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ood Possessed  

我为家里添增了好多的食材,干粮,新鲜的蔬果,几乎添满了整个厨房柜子,恐龙嘲笑我逛街购物的时候八成是肚子饿,才会一口气买了这么多,嘻嘻!我才不是肚子饿才买了这么多的食材,而是心理的问题,我不喜欢挨饿的感觉,为了避免自己会和饥饿感纠缠不清,储存食物是唯一的方法,任何时候,肚子一闹,家中有食材可以烹煮来救急,虽然烹煮的过程也有可能挨饿。哈哈哈!

我喜欢喝汤,所以买了各种豆类以作熬汤之用,红豆补血,黑豆补头发,一边解决饥饿感,一边养生,最为简便和有效的饮食方式呀!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跟着食谱的指示,学习熬制高汤,一来煮汤炒菜时添入即可,二来一月尾我也许会回大马一趟,若学会后,我未回国前可以熬制和储存一些以供恐龙自行烹饪时采用。

阿德雷特的猪肉有浓郁的猪骚味,我和恐龙都不怎么敢吃猪肉,买猪大骨来熬汤,岂不是弄得整间房子又骚又噁心?所以,我们从中央市集那儿买来了鸡骨架,三个才澳元一块半,而且骨架上除了鸡胸肉和鸡腿,几乎应该有的肉都还在,洋人不像我们唐人,他们切除了所需的肉片之后,就把剩余的当作鸡骨架来卖,若换作我们炎黄子孙,鸡骨若能啃得下肚,照啃也!

为时接近三个钟头的鸡骨高汤熬好了,不过,我正在头疼该怎么把这些高汤储存在冰箱里?家里没有这么大的盛具呀!

Chicken Stock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澳洲提供互联网服务的电信公司有大有小,有区域性的小公司(如:只限于南澳),也有贯穿全国的国际企业(如:Singtel Optus),小公司为了保持区域上的竞争能力,一般上会提供较为相宜的配套,为了响应南澳人的“Buy SA”,亚当这家电信公司远在我求学时期已经存在,这么多年了,其存在势必有得人心之处,在稍作配套比较之后,我们选择了它,但购买合约一签署,钱收了,状况就连连。两个礼拜多了,亚当的拍档(不知道是不是叫夏娃)应该邮寄给我们的调节器还未收到,只知道我们还得再等待一至两个礼拜,安装人员和调节器才会陆续抵达,予以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现在是圣诞和新年节庆期间,服务会暂缓。

 一个月的时间来完成安装和邮寄,这是什么样的物流管理?Buy SA莫非就得 Be Slowly Anticipative? Come on, 亚当,快别让我们觉得上当!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7 Thu 2012 10:44
  • 蛋杯

买了两个装蛋用的杯子,虽然外形看起来仍然像膜拜神明的酒杯,不过它们可是经过我千挑万选,走遍许多“寻觅路“才看中,外形已经不算是很像拜神杯的蛋杯。嘻嘻!也许大家不知道,我喜欢收集杯,从茶杯,马克杯,汤杯(不是汤姆斯羽球杯,而是用来装热汤,宛如个小碗的杯子),到蛋杯,槟城的家中有许多颜色形状不一的马克杯,我尤其喜欢一天用一只,视乎当天的心情而定,哈哈哈!

Egg Cups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到恐掌厨,他炮制我的家菜,名“没有椰浆的椰浆饭”,从唐人街食材店买回来的“马来西亚辣椒酱料”,黄瓜,花生,水蒸蛋,江鱼仔和恐龙吃椰浆饭绝对不可缺乏的炸鸡。

Nasi Lemak 0002  

 

上图的这一报辣椒酱料值得推荐,味道香浓,不输大马马来人炮制的“sambal”,不过你若不能吃辣,请务必三思因为很会吃辣的恐龙都吃得鼻涕直流,更休谈我这个口一沾辣就呈“香肠嘴”,对不起家里一众很能吃辣的外婆,姨婆,妈妈和姨妈们。

