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urry Puff Home Base  

早上到乔治市区用早点,途经一个咖喱角档口,这算不算是Small Office Home Office的一种呢?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30 Thu 2012 07:53
  • 早安

Salted Egg Pastry  

一天吃三餐,一年吃一千零九十五餐,难免会出现不知该吃些什么的窘况,今早,就随意的吃些咸蛋酥就好,反正肚腩里还有不少的五花肉可供燃烧,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了银行街多趟,不是碰上周末就是假日,银行一没办公,我这才领悟在街边摆地摊的老妪也没做生意,这等逻辑也看不出来,我真是笨蛋!

Anyway,趁着周一,我的不成规的茹素日到银行街附近的素菜馆吃饭,临走进素菜馆的时候,我蹲在地摊前仔细的看一看老妪的货物,打火机,钥匙扣,原子笔,梳子,祖母包包大小两种尺码,皮夹,笔记簿,总的一句,她的货色不属于定时得采购入货的货物,如果她卖的是人们日常所需,其营业额也许会好一些,资金的周转率会更有效益,是的,当下的我可是替她分析其生意源路和资金周转等问题起了来,但我没说些什么,只问价值一块五毛钱的小祖母包包,她一共有几个?她简略的回答,她的仅有只是摊上的那六个,我二话不说,向她要了全部。

她试图从身旁的纸盒里拿出一个朔料袋替我要的东西打包,但被我阻止了,我将手中的十块钱伸了给她,要她别找钱之余,随即将六个小包包放进我的帆布包里,然后起身走人,身后的她不住的道谢,我不敢回头看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掉下眼泪,不过让我内心感到欣慰的是她当天手中撑着的不再是支破伞,而是一支足以替她瘦削的身躯挡阳遮雨的大雨伞。

Grandma Coinbox  

回到家,将六个包全都摊开来看,还不错呀!当中有些包包的颜色很Retro嘛!六个包包是不足以送给老人院里的老人家了, 我只有往身边的人打主意,看看谁用得着,哈哈哈!给了恐龙一个,还有五个,谁要?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lovis Leong    

最近,大马的所谓艺术工作者都不知怎么了?不约而同的偏激,搞激进,不久前有人借李宗伟之势作宣传,而现在则靠辱骂Ernest Zacharevic的街头艺术博取大家的视线,我们大马的艺术家就只有这些伎俩吗?开口闭口以米田共诋毁他人作品,这就是所谓的艺术修养吗?

一个人可以对古迹上的街头艺术不表赞同,因为鉴赏艺术是件很主观很个人的事情,但当也是身为艺术工作者的对方不为自己为什么坚持保留古迹原貌作解释,反而长篇大论的诋毁他人的艺术作品,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对我而言,艺术是一门无边无际的学问,其派别之宽阔无极,其纬度之高低无限,它可以抽象怪异如毕卡索,也可以强烈奔放如梵谷,你若没有宽敞的心胸去接受各花入各眼这个道理,必会固步自封,艺术造诣必会有所限度,梵谷和毕卡索这两人当中,谁的画作比较好?谁的作品比较米田共?能够为你的艺术造诣提供些什么吗?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老家,和侄女玩耍,三个钟头过后,我扯白旗表示投降,孩子身上无穷无尽的精力让我心生羡慕,青春真的无限好呀!

为她拍照片很有挑战性,由于她坐在带轮的婴儿车上,我这里才将镜头对准她,还未来得及按下快门,咻!她连人带车已经滚到厨房妈妈那儿,一边玩,一边追,一边逗她笑,一边拍照,累垮我了。

幸运的是,拍出来的照片效果还不错,这个小瓜很上镜呢!

Ruiz @ 9 Months A  

孩子的眼神个个都清澈而明亮,宛如天上闪烁的星星,这就是大人们远远不如孩童的地方,越是老大,我们越是“鱼目混珠”,哈哈哈!

Ruiz @ 9 Months B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1 Tue 2012 17:10
  • 隐喻

我的朋友不少,但知道我的脾性的不多,不能怪他们,自己的性格孤僻,不轻易透露内心世界,要人和我交心,难如登天。

最近,发生了一些不怎么愉快的事情,自从我离职后,某个旧同事不时的致电我,问及工作上的事宜,久而久之,我宛如成了其指点迷津的算命先生,只差没有在公司门外摆个档口,收取服务费用,由于对方不断的打着友谊的旗帜让我盛情难下,最终我在一气之下,杜绝了所有和公司相关人士的来电,一个半月里来,我总算摆脱纠缠,算是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我不喜欢将不中听的实话说出口,因为有些话覆水难收,隐喻则不一样,退守皆宜,朋友一场,没必要撕破脸皮,日后难相见!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Kit Tao 01  

2012年国际图书博览会正在举行中,喜欢阅读的朋友们可以到槟城国际体育竞技场(PISA)看看,虽然说是国际图书,但场内95%以上的书记都是中文书籍,所以不谙中文的恐龙只有落得站在一旁帮我排队等付钱的份儿,当然他只是负责排队,我负责付钱,哈哈哈!

