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初中和高中都在男女合校中度过,经过两届校长的循循善诱,男女同学之间都知道何谓“男女授受不亲”,大家都互相帮助和互相爱护,以致六年的相处生涯里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事件,而高中毕业后,由于我们的学校属于分校,当时并没设有大学先修班,所以我就和一众升上大学先修班的男女同学远赴槟岛的总校就读,总校从初中至高中都是全男制度,所以我们这一些高年级的学姐可谓万绿中的几点红。
由于大学先修班的班级人数不足够,总校额外录取来自槟城某女校的女学生,而校方的班级编排很有趣,双数学理科共设有两班,第一班的学生由总校的男学生和女校的女学生凑合,第二班则由分校的男女学生和少数的总校男学生凑合。
总校教室短缺,第一和第二班被安排在不同的大楼里,两班实行你有你学习,我有我上课,两班学生之间很少来往,在全男总校里属于少数的女同学,不管是来自全女校的她们,还是男女合校的我们,河水不犯井水,完全没有交集。
结果,因为一个代课老师的到来,我们得知第一班的上课情况,代课老师的为人很风趣,把第一班的男学生比喻为刚刚从笼子里放生的雄猴狲,遇上没见过雄性动物的雌性猴狲(女校同学),两者一接触,局势可谓一发不可收拾,班上次序乱糟糟,老师们都讲课得很辛苦。然,他来到第二班代课时,班上次序有极大的分别,男女同学分开坐,说话聊天也挺有分寸守礼的,不像第一班里的猴狲,不是你打我,就是我捏你,打情骂俏。
有鉴于此,主教生物学的代课老师为这两班的次序做了个总和,第一班的同学由于各自困守在六年的全男或全女校里,阴阳不协调,心理难免均衡不了。但是,升上更高年级后,阴阳终于聚头,基于尚在初步的适应期,荷尔蒙备受刺激,难免有野外猴狲的表现和倾向。反之,第二班的男女同学在经过多年的相处,荷尔蒙调适,阴阳早已调和,所以表现和倾向方面会较为自然平和。
生物老师就是生物老师,连其见解也极度生物化,好一个荷尔蒙作怪!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随同恐龙回乡,不知何故,街道上的车子和人儿宛如从地底上钻出来的蚂蚁一样多,而且大多都不爱遵守交通规矩,从右边车道强硬驶入左边车道的大婶,在高速大道上保持车速三十kmh的中年大叔,在不同的T路口分别遇上犹豫不决,不敢过路的80后鸭舌帽司机和连路也不看,直接驶出路口让你得狠狠地紧急刹车的自杀式司机,然后就是两条车道都全然霸占的青年司机,我在车子里一路骂,骂得几乎快要精神崩溃,太平的司机的车牌到底是怎么考取的?

回到恐龙姨婆家,三姨婆已经不认得我们是谁,和她说话,她完全没有回应,目光呆泄,望也不望你一眼,而且身形日渐瘦削,怎么才一个月而已,她就成了这个样子?一旁的帮佣解释说她这一个月来不怎么爱吃东西,不是嫌这个不好吃,就是不断嚷着没胃口,挑食,一个月下来,她就成了这个样子。一路上累积的怒气和抵达后,看见姨婆衰弱的样子,我的心情顿时冗闷非常,好无可奈何!

想要在下午时段小睡补一补精神,结果被热醒,每一个关节都是黏黏湿湿的,不得已,进入浴室试图冲个冷水浴,屋外的水管都给炎热的天气烫得热呼呼的,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当然不会冷到那里去,将就些洗完澡回到卧室,打开风扇狠吹自己,不到五分钟,姨婆家停电了,恐龙和我唯有相视而笑,今天好冗闷哦!

