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1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Just came back from the mega bookfair at SQCC, endless stream of people swarmed in and out as a result of school holiday and most of them were pupils, mothers and seniors.

I didn't pay much attention on Chinese book section this time because I am jaded with the repeated theme of Chinese author lately. When the cookery-books hit, everyone including those who never set foot on kitchen teach you how to cook; when the travel books sell big, everyone rushing to write their own Nat-Geo; what will be the next creative subject matter from the Chinese authors, if a little unimaginative? 

Book fair is where I turn skint usually, but not today, a credit of "Will power" by Baumeister & Tierney? Most likely not, rather, because of limited book variety. 30% of space are taken up by stationery, 10% contributed by audio, visual and computing products, 20% of academic cum children books, leaving behind 40% of space for books previously not listed including cook books. Strictly speaking, it is not a "pure" bookfair.

But worth a visit if you are free because I managed to get some big deals, Dan Ariely could have punched himself irrationally if he'd ever heard of the selling price of his hard cover "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at RM8, down from RM112. Malcom Gladwell might consider a change in career knowing his four paperback bestsellers "Blink", "The Tipping Point", "What the Dog Saw" and "Outliers" are bundled at selling price of RM70.

Big deal for readers, bad deal for writers. 

IMG_2956.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恐龙分隔两地快五个月了,很想念他,无奈何处于此岸的亲人健康出了问题,需要被照料,不能速速回到阿德雷特,身在彼岸的他的身边。

申请伦大之时,因为我所有相关的教育文凭都在阿德雷特,尽管并不认识任何一个太平绅士(JP),他毅然带着我的相关文件到城中JP的办公室寻求他们的核实,所幸得到他们的仗义相助,签署证明之后,恐龙再将文件一一扫描,适时的电邮给我,让我在申请期限之前全数的把相关文件呈上,并通过了筛选和获得了入学许可,当下,我真的很开心,并由衷的感激恐龙,Mr. Leeton和Mr. Mitchell的及时相助。

舅父住院的日子,他一人在阿德雷特找呀找,找到了所暹罗寺庙,就只是为了入庙为同样笃信佛教的舅父祈祷,无奈何庙宇当时大门深锁,他只有站在庙外看着内里的佛像祈祷,后来叙述给妈妈和舅父听的时候,妈妈红了眼眶,舅父则露出了欣慰和感激的眼神,恐龙有颗赤子之心,我知道。

由于找工作不顺心,再加上长期独身一人,我很担心身在彼岸的他会闹情绪问题,所以几乎每日都和他通电话,说些贴心和鼓励的话,从他的措词中,不难发现他不怎么高明的试图隐藏,不欲让我知道的寂寥,他本着事事以我为先的原则,知道我家人目前的处境,所以把他自己的心思给掩饰了。

恐龙的赤子之心是牢牢在背后支撑着我的力量,我想念他。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7 Wed 2013 13:43
  • 集邮

我有集邮的习惯,连带标签或贴纸,所以,我最爱到市区某大卖场闲逛,最近,又被我网罗了几卷适合游记手作的贴纸,哈!

Stickers.jpg  

家里专收藏贴纸的盒子已经满泻,我正在物色合适的箱子以方便把它们一并装箱后,摆放在书柜中,自从把两大箱子自认不会再看的书籍装箱捐赠给慈善机构后,家中书柜可是清空了些地方,贴纸和邮票终于可以登堂入柜了,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日,和妈妈到某下午市集吃东西,吃着的当儿,一个满身尿酸味的中年落魄汗走向我们乞讨,他左手拿着一小叠一元钞票,右手则向我们延伸要求两块钱,我看了对方一眼,他不断眨眼,脸部肌肉抽搐,想必有失调的困扰,当下,我摇头示意不给,他这才无趣走开。