今年,以移民为由,托运费很贵,我不再像往常般在书展里大肆“扫货”,但最终还是买了六本书(这对我而言是很少了),其中五本是陶杰的著作,陶先生的书在本地书局很难找呀!一个晚上,就看完了他的《丢鸡蛋的和谐美》,一如往常,读后感是大快人心。

要阅读陶杰的文字,读者除了得见识广阔,还得心胸宽敞和幽默感十足,知道他在讨论些什么国际或香港要闻和崮中隐喻,要不然,读不下去事小,满肚子火气滚烫会生病呀!请记得,他不是桃姐,不是温馨慈悲的老人家,他是陶杰,一个中英文都顶呱呱,因为一句“仆人国家”而被某政府谴责并列入不受欢迎入境的香港作家,尽管陶杰本人针对此事作公开解释和道歉,但该国公仆始终不能释怀,公仆,仆人,大家身上都带着个“仆”字,陶杰触动的恐怕不是此仆,而是彼仆的神经中枢呀。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是一起将国家民族仇恨纠结在一起的新闻,香港女明星薛凯琪带宠物猫吃日本菜被近日反日情绪高涨的网民轰为汉奸,钓鱼台和三文鱼被硬扯在一起,实属罕见,除了鱼这一字之外,我想不到共通点,而且此鱼非彼鱼,一个是岛屿的名字,是多国争相宣誓主权的荒岛,另外一个则是海洋生物的名字,和政治主权无关,顶多是这些争相宣示主权国人的盘中美味而已,薛凯琪和猫就是那么不偏不倚因为享用盘中餐而被扯上关系,成了名副其实的“吃饭也中枪”。

也许,薛的爱猫所吃的三文鱼源自钓鱼台海域,吃下一盘国籍不清不楚的三文鱼肉会让人觉得薛的爱猫政治立场模糊所以挨揍?不过,三文鱼一般上都是出生于淡水环境,钓鱼台位于太平洋,莫非海洋之中会出现淡水水域?我不是政治,海洋生物或地理学家,我只是凭空想象,就好像炮轰薛凯琪的网民们而已,同时,我也觉得应该把楼下地窟里的日产车;家里大厅里的日产镭射唱机,电视机,空调,电风扇;厨房里的雪柜和饭锅甚至于面子书里日籍友人的照片也一并焚烧掉才会被冠上“绝对的爱华情操”这七个字。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各方大学接触,得知我虽然持有澳洲大学学士学位,基于我来自英语非第一语言的国都,再加上我的学士学位已经有十多年的高龄,所以我得考取IELTS Academic 至少6.0 Band的成绩,大学方面才会考虑我的入学申请,所以,在半情半愿之下,我向British Council报考九月份的IELTS试,之所以半情半愿,就是不太情愿的意思,曾经在澳洲大学毕业的我,回国在美资公司工作十三载,如今欲回澳洲深造,首要条件竟然是我得英文英语过关,初时觉得有点本末倒置,我持有的澳洲学位不是足以证明我是以当地通用的英语英文毕业的吗?怎么一回国我的英文英语就“不行了”?事后再想,我回国这些年,做了些什么,只有我自己和天知道,大学要求个证明,当然得借助国际认同的标准,不是我个人说了算呀!所以释然,但基于年纪已经三十有七,一想到得和一班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鱼贯步入考场,争取时间考取好成绩,我的头部就发麻,有点“晚节不保”的感觉,所以就半情半愿呀!哈哈哈!

今天下午开始作习题,不到两个钟头,我的眼睛已经倦怠万分,要命的是随着电脑的普及化,我已经多年没有执笔写字,就连用橡胶擦也弄得纸张邋邋遢遢的,电脑世界里的Cut and paste或delete是多么的整洁大方呀!为什么IELTS组织没有想到让学生以平板电脑参加考试呢?一连串的问题再加上疲惫的双眼和酸痛的手掌换得我益发不情愿,一旁的恐龙还讥笑我一句 “还说要回学校读书呢!将来上学堂抄笔记,写功课,应付考试的日子还等着你慢慢享受呢!"也对,过了这一关还有好多好多的关卡,我得沉得住气,也得好好的练一练手腕的力量,当下决定每天都花些时间,复习习题也好,写日记也好,就是得用手写。

