会光顾土库街的Cozy In The Rocket因为我觉得老板很用心,他弄的Bacon Aglio Olio挺好吃,唯独是我这个大食怪觉得食物的份量可以再大一些,因为我常常吃不饱(下图是馋嘴的我吃了两嘴后拍摄下的,比趁热呈上的份量还要小两口),哈哈!

CITR Aglio Olio.jpg  

很有创造力的老板娘会采用不同季节的水果弄一些特制饮料或甜品,此番,我就尝了采用包丰果泡制而成的甜品,味道还好,只是最爱包丰果的恐龙当时上班,尝不到,要不然他的评语可不是我这么简单的一句“还好”。哈哈!

Cempedak Dessert.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很怀旧,到处搜罗儿时吃过的食物,糕饼,糖果,汤粥,等等,不知觉中,身上的“防备胎”自然......说不下去了,哈哈!

先来一个浓郁醇厚的榴莲,这果王可不是人人爱吃,我虽然敢碰,但也不敢肆无忌惮的吃,因为它属热性,我若没有顾忌,哈哈,发烧是预料中的事儿。

IMG_3945.JPG  

再来,娘惹糕,味虽甜,但只是那么一小块儿,应该还好,不足以构成糖尿病吧?

IMG_3957.JPG  

然后,再次尝到儿时的花生酥糖,虽然包装已改,但味道依然。

IMG_3954.JPG  

吃了这么多外头的东西,所以晚上,我选择吃得清淡些,白粥配些小菜,清清肠胃!

IMG_3963.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个游子回国的第一事必然和吃有关,恐龙自然不会是个例外,既然点心是他的心头好,到大东茶楼喝早茶,吃点心是自然的事儿。

大东茶楼的侍应全都是妈妈级人马,这个问你要吃鸡粥,那个问你要吃叉烧包,再来一个问你要喝些什么,每每上大东茶楼,我都感觉很窝心,这些妈妈级的侍应都很妈妈呀!哈哈!

Porridge.jpg  

一大清早,来碗热腾腾的粥,是上茶楼吃点心时的“指定食品”,让自己的肠胃蠕动,清清呀!

Fishball.jpg  

手制鱼丸汤,大东茶楼的新“货色”,在点心车阿姨大力推销一下,我要了一碗,鱼丸有嚼劲儿,算是“不错吃”,下次也会成为我的指定食品哦!

Dim Sum Cart.jpg  

这餐车上的热蒸笼全是恐龙的最爱,虾饺,烧卖,我快手拍下车上的点心,正编辑图片的时候,点心车阿姨还好奇的伸长了颈项站在我身后看,然后呵呵的笑,哈!

较为纳闷的是此行没有见到常常梳着长辫子的姥姥,不知道已经好一段时间没见的她安好吗?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1 Sun 2013 23:42
  • 桑葚

Mulberries & Ducky.jpg  

邻家和善的老妪送了我们一大包自家种植的桑葚,不怎么懂得番鬼佬水果的妈妈不以为然,而我则把它们当成宝贝来吃,妈妈见我如此爱惜它们,这才跟着吃几颗,哈哈哈!

市场上不怎么见到桑葚的踪迹,它也许没有草莓或蓝莓的知名度吧!浏览网页查询桑葚的疗效,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把它们当宝,当然,关键是你相信食疗与否,相信的话,请慢用!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734.JPG  

Sea salt caramel macchiato, what a lengthy name! It was a new discovery, or perhaps I should rephrase it, it was discovered by my friend Carey and then recommended it to me, I was kind of skeptical initially when she urged me to go for it strongly. It took me a couple of months to stay puzzled and hesitated, alas, finally I gave it a try, and surprised by its magical blend of tastes from sea salt, caramel and coffee.