再一个不得已,我和恐龙只好外出游车河,游到太平湖公园的时候,竟然见到干巴巴的湖底和美丽的雨树旁,正计划围建的商用亭子场地,虽然有关工程已经被搁置,但是一想起这个白痴工程就让人感到气愤莫名,太平湖公园里的雨树已经有百多年树龄,种于英国殖民时期,它们是否能经得起就在几步之遥的范围里的建筑工程所带来的环境破坏?说真的,太平湖若少了雨树,特色就全没了,谁还会前来游玩?届时,那些亭子的商业价值何在?

这个周末的太平之行确实太冗闷了,我们晚饭前后都在星巴克里度过,好冗闷呀!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说,也许很多人不知道,我曾经很活跃于台上的活动,从演讲,唱歌到讲故事比赛,我都参与过,唯独是没得过奖,原因?初初很自然的有所谓的怯场,但久而久之,在众人面前表达自己已经不是什么恶梦,我还曾经在上课时被老师叫到跟前发表演说,完毕后还被同学举手发问我为什么不会害怕面对人群,当下我只是一笑置之,你上台的机会若好像平日喝水这么频繁,相信我,你也不会再害怕什么的了。

之所以没得奖,当然是技不如人所致,我也没所谓的介怀,尤其是当得奖者一律都是唱家班或演讲天才,我更没有理由介怀。我歌喉不了得,被老师选去参加唱歌比赛,我确实在心里感到很纳闷,至于演讲,也许是吱喳爱说话才会被选上,但老师没予以我任何的辅助,比如说纠正我站在台上的肢体语言,一般大众演讲当中应有举手投足的姿态,虽然我并不怎么欣赏不自然,造作得很的姿势。我衷心的感激当初的级任老师提供一个让我锻炼胆子的平台,也感激她没怎么辅助我演讲时的姿态,以致这么多年来,即使我站在台上演说,我都没有比手划脚,自自然然的。

这么多年来,当电视银幕里出现浮夸的演讲者在演讲的时候,我都会在心里发出会心一笑,还好,我的老师给予我的教导不多不少,刚刚好,我可不要变成他们浮夸的一员!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近日,想要再度游览升旗山,为了避免中午炎热的天气和交通阻塞,我想要一大早就上山去,所以到升旗山缆车公司的网页查询其运作时间,也因此得知其票价,不看不知道,一看不得了,票价竟然有外国和大马人之分,而且还相差接近四倍的价钱,唯本地和外国的残障人士则享有免费的福利。

谁能够接受双重标准?试想想,当你到外国旅行的时候,任何展览场所的票价持有双重标准,外国人贵一些,你难道不会在心底大骂一顿吗?我很幸运,这么多年来到处旅游,还未曾碰过这一码事儿,真想不到,回到自己的祖国,故乡,我们的槟城升旗山缆车的票价竟然是排外的,诚如今年到浪交怡岛旅游的时候,外国人的钢索吊车票价是大马人的一倍,我已经在心底大骂了一顿,不是很渴望外国游客到大马旅游吗?结果他们一来到,我们就尽量的抽取好处,是要吓走他们吧?而槟城缆车管理公司更荒唐,接近四倍的票价?那不是“抽取”,而是“剥削”,试图让他们光着身子滚回家去吧?

当我们对某一方有偏袒之心的时候,另外一方很难免的,也很自然的就会成了受害的一方,也许有些人会觉得这一些钢索吊车或缆车管理公司对大马人额外好,但经济体系里的供求均衡是个不停循环的圈子,当外国人被挤压久了,其需求会自然凋落,这些双重标准管理公司为了收支平衡,就得提高本地人的票价,就得缩减开销,这包括管理公司里工人们的福利,缆车的维修费用等等,所以,谁会是这双重标准的最终受害者?外国人?升旗山上有些什么足以抵消四倍昂贵的票价?

