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Feb 28 Thu 2013 18:52
  • 困扰

Abnormal Behavior,反常性行为,一个听起来也会稍感不安的名词,不知道是教导这一科的教授终日接触反常性的行为,他的笔记的排序也极为反常,这里跳过,那里越过,和书本的次序完全不协调,我课本笔记两参考,结果越是参考,越是懵懂,再这样下去,我也会闹精神分裂。“Psycho” and "Psychologist" are just different by a few alphabets, to be precise!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弟妇的电邮往来中,提及我对睿娃娃的思念,她二话不说,即时给我捎来一张睿娃娃的照片,“新鲜出炉”,刚刚睡醒的她揽着体型和她一样大的无尾熊娃娃对着镜头笑,哈!这叫“娃娃抱娃娃,越看越笑话”!

Ruiz  

和睿娃娃一起玩,最引人入胜的地方莫过于她的第一次尝试,她的第一步,第一句“爸爸”和“妈妈”(虽然不是喊“姑姑”),第一次喝汽水,吃零食,第一次听Fun.的“We're young!”然后“翩翩起舞”,第一次拉着我的手牵着我到处走,睿娃娃带领我走入了她人生里的“第一次领域”,从脸上表情得知她对某食物的喜好,肢体上的动作得知她对音乐的热爱,眼神里的闪烁得知她对书本的热衷,一切一切,睿娃娃,一个新生人儿,是怎么样一步一步建立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她在这个过程中的体会和反应,带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人生经验,人生里的种种第一次实在很有意义。

我还记得一个炎热的下午,我一边看电视节目,一边喝汽水,这小妞从午觉醒来后,蹒跚学步,东倒西歪的走向我身边,右手一伸就抓住我的汽水铝罐,大力的点头,口中“嗯!嗯!”作响,这是她要尝试的肢体语言,二话不说,我给她尝了口,这小妞脸上即时反映出欢愉的表情,当然咯!100 Plus是甜的呀!她尝了甜头,双脚即时跨上沙发,端正的坐到我的身边来,然后再拉一拉我的右手,示意要再尝汽水,那个下午,我和她,一边看电视,一边在你一口,我一口汽水中度过。

小小人儿探索世界之行,我有幸得以参与,睿娃娃鼓舞我这个老姑姑的心呀!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来到了农历新年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元宵节,很难免的会怀缅一番过去十五天来的点点滴滴,对我而言,今年的新年是很不一样的,意深情重!

以往的我是不出席家庭聚会的,一来怕人多,二来我的年纪是一众亲人里属于不老不幼阶段的,老一代谈心事,我没有历史背景,年轻一代谈时下流行的玩意儿,我没有概念,置身其中,自然会觉得自己是多出来的那一个,所以,婚前,每年的农历新年,我不是躲在家睡懒觉,就是看电视节目或者上网,过得和平日周末没两样;婚后,跟随恐龙回老家,由于他父母双失,我们只是很象征式的和家中老人家围坐在一起吃顿饭,也不是什么丰盛的团圆饭,可以是快餐店里的炸鸡,披萨或者妈妈为恐龙姨婆多准备的一些年菜,吃完后,农历新年的庆祝就告结束,我和恐龙不是上星巴克上网玩电脑,喝咖啡,就是到太平湖那儿走走看看,和平日回老家探望老人家时一样,毫无新年气氛可言。

今年,氛围有些改变,也许是我迁移往澳洲所致,回国后自然很想见一见妈妈口中很惦记着我的一班亲人们,所以,今年的农历新年,我拜访了妈妈的所有兄弟姐妹,也就是我的姨妈和舅舅们,这当然也包括和他们的孩子甚至于孙子重新联系,原来,老妈娘家的“直系”人口已经“膨胀”至四十多人,外婆若有在,肯定会杀鸡宰鸭,大肆准备年菜,以填饱这四十多口的肚子呀!而另外一个很有趣的发现是,也许是自己越长越老大了,今年的我竟然可以加入妈妈和姨妈们,一起话当年,原来,要加入她们,我是需要一些年纪作为筹码的,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oto Feb 21, 11 39 47  

上图是前男友在家做菜时所拍下的档案照片,此君喜欢下厨做菜,也很喜欢为食物拍摄照片,私家食谱里全是自己拍摄的照片。我之所以对摄影和美食有这么大的热爱,绝对和他有关,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包括恐龙在内。

