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槟城住着许许多多有钱人和他们的贵妇群太太以及名嫒级女儿,这么多年来,我从未"有幸"与她们碰过面因为她们在逛街和喝下午茶的时候,我都在上班,周末即使是外出也不怎么会与她们碰到面因为她们周末是她们的家庭日,服侍老公,老爸或男友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有空走亲民路线,和一般写字楼或工厂工人挤在处处爆满的购物商场或食肆里?
最近,辞了职,稍作小休,空闲时间一多,我总爱有事无事往外跑,因此,常常会在下午这个时段在购物商场或食肆里看到她们的踪迹,也因此从她们身上理解到何谓名嫒?何谓贵妇?只要你拥有以下三点的综合优点,恭喜你,你已经晋身贵妇或名嫒之门了。
那三点呢?首先,你必须长有一双狗眼,能够以眼尾扫视或较为正确的说法是"斜视"身边一副副她们认为寒酸相的人,以不屑的眼神区别自己和他人的等级;再来,你必须拥有一个蛇腰,走起路来婀娜多姿,重点不在于是她们自认的水蛇腰或是看在他人眼里的大蟒蛇腰肢,而是蛇身的摇摆性,左边"摇"一下,右边"扭"一回,贵妇或名嫒的步行技巧可是经过专业训练,小孩子千万别乱学,扭伤了腰骨就很长手尾了;第三,你必须和乳牛是近亲,那是用来制伏喜欢征服高山的男人,然,倘若雪山因为气候暖化而有所"流失"的话,作调整之用的护罩可以派上用场,记得,一片护罩不够用,可以加两片,直到呼之欲出为止。
贵妇,美其名是身份尊贵的妇人,然,眼前的这几个,再怎么拼凑,也顶多是长有婊子格的贵妇狗。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2 Thu 2012 20:15
  • 叮当

最近,因为日以继夜地看书,眼力消耗过度以致双眼疼痛且肿胀如金鱼,眼部四周都严重脱皮,痕痒得让我不断地用手指抓,这一抓的结果当然是肿胀的眼睛更加严重了,眼白泛红,怕光,不用说看书,连睁开双眼都觉得痛,不得已只好什么都不做,让眼睛好好地休息。

晚上,恐龙载我到Juru的Auto City走走,虽然是大马皇帝的登基日,但游人不多,也许是下午印尼亚齐的地震所引起在槟城的海啸警报所致吧!04年和今天下午的地震我都亲身见识和体验了,但不懂得害怕,也许大马不在地震活跃区,我没有所谓的危机意识吧!反而是双眼的疼痛困扰了我一整天。

我们逛了一个钟头,给我搜罗到一只手机罩,叮当外形的!可爱吧!

Doraemon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怎么爱参与恐龙的家庭聚会,原因不在于我小气或爱搞分裂主义,什么娘家夫家的,对我而言,大家都是一家就这么简单,唯,有些人就是不爱简化,而是将事情复杂化,继而搞分化,尤其是恐龙背后一班姑字辈的女人,老中青三代,已婚爱管闲事的,未婚无事可做搞干预的,我应接不暇。

08年,恐龙的姨婆病重,被某姑字辈人马送到首都中央医院,由于垂危,南部的亲人致电身在北部的恐龙和姐姐,自小由姨婆照顾长大的恐龙自然焦急万分,接到电话的当儿眼泪不断地流呀流,当时身为女友的我见状便自告奋勇,当晚漏夜驾车载他,姐姐和身在太平的姨婆(病重的姨婆的妹妹)南下,殊不知这一个自告奋勇却换来无数是非,他家的人若是这么不懂得感恩也就算了,我也不祈求她们感激我,还在背后中伤我,这也是婚后这几年来,我谢绝参与恐龙姑字辈的大小事宜,不管是喜事,丧事,一律不参与。

当年,我们赶到首都中央医院,见了姨婆最后一面,她老人家隔日就走了,整个家族聚在一块儿商讨办丧事的事宜,也从那里,我认识了恐龙的“族群”,不管是老的少的,个个都是英语说得噼里啪啦的高教人士,唯态度很奇怪,有者见到你一副他是皇帝老子相,不予理睬,而有者则笑脸盈盈一副奸妃西宫相,当然予以我正面感激的也有,只是为数很少,三天的丧事里,皇帝老子群和奸妃西宫族不断地在我身边出入,说得好听是和我联络感情,说得难听就是打探我的背景和向我下马威。

也许是我的直肠直肚得罪了某奸妃西宫吧!对方向我炫耀她的两个宝贝儿子在国外行医的时候,我忘了何故称赞恐龙因为成绩优异挤进了本地大学,而自嘲我这个半桶水因为学术不精才远赴外国深造,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一句话贬低了我自己的同时也一杆子打死了她两个宝贝儿子,所以她后来告诉恐龙的姐姐说我这么强势,恐龙将来难不成会被我欺负,哈哈哈!