面对流浪汉或乞讨者,我一般上都不会吝啬,会替他们买食物或给些钱让他们买食物饱腹,但昨天遇到的这一个,我没有想要帮助他的意愿,因为他左手已经拿着一小叠一元的钞票,理应足够给他自己买上几碗面了,再乞讨莫非是为了明日,大明日,大大明日的饭钱?如果是的话,请把手中的钱给藏起来再做乞讨,拿着钱向他人乞讨是件侮辱自己,也侮辱他人智慧的事儿。

同样的,我身边也“驻有”一堆言行不一的人,总爱投诉没钱,钱不够用,家庭负担大,这的那的,但是身上行头却一件比一件名贵,拿着XX牌包包,YY牌上衣,ZZ牌鞋子的人对我不住的喊穷,我不知道对方是谦虚,还是高估了我的愚蠢?

另外,也有一种人,很奇怪的哦!他们会一方面对着你喊穷,但在逛街购物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向你炫耀他们的“购买实力”,这让我大感糊涂,以前的我不懂这是什么心思,但现在,我至少学会了多一个词汇,叫欲盖弥彰之精神分裂。

所以,别拿着钞票向我乞讨,我虽不聪明,但也不至于笨!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身边的人,对我不生育的决定感到无所适从,也许,在他们眼里,人类的伟大使命就是传宗接代,把自己的基因一代接着一代,传承下去,不过这一份传承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却没有多少人能够予以一个具有说服力的答复。

当然,一般上,我不会主动去挑战任何人,强迫对方在传宗接代这一起事件上给予我个有说服力的论点,因为,我由衷的并不怎么在乎他人强加在我身上的期望,更休谈因为他人的期望而去进行一些我压根儿知道自己做不来的事儿,只是,让我感到纳闷的是,为什么身边的人,总是层出不穷的,尽力的希望说服我,他们难不成把说服我当成一个misson impossible来办?

解释久了,真的好厌烦,有些时候,我干脆扯起白旗作投降状,再不就避而不见,我想,我和亲友的关系就是这么渐渐给疏离掉的,但是,若为了维系关系而不断的得应付那壶不开提那壶的局面,我想必会很郁闷或抓狂,所以干脆把那一壶茶或水给倒掉,疏离就疏离好了。

把这一个困境告诉妈妈,聪慧的妈妈给了几个psychoanalysis,经验老道就是经验老道,老妈的姜肯定会辣死一些人,所以听老妈子的,准没错,哈哈!

她说,一般上,人们选择传宗接代因为那是世袭的传统和定律,倘若在他们的生活圈子里出现了个像我这样的怪胎(还不是她生的?竟然称我为怪胎,我是怪胎,她是啥?),势必会扰乱了人们的信念,“热心”的人们肯定会穷他们的力量把我给拉拔回“正轨”去,因为他们看到了当中的美好,尽管他们对正轨的定义也何其模糊,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类“黑心”的人则因为自己身受其苦,而受不了我这一类怪胎的存在,敢情的挑战了他们对世袭信念的模糊,所以也纷纷加入了把我拉拔到“正轨”去的热心行列,所以,妈妈告诫我,不是所有那壶不开提那壶的人都是坏人,相反亦然,我得“识相”些,哈哈哈!

这道理中的分岔,基本上成立,人心不古也是自然定律。所以,当热心的人正为说不动我而摇头叹息的时候,黑心的人也正在拭目以待,看他日年老的我,在没有下一代可供依傍之下,何以善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老妈在厨房里忙,我则坐在一旁用早膳,提及刚刚出院的大舅父,不顾自己一身病痛,言语之间无不牵挂着在外寄宿读书的两个孩子,妈妈说,那就是父母亲的伟大,在孩子面前,父母自己本身并不重要,舅父一心一意就是希望孩子安好无恙,语毕,老妈子还不忘揶揄我一番,说道不打算生育的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理解这种心境。

