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从维修厂房那儿取了刚刚大检修完毕的车子,就即时赶到医院去探望舅父,坐在病床上的他宛如个正常人一样和我们谈笑风生,丝毫看不出他的心脏问题,不过,诚如我之前所说,心脏病的病人是没有样子可以看的,而且舅父是宁愿自己内心委屈,也不要他人替他难过的那一种人,在我们面前,他若无其事,但我不知道私底下的他是否也这么轻松的面对呢?我当然希望他放轻松,在面对任何病痛,病人的精神状况对病情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心理和生理的相互影响力是很重大的。

舅母曾经不止一次向我和妈妈诉苦,私底下,舅父不断的叮嘱她不可将他的病情向我们据实相告,但苦于她自己没有能力劝解他作适当的治疗,而不得不“铤而走险”告知我和妈妈以让我们试图劝服他,虽然,事后,她常常被舅父臭骂或者埋怨。当下我轻轻的安抚她,并要她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得让我们知道舅父的状况,一个人的脑袋能够筹谋的范围有限,在这样艰苦的时刻,她需要多几个商议的脑袋和声音,舅母感激的应首,我和妈妈才顿感释然。

舅父呀舅父,在这样的时刻,请不要再固执下去,我们是一家人,应该守望相助,请让我们参与你生命中的这一章页吧!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家里接一连二的发生了许多事情,先有个长辈因不堪工作压力而频临焦虑症的边缘,见了医生,服着药,情况似乎已经受到控制,再来另一个长辈因为心脏血管严重堵塞而入院,医生正筹谋他是否得接受coronary bypass surgery,一桩接着一桩,我虽疲惫,但总得沉着应付,因为家族中的长辈,已往生的不少,幸存的只有他们几个,我真的不希望他们会出问题呀!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ambal Udang.jpg  

前一周,回自己山上的公寓小住,当个宅女,为了将宅女这个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我一次性的买下三五天的食粮,在家烹煮,把时间,精力和车油钱给省下来,当个不折不扣,足不出户的宅女。

在家烹调的好处是我可以毫无节制的下料,我爱吃多少就买多少,下多少,不像在外头吃,多几只虾,价钱就贵了一大截,很不划算!

而且,烹调是个解压的好方法,在厨房里忙得汗流浃背之后再来个冷水浴,精神顿时振作起来,唯一的坏处是煮好后,得等上一些时间,自己的食欲才会慢慢的恢复,也不知道是哪根筋出了问题,我煮的食物好像不怎么挑得起自己的食欲,除非待到我很饿之后,哈哈,也就是我饥不择食的时候。

我喜欢吃小虾,不过自从收到WWF的环保手册之后,觉得吃小虾很有可能把对方给赶尽杀绝,所以,最近我改吃中大虾,以让自己余生都还有虾吃,如果我没成为素食主义者的话。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mile Daily.jpg  

最近,默默的阅读了不少书籍,感觉自己的精神力量富足了好多,很开心!看!连带我的杯子也开怀,笑了!

In seclusion, I managed to finish some books-reading lately, thrilled to bits that such reading has enriched my vigour a lot. See, even my mug smiles heartily too!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wo Different Translation.jpg  

因为不同的翻译员,题了两个本义接近但大家都知道,它们可以代表不同的东西的书名,我买了村上春树两本内容雷同的书。

繁体版本的译者赖明珠将书名翻译成《村上收音机》,而简体版本的译者林少华则将书名给翻译成《村上广播》,乍看之下,浑噩的读者如我会以为村上春树发表了两步题名接近的著作,若不仔细查阅翻译员和书中内容,结果会是把两本书都抬了回家。

以我个人的偏好来说,我较为喜欢赖明珠的译作,但这是我先入为主的印象所致,我最初接触的村上中文著作《挪威的森林》是出自赖的翻译,虽然当时其略微生硬的措词让我在阅读的过程中吃了一些苦头,甚至在阅读当中决定暂时搁置,但又因其他因素再继续阅读,几年下来,我早已习惯赖的翻译模式,反倒是后来买下林少华的译本时,对其词藻的采用和文法的编排适应不来。

有人说赖的译作较为接近作者的原意,林的翻译则很“中文化”,让读者的阅读经验尽量流畅无阻,这两者当中,没有谁对谁错,毕竟翻译是经由译者的大脑诠释后所得的结果,而每个人的大脑,接收和诠释讯息的能力不一样。至于我,我得承认,我和林少华译作的缘份稍欠奉了一些,和译者无关,是先入为主的问题。

Anyway,既然都买了两个译本,我打算交替着阅读,让我体会不同的译者的文字世界,尽管,我最终最想进入的是村上春树的文字世界。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24 Thu 2013 10:18
  • 惊讶

