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1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对这个世界人类持有的想法和观念,随着我投身于动物保育活动后,越来越灰暗,虽然过去七年来,我只亲身参与过动物的保育计划一次,但,即便是没工作了,我提供WWF的捐助没减反增,同时也借着和该组织的往来邮件和实事通讯了解到这个世界上,不管是人类的直接或间接行为,引致动物们的不公事件不断发生,我们除了剥夺了它们的栖身之地,破坏了它们的食物链,甚至于夺取它们的性命,灭了它们的种,我们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的?而这一些杀戮和赶尽杀绝的的背后的动机可以是很可笑,很荒谬的人性贪婪这四个字,我,能不心灰意冷吗?

多年前,美国的上司曾问我为什么选择捐助动物保育活动而非和人类相关的救助活动,我当年给的答案和如今的信念仍然一样:“因为人类已经不可救药,与其把我有限的资源花在不足的人心上,倒不如援助无助的动物们,图个希望,让我的人生有意义一些!”。

我自己,真的很为难,因为我也是个人,同类此等顽固不灵,叫我情何以堪?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友人在面子书上分享了一道让我痛心疾首的消息,十只濒临绝种的侏儒象怀疑被人下毒,死亡,而其中一头母象的三个月大小象则幸免于难,工作人员发现它的时候,它不断的在妈妈耳鬓厮磨,试图叫醒它的妈妈,我一看见该图,就情不自禁的眼泪鼻涕直流,这头小象,很显然的,并不知道妈妈已经远在天国了。

今天是个很痛心的日子!我真的是越来越觉得我们距离地球沦陷和灭亡不远了,而这一切源自我们,人类,丑恶的人类。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3/01/29/borneo-pygmy-elephants-dead-died-killed_n_2571503.html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攻读心理学让我感到充实的地方是,每个你观察的人的一举一动,你找到了科学化的诠释,理解崮中的来龙去脉。但是,有些事情,知道多一些不代表你会快活一些,很多时候,在清楚掌握了这一些人心之后,我的心情可以是很失落或失望的,原来,人心大都是丑恶的。

妒忌,就我而言,是人性的万恶之源,它的存在性可以小乎妒忌他人有一件漂亮的上衣,大乎因为他人有所成就而心理失衡,既然是人性的一部份,一个人怀有妒忌的心理自然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但他若不试图去抑制,而时不时因为这一份心理驱使之下,而形成他较倾向于去揣测或找出对方的不幸福或不愉快的根源,那就是一种幸灾乐祸,靠他人的创伤或缺陷来抚平自己妒忌的变态心理,这种做法就要不得,因为得知他人的不快乐事宜,具体来说,对这一个人并没有好处,充其量也只是提供这一个人一些些的心理快感,一种“巴不得他人好”的自私心理的快感。

多年前,大学毕业后,我加入了一家美资公司上班,得知某个友人也正在找工作,公司正好还有个空缺,我就把对方介绍给我当时的上司,最终,对方不被录取,而对方的父亲则因此而恼羞成怒,不断的诋毁我当时上班的公司,说什么他的孩子才不稀罕在那家“用人用到尽”的吸血公司上班,言下之意是在映射我即使在该处上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一向来都不怎么理会他人的疯言疯语,更何况我从未觉得自己能够加入该公司是件什么光荣的事情,对方父亲只是愚蠢的在和他自己想像中的我(非真我)比较,所以我释然,反倒是当年外婆和妈妈,每每说起这一件事情,都会气得咬紧牙筋,很想把对方不识好歹的父亲给吞下肚子去,因为她们为我的热心换来一面屎而感到不值。

这么多年后,即使妈妈的气结已经平和,对方的父亲仍然久久不能释怀,仍然不时的打探我的仕途消息,看来,他仍然和自己塑造的假想敌过不去,我因此而特别叮嘱妈妈三件事情,第一:不准她告诉任何人我薪酬多少,职位多高;第二:不准她告诉他人我买房买车的事情,第三:不准她透露太多我的私事。