此外,大马和外国残障人士享有同等(也就是免费票价)的福利这一条例更是狠狠的掴了该公司自己一巴掌,原因?如果你打着外国游客有一定的消费能力这个信念来估定票价的差异,那么外国残障游客呢?他们和其他四肢健全的游客一样,也是花钱买飞机票,坐飞机莅临大马的呀?一个无以为本的公司政策是何等的腐败,我不是鼓吹外国残障游客也得付费上山,而是觉得这整个定价逻辑狗屁不通,反倒像是某人随手向天一撒,捉到什么就定什么价一样,英文叫做pluck from the sky。

在任何一个领域里,不管是政府机构,公司组织,教育体系,双重标准将会是发展的绊脚石,你若是当事人,不管你何其风光,如何意气风发,your good days are numbered。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首都有家民宿叫Sekeping Seapark,单照字面翻译,中文名会是“一片海园”,不过那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我还是喜欢它的旧名字,叫Seapark Brick House,虽然不知道这个民宿和海洋有什么关联,但是红砖屋这三个字和庭院里红砖堆砌的墙身很相连,不致于像“Sekeping”既是“一片”的意思那样匪夷所思。

连接车房和大厅的走道,不得穿鞋入屋,我们把鞋子都放在车房外的走道上。

Sekeping Seapark 02  

从走道走入屋内,首先会看到共用厨房,住客可以在这里自行烹调解决三餐或者要求民宿管理人到临近的熟食档口打包。 

Sekeping Seapark 03  

厨房的一旁就是露天开放式的庭院和大厅,住客可以选择在大厅里观看电视节目,或者自行挑选放在一旁的DVD光碟入房观看,房里备有电视机和影碟播放器。 

Sekeping Seapark 05  

屋子正中央的露天庭院里种满了树,其中一棵相信是茉莉品种的双瓣茉莉,清香的香味四溢,来自尼泊尔的管理人告诉我这些树都是五年前他初到红砖屋工作时种的,而双瓣茉莉的香味在夜晚会更浓郁,不得了!早上的香味已经让我如痴如醉,晚上的香味岂不是让我中毒?

Sekeping Seapark 04  

最后,我们的睡房,空间很宽敞,浴室也是大得很,落地窗外还有个露天浴缸,不过谁会在那里浸浴呢?住在那里三个晚上,我和恐龙只是坐在浴缸旁拍照片,哈哈哈!

Sekeping Seapark 01  

总的来说,我喜欢红砖屋的设施,虽然简单,但感觉温暖,就好像住在家里一样。

http://www.sekeping.com/seapark/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旧同事外出用膳,当在席中得知我将攻读心理学课程后,某个女同事竟然大嚷将来和我谈天时,她得小心应对,以免被我全然知道她的心理状况,我当下以玩笑的方式回应“她怎么知道我现在没有正阅读着她?”。

我想,一般人对心理学会产生这样的反应,无非是因为不想被他人看透自己的心理所致,所以遇上有心理学识背景的人,人们会很自然的会锁上一道心防以免眼前的不速之客夺门而入,看清心底真实的世界。

玩笑的背后,我不以阅读他人心理作为我选修心理学的原因,相反地,我的阅读对象是我自己,我想要进一步的了解自己的思维和情绪,而无可否认的是我也是人类,试图了解自己的同时,很难免的会需要去了解各种各样他人的心理,至于将来的自己会否意图运用心理学识去阅读,认知他人的弱点,继而展开攻击,我的答案是:I don't need pschological study to tell me what to do, I can do a better job naturally!"。

试想想,每一天,和人们的互动之间,有什么是不需要动用到心理这一个层面的知识的,向路人问路;夫妻之间的交谈;和上司同事之间的对话;和敌人的对应,只要在互动之中有试图了解对方或被对方了解的意图,就会运用到心理学,你我他只是不知道每一个思想和行动背后的专有名词而已。

不需要防备我,你若要这么做,你就得将自己给深锁起来,因为心理学识和防备,人人皆有,与生俱来的!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面子书里,亲友无数,就连喊我姨姨的小辈也在其中,最近,不知何由,这个小辈在某人的面子书上留言“宣称”对方的照片娘味很重,结果引来对方和其“粉丝们”的大肆评击和恶言相像,激烈程度可谓“集体围殴”,对小辈造成一定的精神困扰,既然错在先于批判他人,怨不得人,但眼观对方聚集的暴力回应,很难不想像到接下来的世界,人类之间的冲突将会以有别于以往的方式宣洩或解决,人类史上最擅长的莫过于创造一个全新的生存模式之时,也“顺便”缔造毁灭的方程式,有一得,必有一失是个不朽的道理。