当然,当大家看到这一篇博客的时候,就知道我并没有用手写,嘿嘿!博客不能用手写呀!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7 Fri 2012 16:40
  • 玩伴

儿时,在渔村里,我有很多童年玩伴,尽管家里的大人们有些老死不相往来,但小孩子的世界是没有仇恨的,大人们互相敌视或仇视,没有来往是他们的事情,我们小孩子不是这样相处的,有得玩就一窝蜂,即使吵架,也是赤裸裸的,大骂大哭过后,和好如初,没有大人的小心眼,记仇等等不那么光明磊落的举止,至少,五岁以前不懂性的我们是这么想的。
但是,人总得长大,有些小朋友在家长的不断游说之后渐渐疏远和离队,大人之间的敌意开始蔓延至小孩子之间了,好几个玩伴见到我们的时候,只和那些和他们家长有来往的孩子打招呼,把我当成透明的人一样,当我的玩伴人数越来越少的时候,我就知道大人之间出了状况,唯一庆幸的是有一小撮玩伴的想法和我一样,不是那么容易被家长教唆。
我们这一群有自己想法的孩子会趁着大人们午睡或外出的时候聚在一块儿玩,有趣的是当年我们都是赤裸上身,下穿有一条开裆裤就往整个村子里跑,玩的尽是些树叶,沙子,海水和椰壳,一个下午过后,大家身上都脏兮兮的,但仍然意犹未尽继续玩直到傍晚,刚睡醒或归家的大人们因见不着孩子而相继大声吆喝,我们才会分道扬镳奔回各自的家,被抓进澡堂洗刷一番,换上睡衣,涂上一层"猫公粉"(当年渔村里挨家挨户都懂得酿制的水粉,洗澡后,孩子的脸上通常都会被涂上厚厚的一层,说是为了保持凉快,但涂上后样子像花猫,所以叫做"猫公粉",下图)后,在自家的五脚基上,因为大人们总爱在那里乘凉,所以我们会以缄默的方式,比如一个捉狭的眼神取笑对方的猫公脸,然后相视笑笑互道晚安,call it a day。
这么多年来,我和童年玩伴已经失去了联络,不过我还记得他们当中几个,皮肤白皙,性格可爱的美丽和妹妹美华,说话咬字不清的国国和妹妹燕燕,皮肤黝黑,有泰族血统的平仔和妹妹"蓬蓬"。

Water Powder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oking again  

Craves for red bean soup, so I do it again. 我的头脑有个毛病,一旦喜欢吃某种食物,这种喜欢可是会延续一段日子,促使我不断的吃呀吃,直到看见都会作呕为止,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潜意识的病态,嘿嘿!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6 Thu 2012 16:46
  • 稀贵

物以稀为贵,槟城最近的天色不是灰白色,就是灰黑色,都和灰色有关,以致我的心情也是灰灰沉沉的,不甚愉快!

今早,很难得的,灰色和黑色都褪下,换上了蔚蓝色,让我着实的手舞足蹈了一下子,恐龙还因而取笑我像个孩子似的,不是这样的,孩子才不管户外天气如何,只有计划外出摄影的人才会希望看到蓝天白云。

Blue Sky White Cloud  

由于扭伤的后背仍然隐隐作痛,所以我一整天都待在家里,观看落地窗外的蓝天白云,国外的朋友也许会对我的行为感到纳闷,蓝天白云对他们而言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不是最近的槟城,都是死气沉沉的天色,了无生气!

至于和路边老妪买包包一事,我没忘记,这个周六会带恐龙一起去!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randma Coin Box  

今天买了个装硬币的小袋子,外形不起眼,像极了儿时外婆拿的钱包,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的人都爱将钞票折得小小张,塞在小小的钱包里,用钱的时候,一只手抓着包包,而另外一只手的手指尽往里头搜呀搜,撩呀撩,祖母当年在市集买菜付钱的时候就是这个模样,老人家视力不好,又搜又撩的,有些时候还不小心把包包里的硬币全给掉出来,而我就在旁边帮忙捡,因此,祖母偶尔会给我五分钱买糖吃,就好像守在鱼贩档口旁的猫儿一样有鱼头鱼尾吃,赚到了!