Nasi Lemak 0004  

一手一脚炮制椰浆饭的恐龙,我没有予以任何帮忙因为被尖利的刀锋割到手,我只是入内捣蛋和拍照片。怎么样,他掌厨有板有眼吧?也好,他日我回大马的家抑或外游的时候,他可以自己煮,自己吃。

Nasi Lemak 0003  

我们的圣诞节午餐,怎么样?很马来西亚式吧?!没办法,身为游子,思念家乡的菜肴是很自然的事情,如果一味只吃炸鸡,汉堡包,三文治,那也未免太枯燥了吧!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的平安夜大餐很是丰富,我共同烹了一从网上学回来的意大利菜,据称是今年纽约相当火的一道菜,叫Brussels Sprout Bacon Pasta,中文名字也一,叫“子甘培根意大利面”,网主是大名鼎鼎,弃学从厨的庄祖宜,咀嚼她的文字如同咀嚼(形式上的)她的芳香美食一样引人入胜。

昨天,趁着食材店还未关门,我们前往采购新鲜的孢子甘蓝,它形状小巧,宛如小型的菜胆,由于我们都没吃过孢子甘蓝,只作小量的采购,回来跟着指示炮制之后,觉得它很清脆可口,下多也无妨,我们两个刘姥姥总算学会吃孢子甘蓝了,算不算是2012年最后学会吃的菜呢?哈哈哈!

Brussel Sprout 01   

一道菜的食材全依从祖宜的指示,除了我擅自添上的黑橄(切片),其他不在此的食材有辣椒(切片),檬(半颗,榨成汁)和Parmigiano-Reggiano乳酪(刨成碎丝)。

Brussel Sprout 02  

正在炒的意大利面。

Brussel Sprout 03  

登!登!登!登!我的圣大餐!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elina Fire's Diary

刚刚看完张承中(SHE女子团队成员Selina的丈夫)所著的《上苍选了你》,他以日记的形式记载了Selina在上海拍爆炸戏出了意外之后的九十天里,Selina的治疗和复建之路以及他自己的心理历程,这一场意外虽然催毁了Selina姣好的外表,但借着一众友好和医院工作人员的默默扶持和安慰,Selina从初时的差不多天天哭泣到后来绽放笑颜,张承中脸上紧绷的表情和眉头也逐渐放宽,在他的心中,上帝选择考验Selina是为了让她更能够茁壮的成长,让他们俩的关系能够更紧实的拴在一起。

不错,上帝的考验能够让一个人更长睿智,更懂得珍惜身边的人,Selina的这一场经历,说真的,我可是一边看,一边替她感到痛心,但也由衷的替她感到欣慰,因为她身边的人都是天使。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2 Sat 2012 13:43
  • 李安

Ang Lee

上图摘自第五十八期的“视觉”杂志里,李安导演的这一番措辞,我深有同感,赤子之心是动力和热情之泉源,我也希望自己永远不要中年,不要变老变坏!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刚刚在欧洲领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因为出席盛会当天身穿“燕尾服”而被网民评击,说他崇洋媚外,有失公允。

我不知道何谓崇洋媚外,如果他的燕尾服是崇洋媚外的话,那么今儿全世界大部分的炎黄子孙都是崇洋媚外呀!看一看大家身上的行头不是最好的诠释了吗?如果这样也算的话,那么我认了,我现在正穿着背心和短裤,露出了手臂和大腿,以旧时的那一套观念来看简直是放浪形骸。

在这个大同的世界,要和他人平起平坐,首先就得拿捏好心中的那一把尺,抓得平稳之余,水平或目标也得放得一样高,若不,则终身带有奴性和自卑感,别人还未看不起你,你就已经贬低了自己。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饭后,和恐龙在Melbourne Street散散步,适逢走到画廊的跟前,见我拿起手机正欲拍摄门口前的狮子石像时,恐龙出其不意的出现在石狮旁,所以,我把拍摄下的照片取名为复制版的Life of Pi,沾一沾李安导演的新作《少年Pi》的光,所不同的是恐龙不再是少年身,所以中文片名得改一改,叫超龄少年Pi。哈哈哈!戏里的孟加拉老虎Richard Parker则变成了Melbourne Street的石狮,就管它叫Lion Melbourne啦!