而我自己也是更加低调化,我除了爱看书爱吃爱玩是广为人知的之外,他人对我个人生活和思想的了解度,充其量也只是两三成,因为人生里,能够全然接受你的幸福和不幸福的人,确实很少,很多时候,我只会发牢骚,抱怨我生活所缺,而不是大肆炫耀自己拥有什么,道理很简单,一则我要求高,吹毛求疵,二则我由始至终,都没有野心成为任何人的比较对象,谁人想要把我当作假想敌,我任由他,但我不会上心,没理由,对方要跟自己过不去,我也得奉陪吧!?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人谈天,能够抒发自己的情感之余,也能探讨出身边的人对你的生活和人生观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是由衷的关怀,还是等着看好戏的,几句话,几个样子,一目了然。我不是不幸福,只是以一般常规来看,会略微不一样的方式生活着,恐龙无条件的予以我最为看重的自由度和空间,让我可以随心所欲,我想,这个天底下,很难会再找到第二个,基于这一点,我是由衷的感激他的,虽然我有很操心,很伤脑筋而抱怨的时候,但这不代表我就得全然摒弃目前的生活,当下生命中的好与不好,我正学习全然接受,人并不完美,我虽然要求很高,但也有自知之明,自己不完美又怎能要求对方完美呢?
我自身的问题是不懂得客观和放松要求,在某些事情上,我可以很主观,主观到对方会受不了,恐龙虽然难受得很,但也千方百计的尝试顺应着我,基于这一点,我自己也很纠结,和我一起生活,他肯定也很苦,所以,在另一些事情上,只要我的能力所及,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帮助他,至少让他感到平衡一些。我常常在想,我们之间的失衡点是在于积极度,我的优点不多,但让我自傲的地方是我好学,所以我不能理解那一些不肯动脑筋,不肯求上进的人的心理,诚如一个人可以因为好学而学富五车,那么为什么其他人办不到呢?有人问我,我有没有后悔于自己的决定?我没有,长这么老大,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遗憾我有,但后悔则因为性格所致,相对上较少,因为我很多时候都选择向前看,即使很多时候,很难免的掉入思想的漩涡,一番歇斯底里过后,我还是会向前看,找出解决问题的方式,或者以折衷的方式缓和或避免问题严重化,所以,我这个方式间接的减低了让自己后悔的机会。
我不想再就家庭计划一事解释些什么,因为我和恐龙已经有所默契,既然我和他都是上帝指派给彼此的另一半,我们会默默的学习去接纳对方的一切和婚姻中的不足,这个就是我们爱护对方的最佳表达方式。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人都觉得,我选择走的路不合常规,一般女人选择结婚生孩子,劳心劳力的为家庭付出因为那是女人与生俱来的使命感,母性使然,光辉伟大,我则选择不走这一条路。

我从未否认母爱的伟大,对于选择走这一条路的女人们,我由衷的佩服和予以赞赏,但佩服归佩服,赞赏归赞赏,我自己则从未想要过走这一条路,不管是少女怀春初尝恋爱的滋味,想要和对方一起天荒地老的时候,还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在感情路上越是理智冷静的时候,我由衷的,都从未认认真真的有过这样的憧憬。

有人说,一个女人可以因为很爱一个男人而替他怀上孩子,我不能否认这样的女人很多,但就我而言,爱不是一切,一段婚姻固然是建立在爱的大前提下,但是维系一段幸福婚姻和家庭的过程所需已经不单单是爱这么简单了。

男人身上厚实和有担待的肩膀不应该是在唠唠叨叨,碎碎念的环境之下被逼形成的,有人会选择循循善诱,但我则自认做不来,因为我不是他的妈,何苦扮演个不属于自己的角色?苦了自己还会害了彼此之间的感情,得不偿失。

尽管我常常伤脑筋,常常被弄得啼笑皆非,但我还是由衷的欣赏和珍惜恐龙的赤子之心,我只希望他这个年纪尚欠缺的成熟稳重快点施展出来,不管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我,他都会好过一些。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rofessor Lack是我正在攻读的心理学鉴定课程中其中一个单元的教授,他最主要的研究集中在人类的睡眠健康,当我将这一些资料转述给恐龙知道的时候,我们有了以下的谈话内容:

我:我今天上网参与Professor Lack的课,他二十五年来的研究都是集中在人类的睡眠健康上。

恐龙:哇!这么说来,这个教授应该很会睡觉咯?!

