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阅读中国历史,每一个君主朝代之灭亡大都源自被小人谗言蒙蔽,谗害忠良所致,于此,无不感到惋惜和感慨万分,惋惜的是大好江山就这么付诸流水,殃及的是普通黎民老百姓;感慨的是,人类的劣根性没有因时代的变迁而有所转变,眼观当今国与国,党与党,部门与部门,员工与员工之间的政治纷争,在每一个不同的领域里,人类何曾因为历史的教训而有所改进?

乔治布斯的“You're either with us, or against us"颇有霸王气势,但不得人心而且自打嘴巴,因为他抹煞了人类选择中立的自由,何谓民主?”以民为主“还是”你是民我是主“?再眼观当今的国家元首,政党领袖,公司主管,虽然个个都标榜民主作风,但一闹起事情的时候,一副”我是老子,你也敢冒犯?”的样子,说一套,做一套,是任何领域里的政治家的通病。

也因此,谗臣一般当道,古有秦桧之阴谋陷害,赵高之指鹿为马,李林浦之忌才阴毒,这些人为什么可以为所欲为?霸主都爱阿谀奉承,有了一些功绩,自负自大之余,忠言全都逆耳,进谏不被接纳,反而被诛被逐,比干为了纣王开膛掏心,范增被项羽所逐,岳飞被高宗赐死,林则徐被贬伊犁,历代忠臣的下场大都凄凉悲惨,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说得严气正性,可悲的是历史不断地重演,忠良之丹心一代接着一代地成了炮灰。

一个有作为的领袖,本该心明眼亮,看透身边的人是在指引你,误导你,还是蒙蔽你!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涂鸦的兴致大好,画了个好心情少女,恐龙插口问我怎么只画半边脸,原因很简单,因为绘画不怎么行的我只懂得画些简单线条的人物呀!

Photo Mar 29, 20 57 15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到市区逛逛,想起至今不曾吃过的群宾茶室的鸡饭,每次到群宾,不是适逢午餐时刻,茶室里人客多得没有空位置,就是鸡饭卖完了,趁着时间尚早,午餐客人还未涌至,我赶紧把握时间趁早抵达,果然,十一时许的群宾茶室还有位置坐,我叫了一碟鸡饭,不消五分钟,鸡饭就呈上了,啊!还真快呀!

KhengPin Chicken Rice  

我不懂得处理带骨的鸡肉,所以叫了鸡胸肉,业者还弄了个大碟的,所以要价四元七毛,槟城的小贩有个倾向,如果你忘了叮嘱食物的份量,他们都会“自动”地帮你准备大份的,不过,今天的这一碟大份的鸡饭对我而言一点都不大,不知道小碟的是不是扒了两口就吃完了?哈哈!

Anyway,鸡肉很滑,很软,是我长这么老大,吃过最滑且软的鸡肉!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reast milk  

母乳口味冰淇淋?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口味的冰淇淋呢?这是读到这一段时,即时浮现在我脑海里的问题,母乳,一个我从不知道其味道的鲜奶也,说不好奇是假的。

听妈妈说,生我的时候,她没什么奶水,养胖我,养大我的是S26,Dumex 和Dutch Baby配方奶粉 (后于1984年改名为Dutch Lady),所以我对母乳的味道不曾有过记忆,这也直接导致我日后见着妇女喂人奶的时候,好奇得很。

话说,第一次见着妇女喂人奶是在我四五岁的时候,姨妈生了个宝宝,妈妈带我前去探望正在坐月子的她,当时姨妈坐在睡房里,襁褓中的宝宝正在吸吮母奶,不得了,没见过这种画面的我顿时长大了嘴巴,跑到姨妈的跟前,像个小观众般注视整个喂人奶的过程,还好我是个女孩子,姨妈倒不见外,让我看个够,这也引发了我脑海中一连串对女人乳房的奇想和问题,造成生性对生理问题较为保守的妈妈不少的困扰和尴尬,小小的我当时问了妈妈好多个问题,如下:

  1. 原来女人的乳房是用来装乳汁的,不过那些乳汁怎么装进去呀?
  2. 装进去后怎么加温呀?
  3. 怎么关闭出口以防泄漏呀?一直这样滴的话,岂不是很浪费?
  4. 如果宝宝不喝,乳房岂不是越来越大?那我可以喝吧?
  5. 可以用乳汁冲杯热可可吗?
  6. 我长大了什么时候也会有乳汁呢?
 