对不起,我和恐龙今天都姓胡,他叫胡闹,我则胡扯!哈哈哈!

Life of Pi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越是深入了解心理学,越是发现我们人类对自己的心理历程所了解的并不多,很多时候,都是一些以科学方法证明不了的论据,心理学家们都不敢言之凿凿或武断的为他们的发现下定论,只是很客观的以suggests(建议)或proposes(提议)等字眼来发表他们的意见。我们人类对这个世界大小事物的研究和学问可谓博古通今,但对于自我心理认知这一方面的知识却贫瘠得几近可怜的地步,是什么因素导致我们对自身的心理这么不重视,是人类潜在的意识里,自认为万物之灵,所以不屑于了解?还是人类真的了解不了自己?太玄?太多变化?太多可能性?

我喜欢观察和探讨人性,但是针对目前心理学系里的规矩则有点吃不消,还未正式踏入学堂,就被四方八面定下的规矩给烦死了,什么APA Writing Style,format,这的那的,我不是个墨守成规的人,单单是一本APA Writing Guide就让我觉得我应该不是当正统心理学家的料,这叫还未进入寺庙拜佛念经,就已经被庙外的烟给薰死了。

说起寺庙,有人问我回来阿德雷特之后,会不会再度回到教堂去作礼拜?我的答案是会,但大前提是该教堂必须规矩不多,信徒不会无时无刻被要求作捐献或出席一些美其名是作慈善但背后谁知道被什么夹天父之名来牟利的黑心神父或牧师的鬼活动,我的要求很简单,不要时时刻刻规限我该做些什么,不该做些什么,我知道我的底线,我不做坏事就是了。曾经有位友人的教会禁止她喝茶或咖啡,理由是茶和咖啡里有咖啡因;另外一个友人的教会则不接受她在教堂里和非教徒的丈夫行婚礼;再另外一个友人的教会在做礼拜的时候,会要求教徒们躺在地上做忏悔,教徒们会因为忏悔而在地上卷缩和哭得系哩吧啦的,说真的,这些教会可是把我给吓坏了,当下觉得自己信奉的上帝不知去了那里,进入眼帘的是一堆人类制造出来的规矩和闹剧。

我们的世界何其宽大,但人类自己的心胸却何其狭小,容不了他人的同时,也容不了自己,自我限制,自我狭隘。所以,我讨厌规矩!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6 Sun 2012 20:39
  • 后宫

整个傍晚都在游览电子书店,心情好像到书店猎书一样,所不同的是电子书柜触摸不到,柜上的书虽然可以翻阅,但发不出纸张摩擦的沙沙声响或独特的纸张味道,书,还真的是能够实实在在的拿在手里的为佳。

Qing Concubines  

随意的翻阅了《大清后妃传奇》,后宫生活的艰辛全因为争宠所致,生长在宫里,即使不好权争宠,也难免的会遭到他人的毒害,所以,为了生存,不得不斗,不得不狠,不得不绝,忠贞的变奸诈,奸诈的变毒蝎,这都是被扭曲的心理,然,适者生存是自古不渝的规矩,这又能怪谁呢?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面子书上,友人孩子参赛的照片比比皆是,比什么?比美丽,比可爱,比天真,几乎可以套在儿童身上的形容词都可以拿去比赛,你若不相信我,试着周末到槟城的商场走一圈,你就会信服,这是一个被表演和表现充斥的时代,无论是大人或小孩,你若知道自己的卖点在那里,懂得加以发挥和表现出来,赞,你已经成功了一半。