在澳洲留学时,我常往墨尔本的男友也就是此君那里跑,家里有位大厨对于一个留学生的生活来说是很大程度的差异,我在那里的日子简直可以媲美猪栏里的大肥猪,不愁吃,不忧饮,那几年,他把我给养得白白胖胖的,毕业回国时,妈妈还赞我懂得照顾自己,殊不知是背后这一个他的功劳。

虽然,最终我们分开了,但十多年累积的感情让我们至今的相处更胜以往,成了一家人,我们会一起外出觅食,新年也试过围在老家的餐桌上,和我,弟弟,弟妇,妈妈还有恐龙一起吃团圆饭,我真的很珍惜这样的情谊。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弟弟一家,明日一大清早就会启程回上海,和睿娃娃建立了快三个礼拜的交情的我不免会感到不舍得,这小妞,下次再见到我的时候,肯定又会感到生疏,并需要一些日子才会记起我。一家子分开在这么多地方对孩子的影响当然很大,回到大马的时候,她要学着适应这里的人面;回到上海,当地的阿姨师傅,她又得重新习惯;这个年尾,如果她的澳洲之旅真的成事的话,她又得试着适应已经好久不见的姑丈-恐龙。

有亲人从事童装生意,寻求弟妇的帮忙,让睿娃娃当一当模特儿,我这个姑姑自然自动请缨,为她拍照片,下图是经由我拍摄,然后恐龙作编辑的照片,睿娃娃有没有潜质作模特儿呢?

我喜欢图中睿娃娃的两只小门牙!

KAY_3853e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挨了几晚的通宵啃书,终于来到到社会心理学,洞察力是其中重要的一环,我们很多时候都依赖自己的洞察力去推论外头的人和事,除非你对他人不容易抱有成见,否则一般人常常会不自知的跌入成见的漩涡里,转呀转,轻则给自己难堪,重则从漩涡钻进了牛角尖,万劫不复。

对周遭的人所遇到的事儿,不管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事儿,我们的即时反应会反映出我们的心理层面,比如说:有个女人三更半夜在巷子里被打劫,你所持有的想法和归因如果是:

1)谁叫她三更半夜在巷子里出没呀?都什么时候了,强盗不打劫她才怪呀!

把伤害归咎于受害者自身造成的问题是很普通的现象,Defensive attribution就是这个意思,把问题归咎在受害者身上(三更半夜在巷子里出没)等同于“打劫这一事儿比较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因为我不会三更半夜出没在巷子里”的想法,这一个推论一旦成立在脑海中,他/她就会稍感安慰,说穿了其实是逃避面对潜在问题的一种表现,你有没有这样的想法呢?

2)不得了!我们邻近地区竟然出现这样不幸的事儿,看来我们该积极寻找对策以便杜绝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

这样的想法就把问题一般化,把归因推论为环境造成则意味着打劫这一回事在什么人身上都有可能发生,也因此,它会较为正面,也对受害人较为公平一些。

自问,我也是个遇事就把头藏进沙堆里的鸵鸟,但是上帝是很公平的,每每我有这个想法,他老人家就会证明我是错的,所以,你若能够把defensive attribution给摒弃掉,恭喜你!你成不了鸵鸟。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1183 1  

阅读妹尾河童的书,需要大量的好奇心和一点点的童心,读者就能进入作者的思维世界,理解他的绘图和文字。

《少年H》是作者本身的故事,二战时的他才十多岁,和笃信基督教的爸爸,妈妈和妹妹一家四口怎么在日本生活,身为西服裁缝的爸爸常常在外国顾客身边打转,小妹尾得以接触外国文化,思想和见地因此有异于一般日本小孩儿,他尤其厌恶战争,二战时,日本军方在当时报章上的“报喜不报忧”的作风引起他的评击,自觉得日本国民被蒙蔽了双眼,和外头的世界脱了节,这和我对一般日本人对二战的理解是带有很大差异的。

二战时,日本军方对亚洲国家所造成的摧毁,大家都略有所闻,但是美军对日本境内的轰炸情况对我而言则相对上很难查考得到,谢谢妹尾的好记忆力,我得以了解其中一二。

在好奇心的推崇之下,我费了一个礼拜就把上下集给啃完,highly efficient!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虽然昨晚啃书啃到三更半夜,但今天仍然早早就起了床,人,年岁大了,不能和往日可以睡上十一二个钟头的时代相比,唯有认命,起个早床,读些新闻也好,免得对着天花板干瞪眼。