后来上学,上了生理课,才知道一个女人的乳房是什么时候才有乳汁,当下感到无比庆幸,因为万一乳汁就好像女人月事在毫无预兆之下说来就来,岂不是湿透了整件上衣,隔桌的男同学岂不是看傻了眼睛?
 
长大后,对乳房的好奇不再,倒是对母乳的味道仍然耿耿于怀,毕竟我没喝过,和恐龙说起,他也是满脑子空白因为出生不到一周,就被送到乡下的姨婆家,连母亲长什么样都不太清楚,更休提母乳这么亲密的一回事了。所以,他对母乳的好奇不亚于我,曾经在一个友人聚会里,听到脑筋长歪了的他问了老友刚刚分娩的太太一句“母乳很好喝吧?你自己有喝吗?”,对方听了羞红满面,不敢作答,不识相的恐龙还不断追问,害得老友出来打圆场,而恐龙却在此时抛出另外一个问题,问他老友“有没有喝你老婆的乳汁呀?味道如何?”,当下我真想把他给吞了。
 
没错,我承认我也是个好奇宝宝,但不至于在这么多人面前问这样的一个问题吧!不过,恐龙的少一根筋在后来另外一个饭局里得到了“完美”的解释,他的大学同学弄璋,摆满月酒的时候,他们进行了以下的对话:
 
恐龙:您太太在喂母乳吧?
同学:对呀!这样对孩子好呀!
恐龙:那么,你有没有喝太太的乳汁呀?味道如何?
同学:有呀!不过不好喝的,水水,甜甜的,很腻且骚味重,你想喝呀?
恐龙:没机会喝所以好奇呀!
同学:那么你大可从你冰箱里拿出一包,加温后喝一喝,试试看呀!我说真的......(这个同学的太太当时的乳汁供多于求,挤爆自家的冰箱后,将多余的存货暂放我家的冰箱里)
 
所以,一个人少一根筋,问了愚蠢且不识大体的问题后还得到对方不当一回事且正面的回答,这个人当然会自然而然地继续“少一根筋”下去,我很无奈,只能将他们给推论为“都是少一根筋人类”。
 
至于我?我的好奇心一向旺盛,但藏在心中就好,他日到伦敦游玩的时候,可以浅尝当地的母乳冰淇淋,圆一圆儿时不曾有过的味蕾遗憾,不过洋太太和亚洲太太的乳汁会不会不一样口味呢?哦!又来了,我的好奇心,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ense of Banquet  

收藏了三年关于“吃东西”的报纸没啥时间看,趁着周末的空档将它们给重新整理,然后慢慢细读,上图的这一篇文章,我很认同,在食物生产工业化之下,人们可以全年通吃到往日得依照季节或当季生产的食材,也因此,吃东西不再是那么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

我之所以会把往日,吃东西叙述为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是因为往日很多食材都有季节性,不是想吃就有得吃,比如说芒果,儿时,外婆的后院有一棵芒果树,每年忘了是什么月份都会开花然后结果,舅父会在这个过程,爬上树身或登梯,为尚未熟透的果子裹上朔胶袋或纸袋,以防止鸟类咬咀,所以孩提时期每每看到树上一团团的纸袋或朔胶袋,我就会满心欢喜和期待。

果子一熟,外婆定会用一根绑有弯月形小刀的长木条将果子给采下来,我则站在一旁负责捡芒果,稍后,外婆会将熟透的果子去皮切块,然后吃掉,至于还不够熟透的则会藏入米缸里,据说米粒能够帮助芒果成熟,而我在浅尝后还觉得不足够的话,就会每日打开米缸,嗅一嗅,摸一摸,希望它们快些熟透,日复一日,等呀等,因为渴望,在最终得以品尝的时候,那一份心情是很兴奋,很愉快的,好像节庆一样。