网络的发达虽然鼓吹言论自由,但言论自由并不包含恶意评击,诬赖,诅咒和威胁,当我们忘却言论自由背后的精神和原则所在之时,“言论自由”这四个字就成了陈腔滥调,所以所谓的权利并不是无限度,而是用得适得其所,意义宽大无限,适得其反则自行捆绑,动弹不得。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了太多集的CSI,以致脑海里侦探情意纠结不清,无巧不成书,本地电视也同时上映着邻国的侦探电视系列,说真的,在原著的相比之下,邻国的剧集,无论是剧情发展,排场和演员们的演技,难免有抄袭之嫌,而且说得难听一些,属于不是很明智甚至于草率的抄袭的那一种。

从律政,侦探,鉴证,僵尸,豪门或家庭恩怨,华人电视界里不抄袭他人剧情或故事的来去只有中华史剧,飞来飞去的功夫或武侠片以及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苦情剧,这三者之所以属于“原创”,原因很简单,那是炎黄子孙独有的历史,文化和神话背景,虽然说是独有,倘若好好的编,好好的演,市场和娱乐性是有的,问题就在于炎黄子孙爱迎合的劣根性,一部《卧虎藏龙》让外国人看得如痴如醉,继而造就了无数大卖旧史,武功,文化的大片,推出一两部换汤不换药的片子凑凑热闹不成问题,但外国观众会否继续买票入场凑热闹则不得而知了。

我已经多年不看专拍摄给外国人看的中港片,原因和身在外国时,我选择不光顾专招待外国食客的中餐厅一样,为了迎合外国人,故事剧情和菜肴味道都是不咸不淡,不辣不苦,但咽不入口的点缀品则极其华丽:餐厅里古色古香的装潢,侍应们的锦缎服饰以及电影里的山水美景,演员们的飘逸造型不是如出一辙吗?

Don't get me wrong, copy cats are everywhere, just unsure of why are we always being the one on the chopping board? Think about it!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09 Mon 2012 13:58
  • CSI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最喜欢做的运动就是思考和分析事情,我这里所指的是脑筋思维而非肢体上的运动,以脑筋思维上的运动程度来看,我应该是个专业的运动高手,相反,肢体上的话,自己连小学运动员的资格也谈不上,所以,每每出席任何需要动用到肢体动作的场合,如跳舞,爬山,我肯定是队伍里最为笨拙,呆钝的那一个,也因此,我常常会选择不出席,除非我想要“自愚”来“娱人”。

最近,我沉迷于CSI类的电视剧,从老旧的season看起,一大早睡醒,蹑手蹑脚摸出房门走向大厅,眼睛仍然惺忪的时候,电视银幕上已经出现CSI Las Vegas的字幕,恐龙还讥笑我的“沉迷”和“堕落”,如果说借着CSI这个电视剧来学习观察事物和掌握更多的英文生词是一种沉迷的话,我认了,但我坚决地否定“堕落”这个字眼,因为志在学习并不是堕落!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ce Cream

最近,雨下得挺频繁,尤其是午餐过后,睡意最为浓郁的时段,我小睡一下,醒来,替自己弄了杯玉米加草莓的雪糕,这个下午茶吃得极为凉爽呀!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01 Sun 2012 20:29
  • 近况

许多旧同事捎来电邮问及我近况如何?我的回答还是老话一句,无痛无恙,掉了些头发,正在伤脑筋该怎么防止头发继续大肆掉落,因为再这样掉下去的话,后果我可不敢设想。

Anyway,在这里附上我的近照一张,哈哈哈!我最爱背对摄影机了!

Kaye @ Stewart Lane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