Try it when you visit Kaffa Espresso Bar at Greenhall, Penan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3 Sun 2013 20:05
  • 对味

IMG_2486.JPG  

拜阿德雷特所赐,我又恢复喝咖啡的习惯了,尤以意大利咖啡为我的最爱,虽然不致于上瘾,但精神不济的时候,我的潜意识很自然的会把咖啡这两字给拉扯进来,喝咖啡仿佛变成了个潜意识的举动。

槟城的意大利咖啡店,大大小小,多不胜数,但感觉不怎么对味的居多。

所幸,还有几家小店卖的咖啡不错,当服务生在咖啡机后头积压浓缩时,咖啡香随而飘溢,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最起码,即将呈上的是一杯有咖啡香味的饮料,而非只是不奶,不咖啡的四不像。

我的身子对牛奶很有要求,属于死硬派,有些牌子的牛奶一喝就泻,有些嘛则不泻但腻,奇妙的地方是只要在足够份量的咖啡的陪同下,我就不会有反胃或噁心的反应,但咖啡份量恰恰就是个关键,我是可以承受苦涩,但受不了甜或乳腻味道的那一种人,所以喝咖啡,我一定不点奶水份量居多的Latte,可恶的是,最近某个冒失鬼把我的Cappucino泡成了Latte,害我喝不完之余,还噁心了整个下午,那种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glio Olio.jpg  

在阿德雷特,我最喜欢吃的莫过于意大利通心粉,容易烹制之余,食材随处可找因为阿德雷特也住着很多南迁而来的意大利人。

曾经,我是以炎黄子孙的方式去处理这一道菜,面多料少,一大盘的通心粉吃到肚子撑得鼓鼓的只求个饱,然,随着年岁的增大,体内过多的淀粉形成了脂肪,影响了肝的的正常作用之后,我这才注意饮食的正当份量,最好是不多不少,刚刚好的那一种,当然,这因人而异!

意大利人吃通心粉,讲究其嚼劲,不生不烂,最好在咀嚼通心粉的时候,仍然能够感受到通心粉某个程度的硬度,这对喜欢熟食的炎黄子孙来说也许会带点生涩,甚至会怀疑吃后会不会闹肚子痛,哈哈,这就是两国饮食文化之大不同。

我喜欢只是淋上清香橄榄油,再以辣椒,胡椒和迷迭香等调味的Aglio Olio。Cozy in the Rocket弄的很合我意!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ish ball hokkien noodle.jpg  

福建虾面里加鱼丸,你尝过没?我今早尝过了,但不是很推崇,尤其是那两颗没弹性的鱼丸,虽然没鱼腥味,但口感一味只有个柔软,我比较喜欢QQ的鱼丸,吃起来有嚼劲儿!

它们最终被妈妈代我给吃掉咯!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2 Thu 2013 15:18
  • 抹茶

自从在日本京都品尝过青葱色,味道略带苦涩的抹茶之后,我就一直对它念念不忘,如今,在槟城也可以喝到了,是在一家标榜日法料理的餐厅里,它有个很有趣的名字,叫Miam Miam,虽然说是日法料理,但菜单上却出乎意料的列上多款意大利通心粉,让我一时三刻,忘记自己到底是光顾何种餐厅?

说起抹茶,我曾经在京都金阁寺的小茶馆里吃了顿日本下午茶,咀一小口麻糬,啜一小杯抹茶,享受初秋的凉风飕飕,和观赏远方早已化作层层叠叠红黄交接的景色的枫树群,该顿点心可谓刻骨铭心,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在京都度过的那一段旅程。

有人说,触景生情,睹物思人,那么牵引起人类旧情的味道,又是什么样的一个情结呢?

Matcha.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6 Fri 2013 17:42
  • 叻沙

Laksa.jpg  

很爱吃麦曼珍工业区里的叻沙,原先是由一个马来大叔经营,最近这一年,他放手让儿子和女儿做,味道依旧好,我可以一人吞下两大碗,嘿嘿!

Laksa(叻沙)源自马来人,所以我爱吃马来人弄的,原汁原味,不像华人弄的,鱼汤一般很浓稠,吃了会觉得腻!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热天,想要吃冰,带着妈妈到Auto City的Ice Ice Baby去,吃了芒果冰,果然大快人心!

Mango Sago.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