然,眼观当今的美食生产和供应键,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如果要吃芒果,我可以从一月一日吃到十二月三十一日,全年无休,不需要再等待或经历裹果子,采果子和藏果子的日子,至于吃的当儿,由于随时可吃到,没了当初的期待或渴望,自然而然地不再觉得稀罕或珍贵,没了作者所谓的“盛宴感”。

啊!我对食物的狂热和渴望去哪了?我的节庆好像全都没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4 Sat 2012 22:57

Love  

下午和恐龙去看了场钮承泽执导的小品电影“爱”,由钮承泽,舒淇,阮经天,赵薇,彭于晏,赵又廷,陈意涵和郭采洁分别饰演八个角色,叙述生活在北京和台北三对男女之间的情爱纠葛,喜怒哀乐,我喜欢以人类情感为主轴的电影,钮导演的感情戏拍得不错,人物的穿插也交待得清楚,观众可以隐约地抓到每一段感情的细腻处,唯独是不够深入,让我有浅尝但却不到喉的感觉,不过,总的来说,我是喜欢这一部电影的!

同时,也在iTunes买了由田馥甄主唱的"Love!",虽然是短短的三分钟,但现在重听,让我想起了许多电影里的情节,剧中,舒淇很漂亮,阮经天很憨厚,赵又廷很有型,赵薇很辛辣,郭采洁很酷,陈意涵很单纯,很迷惘的彭于晏以及无奈的迟暮男人钮承泽。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里的干贝,虾米用完了,趁着妈妈上市集,我也跟了去,已经有好一段日子没来老家附近的市集,重修后的市集看起来宽敞了不少。妈妈见着恐龙爱吃的沙钻鱼,买了六尾,沙钻鱼的肉质幼滑,卖鱼的大叔告诉妈妈说他也很喜欢吃,常常油炸后当小食来吃,一个下午,和儿子俩可以一边看电视节目,一边解决掉十多尾的沙钻鱼。

 Sand borer  

因为弟弟的挑食,妈妈每每上市集买菜都感到很头痛,买这,弟弟不吃,买那,他极有可能不懂得吃,也不爱尝试吃,最爱吃的就不光是那几道菜,让妈妈感到很无瘾。

Vegetables  

回到家后,妈妈将沙钻鱼给油煎,然后装在便当盒里,托我带回家给恐龙吃,这个家伙今晚有口福了呗!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0 Tue 2012 16:03
  • 涂鸦

昨晚,涂鸦的兴致大发,结果画了一个小男孩,头发乱七八糟,身穿T恤牛仔裤,恐龙问我是不是画他,哈哈!当然不是啦!这是在我心中,潜意识里的自己,也许是我的性格较为男子头,以致我不爱穿裙子,不爱打扮,连画出来的娃娃也是个男的,嘻嘻!

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K Boy,嘴巴微微向上翘,因为他和我一样,对许多成人世界里的事物总是感到疑惑和不解,为什么大人总爱说一套,做一套呢?

K Boy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ard-learning  

正在努力,加油,奋斗中。希望我的英语会话和书写能力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我要超越自己!!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吃饱没事做,最爱往书店钻,无意中在大众书局给我看到了血型小将第三集,想都不想就买下,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结果当然是爆笑连连。

Bloody Group 3  

年轻时的我并不相信血型性格论,然,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对自身性格的不断揣摩,分析和研究,不由得我不相信自己血液中的A和B这两种显性基因混合交集出来的成品,也就是我自己,是这么一个复杂,神秘,矛盾和让人感到困惑的精神个体。

一般上,我的想法模式可以很多面,很多种,A模式,B模式甚至于AB综合模式,而很有趣的是在有些思考过程中,自己的A基因和B基因会闹不和,起内讧,他们打起架来的结果当然是我的脑袋爆炸,kaboom!!

我不以自己拥有混合基因为荣或耻,既然生成这样,就只能接受,A加B等于AB,如果也等于Alien Baby的话,be it! 