我有个远房表妹,自小喜欢唱歌,每每出席亲人的大小婚宴,都会自备光碟,上台卖力献唱和跳舞,亲朋戚友初时都觉得她这一举很可爱,为婚宴增添气氛是件好事,但随着她逐渐长大并且加入了歌舞团到处登台后,每回亲友婚宴上的表演,她身上的行头越穿越少,光着整大半个屁股,站在舞台上,在一众公婆字辈的亲友前作出性感的舞蹈动作之后,大家都开始意识到了不妥的地方,正欲向小表妹的妈妈和外公表态时,却意外的发现歌者的妈妈和外公一脸陶醉的看着表演,还很骄傲的到处宣扬X家出了个明日之星,一众亲友只有耸耸肩,然后噤声。

多年后,听某亲友提起,这位小表妹在舞台上的敢穿,敢跳和敢言(说黄色笑话)让她大受男性观众的欢迎,因而走红,成了某歌舞团的台柱,年少得志,小表妹本人益发得意洋洋,连带身为其经理人的妈妈也觉得威风凛凛,不过,这一位亲友特别提到的是,两母女现在的江湖味很重,开口闭口都是江湖人的术语,很难沟通,但当事人完全不以为意,还直认自己高人一等,开始看不起其他亲戚呢!

在这一个观点上,我自问较为保守和传统,孩子上台天真弥漫的跳跳舞,唱唱歌无伤大雅,但重点是孩子和家长的心态,若不调试得好,很容易就影响了孩子的前途或一生,我的小表妹也许想像不到她会因为儿时的逞威风上台唱歌而成了江湖歌女,这些年来,她因为母亲虚荣的心理而走上了一条和一般少女不一样的道路,虽然赢来无数猥琐男人的掌声,但也同样的引来异样的眼光。她日后若不唱歌,该何以为继?她的人生道路会走得健全快乐吗?她会嫁得幸福吗?

当我试着把袒胸露乳,性感舞蹈和开黄腔这一些举动套在印象里,皮肤黝黑,体型矮小浑圆的小表妹身上时,不!不!我接受不了,孩子真的要有孩子样。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除却食物,精神粮食对我也很重要,目前,安置房子的事宜固然让我和恐龙俩忙碌得不可开交,但偶尔有些小闲空的时候,我总爱翻一翻书,看上一两段文字也好,不至于让自己的精神过于干枯颓丧。

我一直以来都很羡慕台湾人,羡慕他们在地的浓郁人文气息,这一切和阅读不无关系,而和阅读扯上最直接的关系莫过于阅读培养地-书店,我的台湾之旅至今仍让我津津乐道的莫过于当地的书店,每走进一家,我都有不想走出来的念头,这也许和槟城匮乏的书店有关,多少导致了我井底蛙的心态,当外国独立或连锁书店大行其道,店里面积过万坪,书种过百的时候,槟城的书店仍然着重于售卖儿童的教科书和文具,把顾客层面锁定在学童和为人父母的身上,这也难怪,大马成人都不怎么爱阅读,如果没有学童和父母这顾客层面,书店的生意肯定做不起来,从人文素质的观点来看,算是一种悲哀吧!

eLite Old Books Fair  

能力上能够带过来阿德雷特的中文书不多,为此我只好转向电子书店寻求慰籍,适逢我正在订阅的中文杂志最近推出了另外一个付费阅读中文书的应用软体"BookU趣看书”,在试阅之后,觉得还不错,就一口气签了一整年的订阅计划,任我恣意阅读电子书店里的各种书籍,美金四十块钱对一个一年花费将近一千美金买书的我来说实在太划算了,虽然遗憾的是我并不能把读完的书籍按照分类放入书柜里,让阅读后而产生的自我感觉良好意识借由呈现书籍而体现,但在目前这个节骨眼,心灵上的富足远远重要过一切,呈现与否,只是小小的虚荣心在作怪,由它继续闹,就是不让它得逞。