我反唇相讥,不是我不会理解,而是我选择不去理解,我身为人女,父母的生养教育孩子之路何等的艰辛,我不是不知道,我和弟弟带给爸爸妈妈的负担和忧心足以让他们苍白了发鬓,老爸更是一早就往生,怕是受不了我和弟弟俩了(一笑),压根儿没享过几天儿孙福,老妈则本应是时候享清福了, 无奈天生属于想多,烦恼多的人,尽管我和弟弟没啥足以让她操心的地方,但她就是有本事,不知从何处“捡”来烦恼,闹情绪焦虑,闽南人有句话“呷饱换饿”,是最能体现她目前处境的形容词。

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为人父母即使是长命百岁,一辈子,紧紧拴在心中的牵挂无一不和孩子有关,这一句话听起来很神圣,但带给我的压迫感和责任感却无比重大。打个比方说,和外甥女玩耍,我都是战战兢兢,不敢掉以轻心的,因为我明白到以身作则的重要性,但倘若我时时刻刻都得这么以身作则的话,我相信自己的神经线会被拉扯得很紧绷,在压力底下,身边的人和我,势必都会伤痕累累。

我是个遇上责任,心思即时严肃,肌肉顿时紧绷,要求近乎完美的人,所以,为了他人的生命和幸福着想,尽我能力不亵渎这一个神圣的任务最好。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是一个咖啡因作怪的晚上,哈哈,说也奇怪,日间喝上一杯咖啡或者吞咽一颗综合维他命剂在我身上的作用一样,都足以让我精神奕奕直到凌晨,不知道自己身上缺乏什么元素,也不知道咖啡和综合维他命剂里有什么共同元素能够发挥同样的疗效,至少,他日,找不到咖啡或综合维他命的时候,我可以试着以综合维他命剂或者咖啡作为彼此的代替品,不过这么说来,我岂不是因为某些特殊情况而得非把自己弄得精神奕奕?希望不会是些什么苦差吧!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许久没见面的旧相识餐聚,我最害怕被问到以下的几个问题,因为对方的用心并不全然在于问候你,而是借故炫耀,你有什么,她也有,而且还是比你强得多的那一种。一般上,当天的心情如果不错,我会说上几句附和对方的话,让对方沾沾自喜也好,尽了人事也好(以下蓝印字体),但,倘若当天我哪根筋不对,我可是会让对方吃不完兜着走(以下红印字体),虽然那只会是偶尔或once in a blue moon。

 

A: 好久不见,你好吗?还开着旧车吗?

我:我很好,旧车没坏,所以没换。你好吗?

A:不怎么好,最近又多了一笔贷款,因为刚刚置了辆新车,xxx牌子的,yyy引擎,zzz科技,省油,@¥*#(@¥*(@……!*

我:你发达了吧!真替你开心,驾新车了,何时载我一程?

我:你想必没看新闻吧?最近XXX厂商在美国撤销该引擎,也计划在亚太地区召回卖出的引擎,你也许可以向你的传销商查询。

 

B:好久没见,你好吗?还住在旧址吗?

我:我很好,旧址还好,再加上槟岛物价高涨,没钱置新房呀!你还好吧?

B:哎唷,说起来,也真是的,房价贵得很,但我家老的(另一半)嫌他贷款不够多,竟然买了xxx路段的屋子,我们等着入伙,你届时可得@¥*#(@¥*(@……!*

我:一定一定,这入伙酒我是喝定的啦!

我:听说政府打算在xxx路段建一条高架公路,你的屋子没受影响吧?

 

C:好久没见,听说你在XXX工作,对吧?

我:好久没见,我已经从XXX辞职两年了。

C:那么,你现在在那儿工作呢?

我:我暂时没工作。

C:哟!真好命,呆在家里作少奶奶,哪里像我,劳碌命,每个月都得飞外国出差,也只不过是个小小的销售主管,什么大案子都得亲力亲为,亏老板以为累不死我也!

我:能者多劳,老板他指定要你代劳因为他看得起你呀!