和老朋友见面,闲聊之际,才得知某个朋友的丈夫因为心脏病猝死,为了避免触景伤情,该朋友因此搬离了和丈夫一起建立的家,回到了父母亲的身边。

没有料到会听到这样的消息的我,当下不禁的张大了嘴巴,不能置信的提问一系列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愚蠢极了的问题。

和老友分手后,我的脑海就不受控制的浮现该朋友和丈夫的画面,那么恩爱的一对,我由衷的替他们感到惋惜和心酸,往生者好好的安息,在生者要好好的活下去,加油!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 found this interesting book "Humans of New York" via the Tumblr blog yesterday. It captures the featured portraits and short stories of people in New York, the photographer is a young gentleman by the name of Brandon Stanton. 

I find his work fascinating, having had met and taken five thousands over portraits and written fifty stories, he must have learnt a lot from all these strangers. This is exactly the type of artwork that will move the many hearts because it is close up to our ordinary lives.

Worth some read and be inspired at http://www.humansofnewyork.com/tagged/stories.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芸芸一众鸟类之中,我最喜欢的莫过于既神秘又高傲不合群的猫头鹰,也许是我们大部份的习性相近,但除却夜间活动这一项,没有阳光,我不外出活动,哈哈哈!

槟城升旗山上有座猫头鹰博物院,很早就想去看一看,适逢周四天气转晴,我即时把握机会上了一趟升旗山,去看一看猫头鹰博物院。

随着十块钱的入门票,附送一个猫头鹰的吊坠。

IMG_2532.JPG  

入门处贴了个拿着照相机的猫头鹰,在卖萌!

Owl 04.jpg  

墙头上挂满了猫头鹰的图片,我也希望自己家的墙上可以作如此的装饰,不过,我先得到处去网罗猫头鹰的图片,希望它们都出自自己的相机。

Owl 01.jpg   

画作呢?我则不行了,那里有得卖呀?哈哈哈!

Owl 02.jpg  

下图是我最为钟爱的摆设品,很有老夫老妻的感觉哦!

Owl 03.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Kaffa Mug.jpg  

独自光顾Kaffa Espresso Bar,选择坐在吧台前观看Barista泡制一杯又一杯的咖啡,生性腼腆的咖啡师被我这么一盯,初时表现得不怎么自然,但专业操守让他抛开枷锁继续专心工作,哈!我就是喜欢带着专业精神工作的人,佩服!

倘若我把包包里的相机给拿出来对着他时,不知道他会有怎么样的反应??哈哈!我下一次试试看,今天,我只想坐在吧台前,悠哉闲哉的一边品尝咖啡,一边欣赏咖啡师的手艺。

离开的时候,咖啡师大声的和我道谢,我欣赏他工作态度的眼光想必鼓舞了他!Keep the good work rolling, young man!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点了道沉闷但自认挺安全的食物,炸鱼薯条,然,吃了后心里纳闷得很,我吃进嘴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没鱼味不说,肉质粗劣,一夹即碎,由于我最近才因为碰到败坏的海鲜以致全身长满红疹,所以,我吃了几口后,就决定停手和口,强逼自己吃不好吃的东西事小,再长满红疹就真的花钱买罪受。

付钱之际,热心的女侍卫问及我要不要打包外带吃不完的食物,我的妈呀!已经食不下咽了,还打包制造垃圾吗?当然,我没把这一番话给说出来,只是借故推辞,然后走人。

这家店的口碑一向来还好,但今天的鱼实在吃不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3 Sun 2013 20:05
  • 对味

IMG_2486.JPG  

拜阿德雷特所赐,我又恢复喝咖啡的习惯了,尤以意大利咖啡为我的最爱,虽然不致于上瘾,但精神不济的时候,我的潜意识很自然的会把咖啡这两字给拉扯进来,喝咖啡仿佛变成了个潜意识的举动。

槟城的意大利咖啡店,大大小小,多不胜数,但感觉不怎么对味的居多。

所幸,还有几家小店卖的咖啡不错,当服务生在咖啡机后头积压浓缩时,咖啡香随而飘溢,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最起码,即将呈上的是一杯有咖啡香味的饮料,而非只是不奶,不咖啡的四不像。

我的身子对牛奶很有要求,属于死硬派,有些牌子的牛奶一喝就泻,有些嘛则不泻但腻,奇妙的地方是只要在足够份量的咖啡的陪同下,我就不会有反胃或噁心的反应,但咖啡份量恰恰就是个关键,我是可以承受苦涩,但受不了甜或乳腻味道的那一种人,所以喝咖啡,我一定不点奶水份量居多的Latte,可恶的是,最近某个冒失鬼把我的Cappucino泡成了Latte,害我喝不完之余,还噁心了整个下午,那种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0 Thu 2013 20:49
  • 狗狗