Australia Street Arts  

既然身在澳洲,当然得阅读以澳洲为作者游记的背景的书籍啦!作者Belle在台湾是名工业设计师,度过了六年忙碌的设计师生涯后,突然萌生退意,想要出走到外国看一看,虽然迎来身边不少的反对声浪,但无损作者的勇气,决定到澳洲以打工度假的方式一边游玩,一边赚取旅费。抵达柏斯之初,作者并不知道自己该从事什么工作来挣钱,但后来受到了一对也同样是来自台湾的背包兄弟的鼓励,她毅然决定当个主力绘画的街头艺人,于是乎,她的街头卖艺生涯正式展开,从柏斯,到阿德雷特,墨尔本,悉尼,塔斯马尼亚,黄金海岸,布里斯本和凯恩斯,作者围着澳洲走了一大圈,沿途记载了她的卖艺和旅行生活中的点滴和在地的风土人情,虽然当中有错愕,有委屈,但作者都能够一一克服,让人着实佩服她的勇气,自问自己做不来,一来没有勇气,而来没有其他技艺可以傍身。

South America  

《那一片小时光.南美三国志》则由来自香港的徐岱灵著作,她游历了近年崛起为新晋旅游景点的智利,秘鲁和玻利维亚,相对上,南美国家较北美国家落后和贫穷,予以我这个井底蛙的印象除却足球,世界小姐,印加文明史之外就别无其他了,徐岱灵的另类,有深度而非走马看花的游记,打开了我的视窗,让我好好的了解当地人民的生活和心态,书中穿插了许多沿途所拍得的写实照片,让读者更能想像作者文字里的意境,书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作者在玻利维亚境内的玻多西小镇的探矿洞的经历,那么的黑暗和窄小的空间,呼吸也算是个小小奢侈的矿洞里的矿工是怎么生存下来的?我一边咀嚼徐的文字,一边试着想像,但无论我多努力,有幽禁恐惧症的我着实想像不来把人们给送进宛如蚂蚁穴的矿洞里各司其职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感觉?我很无用,我只知道如果我是作者,我连进入矿洞探索的勇气也没有。

忙里偷看书,让我紧绷的思维稍微放缓,也顺便带我走入一些现实生活里自问没啥胆子尝试的世界,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家中的书籍早已泛滥成灾后,阅读仍然是我坚持下去的大嗜好,忙里偷看书虽然听起来可笑,但却是我目前生活的最佳写照。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5 Sat 2012 17:49
  • 苦工

IMG_1009    

长这么老大,没做过什么劳动的苦工作,昨天一做,就做了六个钟头,IKEA下午五点把货给送到家门外来之后,我们就逐件物品拆除包装,然后慢慢组装,从鞋柜,餐桌,椅子,书橱,沙发,懒人椅,矮柜,储物柜,茶几,电视柜到大衣架,十四件物品一共用了六个钟头,今早睡醒的时候,双眼红肿,手指长水泡,全身肌肉酸痛,手脚关节处呈红瘀微肿,这是没什么运动的我的毛病,抬了重物就会这样,真没用。

家具的组装大致完成,尚欠余的只有电器和一些日用品,看来,还得跑多一两趟百货公司才算大功告成,我们应该赶得及在圣诞节前入伙,实行入伙和圣诞节一起庆祝啦!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971

前两日,自行炮制麻油姜鸡,突然醒起冰箱里还有剩余,再不吃就会烂掉的鲜蘑菇,心想,何不把它们都丢进这个麻油锅里?我见过姨妈焖蘑菇,虽然不知道姨妈黑漆漆的酱料里有些什么,但以麻油,姜和黑酱油焖出来的蘑菇,味道应该不会差到那里去吧?

结果,煮出来的效果还好,只不过是经历了越南的蘑菇中毒事件之后,我就不太爱吃蘑菇,图中的蘑菇全赖恐龙这个“清洁工人”扫光,我?只是吃鸡肉而已,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抵达阿德雷特三个礼拜,已经习惯了没有星巴克,这里的咖啡店泡的咖啡不输美国连锁咖啡键,再加上南澳人较为支持本土小型企业,所以早在2008年就因为亏损,经营了接近两年半的三家分店都一起走入了南澳的历史。南澳人都觉得星巴克的咖啡太过于昂贵,本土咖啡店如CIBO,Bean Bar既经济又实惠,不支持本地企业难道支持又贵又不好喝的大型连锁键吗?