AB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聚精会神地阅读奈良美智集绘画和杂记于一体的"The Little Star Dweller",之所以会被他的书吸引无非是封面上的大头大眼娃娃,书中娃娃双眼个个都炯炯有神,有者狡黠,有者愤怒,有者鄙夷,坏孩子因素凝聚,看着看着,我感觉这些画中娃娃和高站在柜子上的Blythe Doll极其相似,双眼都异常地大且狡狯,我说不上喜欢这一类娃娃的原因,就是打从心底喜欢就是,但这可引来恐龙的不解,好端端一个人,怎么会喜欢上妖里妖气的娃娃,就不能喜欢白雪公主,人鱼公主或灰姑娘之类的美娃娃吗?

哈哈哈!这个和性格有关,谁叫我骨子里狡黠,物以类聚呀!嘿嘿!

我会收购奈良美智其他的画集,这算是一见钟情吧!哈哈哈!

An afternoon with Yoshitomo Nara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首都办事,闲时,当然不会放过到Kinokuniya书店“猎书”,碰巧《血型小将ABO2》刚刚上架,岂会“坐视不买“。

Photo Mar 03, 2 22 50 PM  

自己的神秘感不是特意营造,而是长在骨子里或血液作怪。不爱和他人过于亲近因为我总觉得君子之交淡如水。

Photo Mar 03, 2 15 35 PM  

我不太关心周遭和自己没啥关系的事情,不是冷漠,就是没有理会的欲望,很难解释的心理。同时,我的想法一般上都是很另类,直到现在,妈妈都觉得我很怪胎!

Photo Mar 03, 2 17 41 PM  

自小,除了被骂时,眼浅爱哭,自己都不太会耍赖和撒娇,妈妈不准我买玩具就扫扫屁股走人,决不会像只蚊子一样在她耳边嗡嗡作响直到她答应买为止。上幼儿园的时候,不喜欢陌生的环境和同学,也没哭,只是趁着老师不注意的时候,自己溜回家,哈哈哈!后来大门给老师锁上,再也溜不了,只有呆坐在位子上,眼巴巴看着一旁哭闹的同学,说真的,当下觉得他们好吵!

Photo Mar 03, 2 18 44 PM  

最讨厌穿制服,一点都不自成一格,小学到中学这一段学习时期是最没有自我风格的年代,白白浪费了人家的青春年华,哈哈哈!

Photo Mar 03, 2 19 57 PM  

我最讨厌被教训因为自问自己很自律,很少做坏事。尽管被训话的时候,我可以表现得唯唯诺诺,但只有上帝知道当时的我,压根儿都没把对方的话给听进去因为耳边总会刮起很大的风呀(耳边风)。

Photo Mar 03, 2 19 20 PM  

我不喜欢竞赛,所以不喜欢参加团队活动,如果被逼着参加,也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

Photo Mar 03, 2 20 22 PM  

也许体内流着A和B的综合血液,所以自己和这两种血型的人或多或少有共同之处,唯独是O型人,怎么凑合都是水和油,就像老公和我一样,那么地不一样!

Photo Mar 03, 2 21 04 PM  

我天生是个压抑狂,不是那么轻易透露自己的心声,也许这就是在别人眼中,我那么神秘的原因吧!哈哈哈!Lady Gaga唱的"Poker Face"原来是在唱我!

Photo Mar 03, 2 22 22 PM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买了法国名模Ines la de Fressange著作的"La Parisienne”,一本与女性朋友分享伴美心得的时尚圣经,文笔清新,幽默且有趣,很不错的休闲读物。

我不注重打扮,但对穿在身上的基本衣装有自己的崇尚和触觉,喜欢简单,节约和不易过时的衣物,所以橱子里最多的衣物是白上衣,牛仔裤和简单,松身剪裁的洋装或裙子。读了此书后,也打算置一件风衣,为自己即将在四季国度生活一段为时不短的日子作准备,不过,骆驼色好呢?还是米色,或深蓝色?

古语有云“女为悦己者容”,但我相信时下很多女人和我一样未必会吃这一套,所以我将之给稍作修改,“女为悦己则容”,听起来顺耳,看起来顺眼和想起来顺意得多,为了取悦自己才注意妆容,男人的眼光并不需刻意理会或在意。

Ines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