我:为什么他主力研究睡眠和他很会睡觉有关系?

恐龙:教授一般都是学识渊博,这个教授如果不懂得“睡觉”,他又如何教导人家睡觉呢?

我莞尔,他的逻辑没有错,如果一个主力研究睡眠的教授常常睡不着,他的学识应该会备受质疑,所以Professor Lack按情按理,应该很会睡觉!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德雷特的天气变化很大,昨日的地狱式气温让我连呼吸都有被呛到的感觉,今天老天却来个出其不意的初秋的气温,二十多度,二十四小时里,温度的差异高达十五六度,这是让生长在热带国家的我最为无所适从的地方,在大马,常年累月,只有热和湿这两个字,不管是艳阳高照还是倾盆大雨,热和湿轮互相接替,很少会有感觉寒冷的机会,但是在阿德雷特,你可以因为老天而过得很“戏剧化”,昨晚的我短裤背心(三十度),今晚的我则长裤和有袖衣(十九度);昨晚的我狠狠的把鸭绒被单给一脚踢开,今晚的我则会把鸭绒被单给抓得紧紧的。

我在二十四小时里,就经历了两个季!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德雷特再度进入高温期,今天的气温高达摄氏四十一度,一如往常的,我又再把图书馆当家,和恐龙双双躲在图书馆里,身处图书馆里最为冰冷的一角的我们一点都不感觉冷,反之,有一种很痛快,很凉爽的感觉,可想而知,外头的天气是何等的炎热,才会招致我们如斯的生理反应,嘿哟!

如果,图书馆是二十四小时制度,我看我们会把睡袋给带来,今晚就把这儿当家!

热呀!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的面子书被大量的”Listen"字眼充斥着,这么空前的回响,让我不得不“Listen"一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是“一个大马女性之声”组织负责人在北大发表的荒谬言论,还将狗狗猫猫,甚至于鲨鱼都列入她的措辞里,我不知道她的动物言论是否有隐喻之意,但当着千千学子发表一个诬蔑和强词夺理的演说则有洗脑之嫌。对方着实愚昧和无知。

撇开一众"listen姐”之玩笑,当务之急,各大校方应该严厉实施和管控类似的组织在校内举行的活动,荼毒下一代的思想罪不可恕,一代间的腐败足以扭曲下几代人的命运,我们应该严肃的对待这个问题。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一个外表宛如炎黄子孙,但内里则洋鬼子一名的人一起生活,撇开在沟通上的问题不说,恐龙常常会在生活中不经意的弄出一些让我啼笑皆非的事情,啼或笑,关键在于我以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生气固然有,但让我笑爆肚的事情也不少。

上个礼拜,他心血来潮在我耳边说了句“东风Popeye”,一如往常,我并不予以理会,因为他常爱说些掺杂英语或广东口音的中文来唬我,他见我没有什么反应,就开始左一句“东风Popeye”,右一句“东风Popeye”来轰炸我的耳朵,直到我实在烦不胜烦,开始了以下的谈话:

我:什么来的?

他:那个很厉害打功夫的古装人咧?!

我:这么多厉害打功夫的古代人,那一个呀?

他:那个不男不女的呀!Brigitte Lin饰演的角色呀!

我:你是说林青霞扮演的“东方不败”吧?

他:是的,就是那个“东风Popeye”咯!

我顿时笑翻了,上气接不了下气,答不上任何话,他综合了不灵光的中文和广东话再掺杂些英语,把“东方”说成了粤语的“东风”(粤语的“风”和“方”口音虽然接近但有些差别),粤语中的“不败”则成了英语的“Popeye"。

林青霞成了东方的大力水手!哈哈哈!笑死我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从我一睡醒起身,屋外绵绵延延的小雨就不断,这是一场长命雨,也是一场“来时雨”,难熬的炎炎夏季下起雨,对我或屋外的草木来说,都是喜讯,更何况它绵延温和,似是为了润和苍苍大地而来,我和草木自然喜迎雨润。

我试着站在户外拍摄雨景,但不得要领,寒冷仓促下,只拍得朦胧的连连雨珠,我给它们取了个名字,叫Beads of Joy!