今天的纽约时报中文网,已经结束美国留学生涯的中国学生高雨莘发表了一个很有趣的撰稿,题名为“迈出国的那一只脚”,叙述了作者回国后在国内遭受到的对待,不仅是友人,就连家人都有意无意的提醒她,身为外国学子,回国后的言论若触及外国和祖国,身边的人很自然的开始对她架起“外国月亮比较圆”的有色眼镜,尽管她只是对某些国内事发表了一般民众都持有的想法,但由于身上的“留学生”身份太碍眼,众人看待她的眼光已经有别于往日。

身边人的措辞悻悻,眼神苛苛,这样的遭遇,我历历在目,唉!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样的事儿,原来去到哪儿都有呀!

http://cn.nytimes.com/article/education/2013/02/19/cc19gaoyuxin/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上午,睿娃娃出其不意的做了一件让我,老妈,弟弟和弟妇都吓了一跳的事情,这个小妞趁着老妈在厨房里煮饭,弟弟忙着修理橱柜,而我正观看电视节目时,偷偷的爬楼梯,登上二楼,敲打房门要正在房里的弟妇开门给她,把房里的弟妇给吓得魂不附体。十五个月大的小妞自行爬十七八级的楼梯,听起来都会不禁捏一把冷汗,睿娃娃果然胆子不小。

Ruiz @ 15 Months 0002  

全家只有我这个老顽童会和她玩挤眉弄眼,蹦蹦跳跳的游戏,两个礼拜下来,她把我认作吃喝玩乐的伴儿,也对,家里目前最闲空的人是我,她的玩伴自然而然是我。

上图为除夕夜,我们让她试穿刚刚为她添购的新年衣裳,原本穿在家里的T-Shirt短裤再加上红彤彤的唐衫,这个小妞顿时成了不伦不类的模特儿,看,她正嘟着嘴巴走猫步呢!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anny Rabbit  

我和恐龙之间,任何人都知道他是个较为浪漫蒂克的人,而我则硬绷绷,是个务实派人马。今年的情人节,我们分隔两地,我是个无趣的人,什么也没表示,只有借着Whatsapps和他谈天,殊不知,他出其不意的发了个邮件送上他的祝福,电子卡片上满是他的自拍照,收到的当儿,我除了傻眼,还是傻眼,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为了避免他那双让我看了全身都布满鸡皮疙瘩的眼睛吓着各位看官,我把他们给掩上了,哈哈哈!

这一张照片,让我想起多年前,我飞往中国公干的那一个礼拜里,独自在家的他出于无聊,在家里的摄影室玩起各种各样的自拍照,有和自行车一起拍摄的骑士照,有头戴牛仔帽的Cowboy look,还有裸露上身的猛男图。我一回国,他就迫不及待的向我展示他的杰作,说真的,当时的我感到很意外,开玩笑的问他“你真的有这么无聊吗?”。他的回答竟然是“趁我还未老和皱,当然得赶紧拍摄做个留影!”,这句话好不熟悉,个个拍摄写真的女明星都是这么说,我真想不到我老公也有这些女明星的情意结,我晕!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弟妇对睿娃娃采取宽松尝试管教法,宽松在于什么事情都让她试一试,她学走路,碰碰跌跌,我们一家子都不扶她,所以她跌倒了,也不哭,自行爬起来,再开始踏步;睿娃娃凑近欲喝我手上的饮料,不管是热茶,汽水还是蜜糖水,弟妇都不会阻止我让睿娃娃试一试,因为她觉得孩子就是什么都得尝试。

我个人较为欣赏这一类的孩子管教法,在合乎一般安全标准和范围里让他们什么都试一试,尝一尝,不至于让孩子在密封的温室中长大,才能让他们及早准备面对外头的世界,我尤其受不了那一些保护欲念特强的父母亲,这个不准碰,怕脏;那个不准动,怕伤。每每碰上这一类父母亲,我会连凑近他们孩子的兴趣也没有,一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和温室小花打交道或玩耍,二来温室小花也许会受不了每个人身上都会有的微生物,我身上所有也许会害他们生病,所以,一般上,我只选择和没那么挑剔,没特别洁癖的父母的孩子玩,要不然,精神压力好大呀!