另外一个奸姑则暗地里观察我然后向恐龙打小报告,丧礼的时候,我没有随同她们进行膜拜,而是在寺庙外摄影自娱,很不懂得大体,而且我的人较外向,能言善辩,不适合恐龙,她个人觉得温柔听话型的小女人较为适合恐龙,哈哈哈!

当这些话都传到我的耳里的时候,说不生气是假的,但随之能够做的就是淡化,然后少接触,少纷争。

恐龙的家族群带给我的感觉只有一个,由于曾经是地方上的大户人家,后裔个个都是受英文教育者,基于当时的时代,受英文教育的大都是非富则贵之人家,形成了这一些人的自我优越感膨胀,嫁进他们家的女儿不是落得贪财就是虚荣的莫须有罪名,恐龙的妈妈一生都背负着这个罪名,而她之后,紧接下来会被批斗的自然是落在恐龙这一代的眷属身上,而我很自然而然地成了她们唯一的目标因为恐龙是第五代男丁而且还是单传呀!

针对那一群奸妃所说过的话,我的答案只有一个,当你们从我身上找不到卑微的家庭背景,软弱的气质的时候,那不是因为我强势或爱欺负人,而是因为我实在没有什么是可以让你们鄙视的,当你们构不成任何理由来对我进行虚荣贪财之说的时候,充其量你们也只能以我不是弱势群体来打击我,怎么?恐龙在你们的眼中只配和弱势群体在一起吗?

再说,我身上挂着个十字架,已经很清除地告诉你们我是个基督教徒,进入寺庙范围而不进行膜拜的不单是我,还有你们一班供奉基督上帝的亲戚,他们可以不膜拜,而我就得拜?什么道理?

这是至今我仍然耿耿于怀的原因,不单单是为自己,也是心疼恐龙!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个周五,和几个死党外出,享受一个没有老公和孩子参与的晚上,可以看得出身为母亲的她们很享受这难得的时光,在这里得谢谢她们尽心尽力的丈夫,帮忙带孩子好让我们一起外出“狂野”一番,哈哈哈!

当晚,我们一家又一家的光临不同的食肆,从西餐,到雪糕再到咖啡店,几乎能够让我们长驻促膝谈心的地方我们都去了,谈呀谈,身为伟大母亲的她们怎么扯还是会扯到孩子身上去,而没有孩子的我当然只有听的份儿,哈哈哈, 结果我知道她们一行三人当然不会放过问我关于生儿育女这一码事。

很多人告诉我说,年轻时的她们也和我一样想法,就是不生育,但一旦结了婚,她们很自然地不再抗拒,生育仿佛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而有者更告诉我说她的生命随着生儿育女变成完整了,对于这样的朋友,我由衷地替她们感到幸福,毕竟孩子是生命的延续,是值得庆幸的!

然,我的身边也有另外一群生了孩子后,人生大幅度地改变以致精神崩溃的朋友,孩子对她们而言成了债务,成了负担,这确实是很残忍无情的事情,尤其是对无辜的孩子们,把他们带来这个世界后却嫌弃他们,这是不成熟父母的作为。

夹在这两类父母当中,我只有一个想法,孩子固然是上帝派遣来的小天使,不过这小天使也有其顽劣之处,你若经得起挑战,懂得自我调适,那么恭喜你,你过关了,不过这还不一定确保孩子的将来是一片光明,因为你需要担心忧虑的事情确实太多了;倘若你调适不来,孩子还未长大,你已经崩溃,那该怎么办?这一份工作我若不喜欢,可以换,但父母亲这个角色岗位不是说换就可以换呀!

所以,我的结论是生儿育女是我这一辈子承受不起的责任,我经不起这个挑战,我冒不了这个险,我害怕自己会成了招人话柄的坏妈妈!有些人认为我很自私,我的想法是,看你以什么观点出发,一个人因为有自知之明而选择不去承担他经不起的责任,这未尝不是负责任的一种,负责任,不一定得以牺牲作交换。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周日晚,再度踏上植物公园的青青草地看演唱会去,由于隔日是周一,人人都得上班,主办当局很贴心地将时间挪移至傍晚六时正,早点开始早点结束之意,我们抵达的时候已经六时许,演唱会刚开始不久,还来得及观看来自大马沙劳月州的乐队的表演,乐队名字叫Didit Dinai,团员个个看起来像极了东马的土著,沿用的乐器也是“中亚合璧”,我尤其喜欢当地土著的乐器,其旋律会让人觉得回到了大自然,很与世无争的感觉。

IMF 026  

接下来的是来自爱尔兰的Beoga乐队,五人组,很喜欢爱尔兰风琴所发出的弦乐,轻松地让我想要站起来跳踢踏舞! 

IMF 028  

The Grace Nono - Bob Aves Group来自菲律宾,所唱的都是祷告之歌,我不怎么懂得欣赏,然值得一提的是女主唱虽然已经年少不再,但舞姿曼妙,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么地婀娜多姿,是一个天生的表演家。

IMF 031  

来自苏联的Loyko Band,西洋古典音乐家的外形可不是装出来的,左右两旁的小提琴手以快捷的手势和熟手的技巧,让悦耳的旋律牢牢地锁住了观众的视线和注意力,我感到很佩服!