Anyway,撇开题外话不说,今天的这个祖母包包对我挺有意义,中午时分,原本想要到教堂街的Quay Cafe吃素饭,抵达后才得知东主这一周没做生意,不得已掉头走回车子,这才注意到路旁站着个略微驼背的老妪,她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旧衣裤,脚下摆放了一些零星小物,我走近才看清楚她原来在那里卖些廉价的随身小物件如梳子,钱包,笔等等,各种货物的数量并不多,每样物品都摆放得端端正正,还标上价钱,当时正值中午,太阳就在头顶上,她没有能够独立的大阳伞,唯有一手撑着支破伞站在那里,见她实在可怜,我便停下脚步,向她买了个我正缺用的coin box因为原先的给我弄丢了,标价1块五毛钱,我塞给她两块钱要她别找零钱了,引来她的连番道谢声让我的心更加难过,我能够为她做的并不多。

晚上,和恐龙提起此事,大家都陷入怜悯和沉默的情绪中,我这才醒觉和责怪自己怎么只买一个包包?大可以多买一些,即使自己用不着,也可以送给老人院呀,帮老妪省下一天的暴晒之余,也能讨一讨老人院里的老人家欢喜呀!

好!明日我再去!恐龙也要一只零钱包,我打算买红色的送他,够娇俏呀!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oto Aug 11, 9 27 03 AM  

刚刚收到有店网上书店的邮包,庄祖宜的第二本书到手了!我很喜欢祖宜的文字,井然有序,不愧是博士班研究生人马。真心希望祖宜在产下第二胎后会继续著作,写博客和借由视频与普罗大众分享她的饮食心得。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个照顾我长大的亲人离世后,我所能为她而做的仅有到灵堂坐一坐,两个钟头后,扫扫屁股,给了个大家都知道不成立的借口然后走人,如果我是这个人,大家对我的想法会如何?

有人劝我说眼前的这个人,从这个角度来看确实有点说不过去,她不是全无优点的,什么是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该换个什么角度来看待她呢?中国人的百善不是以孝为先吗?一个不孝的人,其善不足为据,所以,无论以什么样的角度来看,她都不会是我欣赏的那一类人。

老人尚在世的时候,她从不出现,老人离世后,她要不草率应酬,要不借口推搪,离世的是她至亲,她怎么做和做些什么,由不得我来说,但她是个怎么样的人,一桩又一桩类似的事件过后,心知肚明。

我只能感叹一句,我不能强求她人以我的方式行孝,如果我是她,我肯定不会这么做,因为事情的轻重,我还分得清!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oto Aug 12, 9 12 38 PM  

三姨婆,今早八时四十分寿终正寝,享年八十四岁,她是个很温柔腼腆的女人,无奈何命运悲戚坎坷,早年婚姻生活不幸福,晚年则饱受病魔折磨,如今回到主的身旁,算是一种解脱了,安息吧!三姨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老何閤家拍摄家庭照,因为随着弟弟和弟妇这个月底迁移到上海工作,今年年尾我和恐龙移民到澳洲之后,何家人会分隔三地,上海,槟城和南澳,为此,今天拍摄的全家福照片对我们特别有意义! 

由于大家素来都喜欢作休闲打扮,所以今天大伙儿都穿上了牛仔裤和T-Shirt,唯独是老妈子穿上她的卡其裤,实行独树一格,而睿娃娃也身穿牛仔裤和一件很Juicy的背心,然后再加上一双粉色的小布鞋,鞋头上还绣上几朵小花儿,秀气得很。 

我把睿儿抱在怀里的时候,仔仔细细的看了她的鞋子,才九个月大的孩子的鞋子,其双足是要经过多少岁月的洗礼才能茁壮,成长直至我们的成人尺码?待她这个小小人儿长大,可以穿高跟鞋的时候,身为她的姑姑的我的双足想必也会开始萎缩,小脚如我届时可以穿上睿儿的粉色小花鞋子了,哈哈哈,交换!

Photo Aug 11, 7 31 06 PM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太平的热,是很根本性的的热,很无可奈何,咒天怨地的那一种,身上任何一个关节,无论是后颈,腋窝,后膝盖,或者是大腿之间,电风扇的风触不到的地方,汗水都会宛如池沼般累积,我先前人挺累,头昏脑胀的睡去,但尔后却被身上一钵钵的汗水给热醒。如果流汗淋漓可以瘦身的话,不下雨的太平绝对是个瘦身圣地!

这个周末又回到太平来因为恐龙的姨婆入院,她由于不良于行而长期卧床以致背后长了个大脓包,医生施了个小手术将脓疮给割除,现在正等着伤口癒合,唯,她的精神和前两周一样憔悴,目光呆泄,认不得人。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ish Leong Love in Heart  

静茹的最新专辑“Love in Heart”在iTunes正式上架了,我刚刚购买并下载完毕,正在聆听着,静茹的这一张专辑,无论是造型,曲风都很对我口味!

喜欢静茹已经很多年,温柔婉约的声线唱出恋爱女人中的酸甜苦辣,扣人心弦!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早吃红豆汤作早餐,补充气血,适合我这个先天性贫血症患者。

Red Bean Soup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