友人打算让她的女儿学中国功夫,我拍手叫好,中国功夫里蕴藏着的中国美德和处世之道,小小人儿未必一学就领悟崮中道理,但若先以强身健体作为出发点,再慢慢调教,孩子必定会慢慢领会。我打个比喻,要孩子拉筋和扎马,看在保护欲念强盛的父母亲眼里也许只有“酸痛”两字,但它可是为了训练和培养孩子们的专注度,灵活性,耐性和平稳度的呀!

我初中三开始学习空手道,初期的拉筋,拉一字马或平马固然让我疼痛不堪,但捱过后觉得自己很棒,身子的灵活度也进步了不少,同时也领悟了习武并非为了打架或逞威风,而是为了锻炼身子,修行和正品。我感激我的父母亲,他们给予我的信任和不干涉,让我得以尝试我喜欢的活动,不至于成为温室里不堪一击的小花,尽管我有点懊恼自己为何没在上小学,骨头和筋脉还没那么硬的时候就开始习武?Anyway,还是要谢谢他们。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玛玛萨,是许多大马孩童都知道的游戏,它源自马来文"masak"一字,意为“煮”,玩法和办家家酒一样,是小女孩的玩意儿。

睿娃娃虽然还未到玩玛玛萨的年纪,但是每每看见我们围坐在一起用膳,她总爱凑过来动用我们的匙或叉,挑菜弄饭的,弟妇为了避免她捣蛋,买了一套木制锅子和食材玩具给她,所以,每每我们开饭的时候,她就会坐在一旁,那怕是用上双手,她也有本事炒出东西来。

Ruiz @ 15 Months 0013  

一个不高兴,这小妞会把锅里的东西一件件给丢出来,心情恢复了,再一件件给收回丢进锅里去,我们都不知道她这是什么诀窍,又煮又丢又收,独门菜式吧!哈哈哈!

Ruiz @ 15 Months 0014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在上"Vision”这一堂课,说真的,这是让我上得很困惑的课,心理学和光学有什么关系呢?尤其得将连读也不太读得出来的专有名词给背熟,记住它们的功能和相关的操作。

我高中的生物科成绩普通,因为我不太感兴趣,现在要我再研读,而且是更为深奥的道理,上帝真的对我不薄,给予我第二次的机会,要我把过去没有填进脑袋里的学问一次过给塞进去,书到用时方恨少,除了默默耕耘和希望找到崮中的联系,我别无他法。

"Vision", is making me scratch my head!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NY2013 001  

友人自制黄梨酥,和我分享,我这个馋嘴鬼当然却之不恭啦!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ocal Delicacies  

庶民小吃,一网打尽,我想,这是每个离家的游子,回到故乡后,都会做的事儿,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个小女孩问她的妈妈,何处可以找到另外一个“爸爸”?因为她觉得自己的爸爸实在太伟大了,她想要嫁给她爸爸,不过由于爸爸已经娶了妈妈,所以她不可嫁给这个爸爸,而得找另外一个爸爸来嫁。

我认识这个小女孩,而且是看着她长大,她曾经是我放工回家,踏出升降机后,大老远的跑来欢迎我回家的小小邻居,转眼间,她已经升上了小学一年级,开始懂得如何挑选好男人了,哈哈哈!

如果我是这个小女孩的爸爸,我肯定会高兴得睡不着觉,我女儿要嫁给我,那么我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丈夫,情人和爸爸了!

太温馨感人了,所以,我把它给写入我的日记里,今天,对老李来说,是个大日子!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在聆听老歌“Fly me to the moon!",也很自然的让我想起恐龙,回国过年的感觉虽好,但另一半身在南半球所引发的思念并不好过,我想念他!我还记得临上机的那一刻,我们俩都红了双眼分道扬镳,以下是飞行当天在飞机上所记载下的思念:

望着他转身离开的当儿,我的眼眶红了,我们不是没有分开过,只是唯一的一次是他启程飞往美国公干,知道随后也会踏足美国的自己当时没有多想,只知道两个礼拜后自己将会在美国和他会面,所以没有多大的牵挂和不舍。

但是,这一次很不一样,是我离开,而且归期未定,说真的,我很困惑,归来两字是应该套用在槟城还是阿德雷特,何处是我家?