4mm Rain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月十二号大集会和平落幕,悬挂在半空的忧心终于落地,问身在国外的我听闻祖国有这样的新闻报导时,我会作如何感想?我的感想和听到中日关系越是僵持一样,都是那么的忧心和牵挂。

我极度厌恶战争,每每听闻那国和那国进行炮火之争的时候,我总会觉得我们人类沦陷的地步益发深邃,益发不可挽救,人类的自私和丑恶心理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破坏和摧残者,常常自诩“万物之灵”的我们,在炮火无情的轰炸下,成了不折不扣的“万物之零”而不自知,真是可笑!

我不想就大马当前的政势说些什么,因为我再怎么辩解,总会被讥为隔岸观火,我只希望大家都平和一些,局势就会和平一些。

至于中日关系,我只能遗憾的说一句,两支伟大优秀的民族,身上背负的历史包袱何其沉重,沉重到轻易的就被一小撮始作俑者点燃了仇恨之火,成了既脆弱但也最危险的摧毁力量。

万物之零,万物之灵,此零确实非彼灵呀!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0 Thu 2013 17:38
  • 我不

最近,从某友人口中得知另外一撮友党中,有人私底下发表“老何这个人很高傲”的言论,我听了,一笑置之,从个人行为上来看,我是高傲没错,因为那是蓄意摆放出来的姿态借以逃出对方的纠缠不清,然而,就意义而言,我这么做,有自己的一套。

我交朋友,以心出发,只要对方真善,我可不会计较对方是什么家世,什么背景,有什么好处可让我图,所以,对方若也是以诚挚的心交朋友的话,他们会觉得和我做朋友一点都不困难,因为放下心防的我要求很简单,而且有些时候还傻乎乎的老实可爱。但是,换了另外一班人,伪善,图谋在我身上捞好处的人则会觉得我很难捉摸,很不羁甚至于高傲,原因很简单,因为戒心两个字,我不会摆臭脸让对方知道我对她们的不欣赏,但是我会以折衷的方式让她们知道我的不屑,尤其是一群表面仁慈道义菩萨心肠,但背后却勾心斗角,你虞我诈的斯文败类。

所以,我友好与否,关键在于:你若真心诚意待我,我真诚,你若意图不轨玩心机,对不起,我不奉陪!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随意的翻阅纽约时报的风尚专栏,从Jane E. Brody的“吃的真相,你知道多少?”里读到一些关于食物的触目惊心的消息,也在同时,印证了我和恐龙的想法,有机,这两个字眼,很多时候,在这个商业社会里,只是一种推销手段。

有机这两字和各大服饰或化妆品牌一样,你走在街上,手上若拎个XX手提袋,旁人投射的眼光顿时不一样,大都会觉得这应该是名富太还是名嫒之类的富裕女人;同样的,在采购食品时,食品包装上的“有机”标签也会让采购者从一般寻常百姓人家跃升至极度重视养生的人家,身份地位较为不一样,严肃上来说,这两种人都是因为同样的一个心理因素而采取相等的采购手法,也因为如此,我们才会被四方八面,泛滥成灾的广告,推销或经营手法狂轰滥炸,因为商人们都知道这一些爱炫富的顾客群背后所隐藏的商机呀!