IMF 032  

来自印尼 Bali岛的Gus Teja Band 的曲风则较为接近百姓休闲乐,笛子是最主要的乐器,旋律很幽美,轻松且惬意,属轻音乐类,较容易为人消化和接受,是Danny的最爱。 一个舞姿曼妙的少女尔后出来伴舞,观赏其舞姿,我不得不竖起拇指大声说好,其身子的柔软度可以媲美瑜伽大师,随着柔和的音乐,轻轻地摇曳,这真的是一流的舞者。

IMF 034  

当晚压轴的乐队Maite Hontele,主唱女歌手来自荷兰,其余的乐手则是哥伦比亚籍,他们将拉丁美洲的音乐发挥得淋漓尽致,女主唱一头俐落的短发,苗条的身形和长腿,跳起查查舞来,观众大有眼福。 不过,看得出她是乐队的大姐大,也许是能言善辩所致吧!

IMF 037  

看了Maite Hontele的表演,让我顿悟主场女歌手何以这么苗条?哈哈!她负责吹喇叭呀,吹呀吹,吹出了扁平的肚子,也练就了好中气,恐龙因此叫我尝试吹一吹喇叭,看能不能减掉肚子的脂肪,哈哈哈,哮喘病患者吹喇叭?肚子还未扁平,我也许已经被抬入医院吸氧气了!

当晚的盛会在十一时结束,全部参与而尚未回国的乐队都出来亮相谢幕,槟城世界音乐节在观众兴奋的欢呼和掌声中光荣落幕,明年我会否再来?会!如果我身在大马的话!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年一度的槟城世界音乐节刚刚完美落幕,在那里待了两个晚上的我在各国音乐的熏陶之下,精神显得特别清爽愉快,音乐,对人身起的作用不小呀!

为时三日的演唱会假槟城植物公园举行,参与的乐队来自世界各国,由于我没有出席周五,也就是首晚的开幕礼和演唱会,未能看到来自新西兰,比利时,越南和澳洲的乐队的表演,算是今年音乐节的一小遗憾。

入场的观众全都坐在草地上观赏乐队的表演,当中不乏来自外国或外地的粉丝和游客,实行和槟城人民共襄盛举。

音乐节的主持人,说真的,他们的声音我好像在那里听过,也许是DJ吧!两人很幽默且能言善辩,很懂得带动观众的情绪,good job!

IMF 002   

来自瓦努阿图共和国(Republic of Vanuatu)的乐队Kalja Riddim Klan,曲风属西洋摇滚式,乐手也采用瓦努阿图民族乐器,乍看宛如树木的果实之类的东西,发出的声音很特别且悦耳。下图为吉他兼主唱歌手。 

IMF 003  

鼓手,也是名唱将。

IMF 004T  

铃鼓手, 我很喜欢这张照片的灯光,值得一赞的是舞台灯光设备一流,不愧是大型的国际舞台,棒!

IMF 005  

接下来的是来自南韩的Tori Ensemble乐队,曲风接近韩国古乐,不过打头阵的歌曲听起来宛如往生者家属的哀哭声,有点毛骨悚然,不是我懂得欣赏的那一种音乐。 

IMF 007  

周六晚上八时半,适逢2012年的Earth Hour,所以主办当局也关上所有灯光,只保留舞台上小部分的灯光好让演唱节目得以继续。当晚,主办当局还很贴心地送了入门观众每人一支白蜡烛,一个小时的Earth Hour里,红红的烛光照亮了大地,也温暖了大家的心。 

IMF 009  

接下来的是来自大马吉兰丹州的Wak Long Gangs,这也许是大马人司空见惯的文娱节目,所以观众的反应只属一般,就连主唱歌手也不断地试探观众的反应是否郁闷?哈哈! 

IMF 011  

当晚的第一个高潮,来自蒙古的Altan Urag,内蒙加摇滚乐,自成一格,很是特别,感觉宛如在高原上一边骑着马,一边听摇滚乐,哈哈哈! 

IMF 014  

当晚的压轴,来自非洲的Guinee Percussions,音乐纯朴热情,鼓是主要乐器,由于乐手身上衣着缤纷七彩,个个脸上都笑容可掬,观众很受落。 

IMF 020  

Guinee Percussions乐队的热情奔放的舞蹈,感觉像在非洲Safari草原上,享受巨大阳光的热情,万兽奔放的豪迈场面。 

IMF 021  

周六晚的演唱会在Guinee Percussions的主唱歌手“循循善诱”地教导观众合唱之下,划下了完美的句号。由于不谙舞蹈,我们没有参与演唱会过后由另外两位DJ主持的疯狂舞会,然,离开的时候也已经是子夜十二时许了,嘿嘿!老骨头也能闹到这么夜! 

IMF 025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