Ruiz's Dog.jpg  

每个小孩儿身旁都有个宠物玩具之类的东西,睿娃娃也不例外,她的宠物玩具叫“狗狗”,是只米黄色狗娃娃,睿娃娃去到哪儿,狗娃娃也会被带到哪儿,成了连体娃娃。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9 Wed 2013 11:07
  • 童真

能够见证睿娃娃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全新的体验,虽然我已快届不惑之年,体力大不如前,和她玩个两天下来,身子几乎垮掉,但精神上我是饱足的,能够备受童真感染,真的是一个千金难得的体会。

Ruiz @ 23 Months 02.jpg  

睿娃娃手中握着两只玩具车,玩具车的车轮在皮肤上滚动让她觉得痕痒,但她仍然乐此不疲的继续玩,孩子就是这样,什么小东西都可以玩,无非是那一份新鲜感所致。

Ruiz @ 23 Months.jpg  

小瓜下个月就两岁大了,时间真的飞逝!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多年前,犹记得阅读过刘墉的一本书,书名叫《不要累死你的爱》,那是第一次我领略到何谓爱的包袱,理解了在爱的道路上,若不懂得节约的付出,非但会累垮自己,也会让自己所爱的人感到无所适从,无形中成了对方的包袱。

举个例子说,一个母亲为了孩子的前途,日以继夜的叮嘱孩子得这样那样,孩子的行为稍微出现一个偏差,为人母的就紧张兮兮的试图更正,日子一久,初期的循循善诱化成了长气唠叨甚至于埋怨责骂,孩子则因为受不了长期性的压迫而作出各种反击性行为:叛逆,逃避,懦弱,愤怒甚至于厌世。

我明白一个爱人者的情谊可以无比深厚,但爱的力量,若拿捏得不好,随时可以成为一块巨石,把对方压榨得透不过气来,所以,别时时刻刻把自己的爱,以任何形势挂在口唇边,以爱为名固然高尚伟大,但分寸捉得不好,成了被爱者的负担,也就徒然!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趁着周一大伙儿都回到工作岗位去了,戏院的人流肯定不多,所以孑然一身去看戏,选择观看现正在大卖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我一向来都喜欢看侦探片,更何况这部戏有帅哥如赵又廷,冯绍峰和林更新,再加上大美女刘嘉玲和Angela Baby,看头十足。故事情节发展都不错,唯独是电脑特技不够唯美,媲美不了欧美的特技组。

剧中的人物唯一让我有异议的是刘嘉玲的年轻武后角色,戏里的她装扮美仑美奂,然霸气的诠释仿佛不怎么到位,一味冷冰冰的表情和眼神贯穿整部戏,武后莫非也会“chok"?

最近,喜欢上独自去看戏,还有什么好戏没?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7 Mon 2013 11:04
  • 狗姑

GouGu.jpg

弟弟一家即将飞回上海,已经和睿娃娃(外甥女)混得很熟悉的我自然不舍,尤其是她刚刚学会叫我的那一句“狗姑”,衍生自“狗狗”,原本应当称呼我为“姑姑”,但娃娃的发音有待改善,我和狗狗成了一家,既为狗姑。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6 Sun 2013 21:09
  • 童鞋

Child shoes.jpg  

以儿童价格买了双看起来并不“儿童”的牛皮童鞋,谢谢爸爸妈妈,赐予我的小脚让我穿得了童装最大码的鞋子,省了一笔!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redictably Irrational.jpg  

I love the idea of Dan Ariely that we human are irrational in nature when come to decision making, not that we wanted to, but constrained by the quality and accuracy of the tools nature has given us.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glio Olio.jpg  

在阿德雷特,我最喜欢吃的莫过于意大利通心粉,容易烹制之余,食材随处可找因为阿德雷特也住着很多南迁而来的意大利人。

曾经,我是以炎黄子孙的方式去处理这一道菜,面多料少,一大盘的通心粉吃到肚子撑得鼓鼓的只求个饱,然,随着年岁的增大,体内过多的淀粉形成了脂肪,影响了肝的的正常作用之后,我这才注意饮食的正当份量,最好是不多不少,刚刚好的那一种,当然,这因人而异!

意大利人吃通心粉,讲究其嚼劲,不生不烂,最好在咀嚼通心粉的时候,仍然能够感受到通心粉某个程度的硬度,这对喜欢熟食的炎黄子孙来说也许会带点生涩,甚至会怀疑吃后会不会闹肚子痛,哈哈,这就是两国饮食文化之大不同。

我喜欢只是淋上清香橄榄油,再以辣椒,胡椒和迷迭香等调味的Aglio Olio。Cozy in the Rocket弄的很合我意!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