我并非一竿子打死整船人,真正重视养生,营养均衡的大有人在,只不过,这一类人不会一味标榜“有机”,曾试过在电视节目里看过某名嫒接受访问的时候说她的饮食之道在于有机,她只吃有机农场的蔬果,自由步行的禽肉(Free range meat),我当下对她持有的想法只有一个:“太造作和炫耀了吧!”。

无可否认的,有机食品的价格远远超乎一般食材的价格,消费得起的人都是较为富有的消费群众,逻辑上没错,但是也没必要把自己放得这么高,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

善于把握时机和制造商机的商人们无疑是这一切的最终受惠者,捏着消费者的神经兮兮,夹着“有机”这个趋势,营造了丰润的商机,所以,这个有机,对盲目的消费者也许是有机化合物,但对另外一些人而言,是有商机呀!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8 Tue 2013 17:19
  • 征婚

Marriage Criterias  

《文苑》摘自《羊城晚报》的“民国女子的征婚标准”,写得相当的文艺化,与当今万恶金钱至上的择偶条件相比,哈哈哈,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

虽然我自身已经没有资格再谈择偶条件,但我若有个女儿,根据以上所写,我会希望我的女婿具备以下的条件:

1)外表俊秀与否不重要,只要不长得讨人厌,身形中等,温文尔雅,内敛低调。

2)同意,学不在博而在有专长。我有个朋友嫁了个博士老公,这位仁兄对书本以外的事情完全一窍不通,不懂得驾车,不懂得烹饪,宛如个生活白痴,如果我的女儿要嫁给这样的人,我会叫她三思。

3)高尚的人格很重要,同意!嫁了个小人,天天对着他,不生癌才怪。

4)潇洒不潇洒,各花入各眼,我只会希望他身体壮健,精神奕奕,和整齐干净。

5)同意,滥情的男人,爱上了等于自找苦吃。

6)同意,吃阿公或阿爸的富二或三代不可靠,最重要能自力更生。

7)同意,吃喝嫖赌样样通,倒不如做一辈子的二世祖,别结婚祸害妻儿。

8)这个我很同意,男人就是要有大丈夫的气质,能闯,能创,能守,固步自封的男人成不了大器!

哈哈哈!也许,很多势力为人父母者不会同意我的观点,因为:

1)只要有钱,管他长什么样子,所以当今的猪八戒才能左右逢源。

2)有学识能吃吗?有财气才能填饱肚子呀!难怪,富太名嫒们越长越像猪。

3)高尚的人格多半和这个金钱之上的世界格格不入,难怪当今口袋饱满的小人可以三妻四妾。

4)身体不怎么健康,精神不济,邋遢?这一些都不重要,只要财产有得分就好!

5)滥情?蔡依林的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有得唱啦!只要手执若干不动产和现金,他在外头怎么搞,随他啦!

6)吃阿公或阿爸的?更好,一切都现成的,不用怎么捱呀!

7)吃喝嫖赌样样精,他会,难不成我们的女儿不懂得?刘德华有首歌叫“独自去偷欢”呀!

8)没有男子气概?更好,我们的女儿才治(吃)得了他呀!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ax Diaries 15  

刚刚读完交换日记第十五集,多亏有电子书,要不然在这个中文书店欠奉的澳洲小镇,我也许得等到那一天,从这里溜出去的时候,才有机会接触到,哈哈哈!

和往常一样,这是玫怡和妙如的交换日记,之所以叫交换,是因为两人会你来我往的传真彼此的日记,今天我写给你,明天你写给我,文中还穿插两人最擅长的搞笑插画,不是妙如和其夫婿的互动,就是玫怡和小福的母子生活,有些时候,作者两人还会很严肃的说起了道德经,人生,甚至于政治观念。

我喜欢阅读小品书籍因为它会让我轻松,严肃文学或情爱小说,我不怎么吃得消,所以不爱看。不知不觉中,交换日记也陪伴了我这么多年,真心希望妙如和玫怡会将这一份杰作持续下去,我六十岁的时候,还有新的交换日记看!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躲在州立图书馆里避暑,是的,图书馆已经成了我的避暑山庄,只不过它会让你冷得以为自己身在秋末,来这里不是避暑,而是迎接冬季的到来一样。

正在苦读心理学里不得不认识的生理学,什么heterozygous, puberty, chromosome,我虽然不至于打瞌睡,但眼睛已经开始往课本以外的范围溜,哈哈哈!结果,给我看到了以下的这一幕。