也因为如此,我光顾了大大小小的咖啡店,结果?我还是较为喜欢距离我目前居住的公寓酒店对街的Ur' Caffe,它的装璜随意且略微不修边幅,没粉刷的红砖墙和油漆斑驳的桌椅让我觉得很舒服,再加上食物和饮品真的弄得很有心思且美味,短短的三周里,我和恐龙就已经光顾了这家惬意的小店四次,连亚裔籍的店主和招待员都认得了我们,把我们当熟客招待了。

IMG_0973  

我今天点的泰国鱼饼,真难得,在洋人众多的地方能够吃到鱼饼,而且辣椒酱的辣度一点都不输正宗的泰国餐馆哦!我吃得鼻涕直流,还被恐龙嘲笑了一番。

IMG_0974  

吃饱后,来杯香热的Mocha,连杯子都是我喜欢的圣诞红,喜庆感十足,是的,圣诞节就要到了!Ur Caffe有个很可爱的网站,可以去看一看哦!http://www.urcaffe.com/menu.html

IMG_0969 1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lower 0002  

恐龙外出,和房地产仲介接洽签约去了,我们租了一栋小红屋,地点在一个近郊的住宅区里,离市中心的车程大约十分钟,临近有公园,戏院,餐厅而步行十分钟则有个商场,内里有面包店,杂货店,书店和恐龙最喜欢的健身院。

当年在阿德雷特读书的时候,因为某个友人住在这个郊区,随着拜访她家,我就喜欢上这里,一来吃东西方便,二来晚上不致于冷清到黑咻咻,人影也没一个,现在如愿以偿,找房子一事终于可以放下心头大石,而接下来就得筹谋怎么装饰屋子,买家具,厨具,电器,这的那的,宛如添置一个新房子一样。

最终,我只希望在这里,能有一个舒服的家,能够让我和恐龙,像图中的蚂蚁般安稳的枕在花床上。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lower 0001  

我对植物可谓一窍不通,也没什么大兴趣,遇上什么花或草,人家告诉我它叫什么,我就跟着叫,绝不会因为好奇而大肆搜索网页或作进一步的阅读。今天,趁着刚刚赶完第一份功课的初稿,我便把"尘封"已久的相机给搬出来,也因为没试过恐龙新添置的1.7x teleconverter,所以试看看,下图为户外无名花的“玉照”,怎么样?是不是把它的“芳心”给看得一清二楚呢?

人心,若能像花心被摄影器材般解读就实在太危险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7 Fri 2012 17:46
  • 感激

来到了阿德雷特,体会了一个新移民的苦楚和乐趣,也让我领会了恐龙给予我的自由和空间,让我随意放任,选择做我爱做的事情。原先想要继续深造的我决定暂时耽搁学业,把找房子和其他琐碎事给安排妥当后才考取鉴定资格,而在正式入学文凭班之前则到处旅游,当我将这一个新的念头转达给恐龙知道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给了我个拥抱,然后表示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爱到那里玩就到那里玩,只要记得回家就好了。

我想,我是幸运的,婚前和婚后,我的生活没有经历什么巨大的改变,没有婆媳的纠纷,没有姑长的挑事,没有什么家规得遵守,我依然保留着何家大小姐的脾性,不羁和率性而为,没有已婚妇人一贯的的克勤克俭,任劳任怨,这也许和我拒绝长大的心理有关,但倘若没有人和的配合,我也是娇纵不了呀!

所以,我很感激提供这样一个自由度和大环境于我的恐龙和爸妈,婚前,是爸妈在纵容我,婚后,则是恐龙在任由我,我能够不说自己幸运吗?谢谢上帝!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