国籍身份上,家应该套用在槟城,但是以我心里的归属性来看,槟城是家,阿德雷特也是家,这两处都有我的至亲,我不能单纯的再以国籍身份来定断我的家。

我进入禁区后,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在闸门前湿了双眼,他愣了一下,然后娓娓道出“你这么一说,我也快掉眼泪了!”,为了避免站在车站等车的他丢人现眼,我快速道别,然后挂了电话,不是我们不想说下去,是彼此澎湃的情感和眼眶里快要决堤而出的眼泪让我们哽咽,说不出任何话来。

我牢牢的记住了他在我临走前一晚故作轻松的说话,他说“希望你玩得开心,但可别忘了回来哦!”,我会的,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会记得回家,他在那里,那里就是我的家。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03 Sun 2013 23:51
  • 小妞

IMG_1178  

睿娃娃已经十四个月大,刚刚学会步行和正在牙牙学语,听她一整日的外星人语言,家里的成人无一不感到诙谐和欢欣,这个娃娃,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

她已经懂得辨识身旁的人,所以和已经四个月没见的我聚首,起初,难免会感到生疏和别扭,但是不消一会儿就把我当成了她的玩伴儿,在我的身旁走进走出,爬上爬下,看见她摇摇摆摆的步伐,我可是着实的担心这个娃娃会跌倒,但是还好,她和儿时的我不太一样,她没我那么“惜肉”或“怕疼”,跌坐在地上的时候,她还会自我嘲弄,发出一声“Pom”作为响应,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面子书,应该是这个世纪最广为人知的联谊网络之一,我闲时,也爱上那儿和身处世界各个角落的朋友交换讯息,了解彼此的生活近况。

但是,有些时候,友人资讯的超载,也会让我有吃不消的时候,试问整五百个友人的近况若同时出现在你的电脑荧幕里,你会选择从何看起?从谁的先看起?况且,未必所有资讯都是我想要专注的,所以,过滤变成了一件每每上面子书都必须做的事情。

而,这整五百个友人里,各个都有自己的特质,有些和你有良好的互动,不时会“一起玩闹”;有些喜欢和你玩捉迷藏,他知道你的动态但他总是很吝啬的,什么也不让你知道;有些则很喜欢告诉你他并不活跃,但实情是在暗地里,偷偷的留意着你的一举一动,而另外一些则把面子书当成自己个人发迹的演唱会,吹捧自己的歌儿,一首接着一首,不断的唱,重复的唱,直到你把对方OFF掉为止。

对于那一些喜欢在面子书里吹捧和炫耀自己的身份和富贵的友人,我会先把对方的资料更新给“过滤”掉,首先是选择不关注对方的最新动态,对方若继续又演又唱,让偶尔想要知道对方的近况的我也实在受不了,我就会把对方给“直接删除”,因为一则这一类人是最为活跃的用户,他们的更新多不胜数,把他们给删除掉确实会帮助我的大脑和双眼,无需被折磨。二则,他们并非是真心的要和你联谊,面子书只是他们炫耀的平台,一个让他们的自我不断膨胀的平台。

而在这一类友人行列里,我本人认为最经典的个人更新如下:

1)借故无痛呻吟,说什么他家何其宽阔,每次打扫都要了他的命!孩子无比馋食,每一次都得购入数千余元的食粮以充足货源!重点是:他家很大,他很有钱

2)这一周行程紧凑,飞这个站后,还得飞下个站,他的总裁怎么独爱依赖他?重点是:他能者多劳,而且深得上头的心

3)他周日都得工作,身为营业经理,过的是非人生活。重点是:营业经理

面子书,面子书,原来是许多人用来充面子的书呀!

我也有另外一个平台,不过那是很私人的,几乎没有任何朋友在阵容里,为什么?我只想有个个人的抒发平台,不必理会任何人,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且也不会累死我的朋友,强逼他们去知道我阴诡的想法。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个人家居装潢,我喜欢简约中带点小品,所以我爱买各式各样的杂货,从杯子,碗筷,到厨具,我都不喜欢一模一样的,最爱逛很有独特风味的小店,一家一家逛,一样一样采购,当中的乐趣和满足感无限。

我的小绵羊,为我和恐龙守门,我在杂货店看到它的时候,一眼就爱上了。

Door Keeper  

在某家名不经传的店以批发价购得的马克杯和水果型碟子,价钱是外边零售价的四折,我简直有“捡到了”的感觉,贪小便宜看来是女人的毛病,哈哈哈!

Zakka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