一对看似情侣的年轻男女,坐在我的桌子的正对面,男的一身阳光背心沙滩裤,女的则一身性感,粉红色的蝴蝶式卸肩纱衣配牛仔热裤,再加头上一顶粉红色,极其女性化的大草帽,肩上提的手提袋则有个大大的蝴蝶结,两人一坐下,就忙把手提袋里的东西给搬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把椅子一拉,“近距离”的依偎在一起,并不时窃窃私语,卿卿我我,把图书馆当成了他们的私人沙滩,不消一会儿,男的就赶紧套上了件外衣加强防御,而女的则完全没受到冷气的影响,继续性感而很奇怪的是,她没把头上的大草帽给摘下来也。让我感到纳闷的是,那个男的,身旁有个妖精似的女友,怎么会感觉冷呢?不是应该欲火焚身吗?看!那女的都不感觉冷呀?

后来和恐龙提起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也偷偷的注意着他们这“怪怪的一对”,恐龙还很不屑的说道:”顶着大草帽在图书馆里,那个女的以为自己在拍偶像剧吗?”。

哈哈哈!看来,恐龙和我真的是很登对,连做狗仔队都那么有默契!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6 Sun 2013 14:27
  • 粉汤

今天,心血来潮,想要吃粿条汤,碰巧冰箱里有着应有的食材,我和恐龙两人便动手弄粿条汤,粿条汤来到在国外,比较普遍的说法叫粉汤,想必是受到越南河粉汤的影响。

熬了接近四个钟头的鸡骨高汤,加上芹菜,葱花,豆芽,鱼丸,鸡丝,河粉和辣椒,我们简单的粿条汤正式登场!

Noodle Soup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正在州立图书馆里,不是这么乖巧上图书馆温书,而是为了躲避外头的“艳阳”,今天的最高市区气温是四十度,若不是因为那莫名其妙,将我纳入未完成学业的行列的高教署,我今天就不必挨着四十度的高温,带着所有相关的文件出门,到大学那儿一一显示给大学的工作人员看,看来,问题可能出在阿德雷特大学,当初我从悉尼大学转移来他们这儿的时候,校方批准了我的credit transfer,但是却没把相关的资料存档,所以高教署那里仅有我在阿德雷特大学的学分,悉尼大学的学分,哈哈,只有我自己知道。

Anyway,在显示了我的“清白”之后,我额外签署了另外一份文件,将学业延搁至2014年!大学人员还很语重心长的问我是否真的要这么做,是的,一来我不想把读书当成赶场登台一样,赶完这一场,再继续下一场;二来,我是真的很生气了,这么一个问题不应该发生在高等教育学府里,是一个很严重的人为纰漏,我在考虑是否该换地方读书?

所以,今天的四十度和我内心的愤怒一样,都是热滚烫!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大学毕业十多年了,但是今天才被告知南澳高教署的纪录是我尚未大学毕业,这里要注明的是他们不是没有我的纪录,而是我没有完成大学课程的纪录。

这应该是这十多年来,在我身上发生过的最大笑话,我不知道一九九九年的秋天,我们一众学子排着队伍登上大堂,从校长手中接过的那一张纸是什么来着?也许只是一张记录了我尚未完成学业的“文凭”。

我觉得自己真的受够了,要求我再度考英文以证明我的英文能力,我也就忍气吞声的服从了,现在竟然告知我高教署里有这样的纪录,可怒也!若不是大学里的工作人员质疑高教署提供的资料,改为要求我出示所有相关的文件,我可会继续被蒙在鼓里,原先我毕业的阿德雷特大学驳回我的入学申请的时候,我还很受伤,以为旧大学不认我这个老校友,我因而改为申请入学菲林德斯大学,现在真相终于大白,原来是高教署那儿出了问题,老天保佑,菲林德斯大学的行政人员触觉客观敏锐,他们若像阿德雷特大学的工作人员般一味依靠高教署提供的资料,我可会万劫不复。

这曾是我绝对相信的教育制度之一,看来,我决定延期入读是个没错的决定,我真的得重新考虑其他地方的高等教育,这么大的一颗螺丝钉,我啃不下!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