我:也对,坐飞机真的很累人,我最讨厌坐飞机,飞机餐不好吃也不说了,机舱里空气干巴巴的,人很容易老,我们这个年纪,人一干巴巴,皱纹就会浮现,你可得勤劳补湿哦!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2 Fri 2013 09:36
  • 全新

踏入ICU,看着他略带憔悴和疲惫的脸庞,紧闭的双眼,吃力的张着嘴巴等待被喂食,胸口上一道长长,等待愈合的开刀伤口和插满各种各样的管子,停留在我眼眶里的眼泪只差那一点点就快决堤而出,我狠狠地压抑着自己,他已经从手术中甦醒,是康复的开始,我的眼泪倘若此时掉下,确实不怎么符合气氛。

上述的情景是本月十九日,舅父动过手术后的隔日,我在深切治疗部探访他的时候所有的感触,舅父在我的生命里,除却爸爸,是第二个带有父权角色和影响力的人物,而且儿时的我挺得到他的爱护和照顾,所以我很敬佩和关心他。

当从医生口中得知舅父的心脏血管堵塞很严重,必须紧急开刀作手术的时候,不顾他对手术风险的忧心和顾虑,我当着他的面,大赤赤的说出重点,希望他能够坦然接受手术,现在回想起来,莫不替自己毫无保留,血淋淋的措辞而感到汗颜,舅父,希望你能够原谅我啊!

再怎么说,手术已经过去了,他答应我的事也已经办到了,而我自己也即将踏上一个新的路程,往下将会是一个全新的日子,没错,大舅,我们两家子一起努力吧!

Note: 写此博客的时候,大舅的痊愈进度理想,医院方面已经把他从深切治疗部转移到普通病房,听说,不爱麻烦人的他开始摆臭脸对着那些去医院探访他的人,谢天谢地,会使性子了,他,大步跨过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2 Fri 2013 09:11
  • 阿牛

IMG_2913.JPG  

走逛了多趟书店,竟然没有发觉阿牛陈庆祥的书就在书柜上挺显眼的地方,我来去匆匆的逛书局方式势必遗漏掉许多好书,下一次,我可得一个柜子一个柜子,由上至下,慢慢浏览,肯定会有所斩获,哈!

阿牛的笔触简洁不造作,他成名前的生长环境和北马区一般人家的孩子如我,并没有多大差异,共鸣感自不在话下,再加上他成名后的生活和处世态度依然如故,所以,我觉得这是阿牛的诚意之作,值得捧场!

随书还附送了阿牛的新歌,就在一个小小的光碟里,但我的MAC放不了,所以无从了解阿牛唱的是什么歌曲。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17 Sun 2013 17:53
  • 小调

看了黄秋生主演的《叶问.终极一战》后,被戏中的南屏晚钟这一曲给吸引了,还好,小调,我也备有,戏虽然看完了,但《南屏晚钟》这一曲子在我家却放个没完没了,楼上的老妈竟然一边玩电子游戏,一边哼起了歌儿来,看来,她恢复得不错。

你也许会纳闷我为啥会收藏这样的音乐,嘿嘿,每个年代的音乐都有其精髓,这些老牌女歌星们的嗓音有属于她们那个年代的风韵和情怀,每每听着她们的曲子的时候,我的脑海总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旧式香港或上海的调调,当时的女性无论是装扮,言行或举止都有她们独到的风华,尽管我并没有在那个时代存活过,不过有机会穿越的话,我也想试一试身着旗袍,涂抹法国花露水,画眉,梳髻,挽手提袋和穿高跟鞋,哈哈哈!

IMG_2894.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17 Sun 2013 13:15
  • 筷子

IMG_2829.JPG  

我不得不承认,我没有从祖上那儿遗传到擅用筷子的基因,我至今的筷子经验可谓一场进餐的灾难,说起来还真的贻笑大方。

参加家庭庆诞婚宴什么的(尽管近几年我已经谢绝出席所有婚宴或家庭聚会),我必定会要求侍应给我刀叉各一把,若在座中有老一辈人家,他们势必会向我投来奇异的眼神,仿佛我是来自外星球的异形一样,但倘若我因为避忌他们的眼神而不要求改用刀叉的话,真正进餐时的状况会更加丢人现眼,所以,奇异总好过惊异,我可不希望对方在夹着自己盘中餐的时候,一只虾头,不知何故飞落在他们眼前,哈哈哈!说真的,我仍然不能理解炎黄子孙是怎么用筷子吃虾的?不剝壳,整只虾就这样夹着吃,我见过,但是因为不懂得用筷子剝壳而把虾壳也吞进肚子,以致食道有机会受损的话,我又不想这么做,而且,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会用筷子剝虾壳,只吃虾肉的人吧?!

如果有的话,请告诉我,我得拜一拜这个高人为师,以让我在一众亲戚前一雪前耻,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12 Tue 2013 23:51
  • 送礼

Yellow Ducky 02.jpg  

送礼,对我而言,是一件很主观的事儿,因为我做不到对每个人都观察入微,了解每个人的需要,所以,我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判断。

也因此,送了不少他人或许并不需要的东西,虽然他人嘴里不说,但眼观所送的礼物在对方的日常生活中并不复出现,是笨蛋都理解到自己送的礼不合对方心意,有鉴于此,我默默的观察了身旁许多人,继而选择性的送礼,谁受礼的,我就送谁,谁较为挑剔的,我则轻松些,什么都不送就是了。

我还有个很坏的脾气,谁开口向我要礼物,不管是直接明示或者是间接暗示,嘻嘻!我一概不送,送礼是发自内心的心意,它不是供应,也不是施舍,心若不甘,情若不愿,不做就是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734.JPG  

Sea salt caramel macchiato, what a lengthy name! It was a new discovery, or perhaps I should rephrase it, it was discovered by my friend Carey and then recommended it to me, I was kind of skeptical initially when she urged me to go for it strongly. It took me a couple of months to stay puzzled and hesitated, alas, finally I gave it a try, and surprised by its magical blend of tastes from sea salt, caramel and coffee.

Try it when you visit Kaffa Espresso Bar at Greenhall, Penan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enang Hill 03.jpg  

Do you still remember when was the last time you took a catnap? I used to take a short one daily after lunch but before high tea hour, it turned out I couldn't sleep early at night, so for the sake of maintaining standard-active-hour biologically, I had decided to put this napping practice into sleep : )

I have been giving myself a "dose of caffeine" daily to avoid the afternoon nap and the result turns out to be so far so good as an energy booster, but the downside on the other hand is, I doze off easily without caffeine, what am I going to do when I have no access to caffeine? : (

This sounds like the circle of life! Whichever way you choose to go, you will come back to where you begin with : )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欣赏有幽默感的人,懂得在生活里替自己营造趣味和欢乐的人是较为懂得生活的人,他们未必是在职的专家,但对于生活却很有自己的一套,近几年,因为机缘巧合,有幸认识了一位汽车维修员,接着深谈让我进一步的了解了他的生活态度,Uncle Yew,确实有让我值得学习的地方。

Uncle Yew是一位全身都是机油,乌卒卒的中年汽车维修员,膝下孩子个个都已长大并投入社会工作,本可以退下来歇息的他坚持继续工作的原因是他享受维修车子的日子,虽然偶尔会遇上喜欢占他便宜,拖欠维修费用的顾客,但他依然笑脸盈盈面对上门的人群,遇上我们这些合得来的顾客,他总会说,谈一下天,开开玩笑,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Uncle Yew很有应对急性子顾客的一套,我,恰恰就是被他沉着应付,但总是对他心服口服的其中一员,从他这个生活专家的嘴里,我总会学习到怎么轻松面对生活的道理。

幽默感是生活里的调剂品,它是一种借由人类的creative thinking所营造出来的氛围,有这样想像能力的人一般上都是思想较为正面积极和开心的人,Uncle Yew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未必是维修界的翘楚,但他懂得生活,知足和自娱,单单是这一点,就值得作为许多爱钻牛角尖的人的借镜,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也可以成为这样一个,懂得轻松应对生活,正能量满满的生活专家。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