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爱上了吃豆腐花,Queensbay Mall里的QBean,Taman Pekaka附近的U-Soya,我都爱吃。今天的午餐在Taman Pekaka附近解决,所以下图为U-Soya的黑糖豆腐花。好吃!

U-Soya Taufu Fa.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远行在即的恐龙担心当地找不到理发师,所以在太平找了相熟的理发师帮他剪发,由于我正洗发,没怎么留意一旁的他的崭新发型,直到我的头发洗好也吹好后,惊见他“箭猪型”的新发型,憋着笑意,上了车后,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我知道,很爱美的他当时有点小生气,不过他怕我讥笑他小气,所以忍住不发作。

我不是个很新潮的人,说真的,这一类“箭猪型”的发型简直可以媲美漫画《七龙珠》里的孙悟空“冲天式”发型,我不太吃得消,现在想起也觉得滑稽死了,头发“厂厂”(福建发音,意为蓬松)哈哈哈哈!

Danny the duckie.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推拿师将我背脊的“歪筋”给纠正后的这几天,右手仍然会呈微酸痛和麻痹的迹象,还不太能提或背重的东西,所以Nikon DSLR相机只好暂时退休休息咯!同时,弟弟飞往欧洲公干,借了小莱卡相机,身边因此只剩下Ricoh GR2,也好,已经有一段日子没碰它的我,可以借这一段“空机期”好好地与它叙旧因为友人和我正在讨论着Ricoh GR4,哈哈哈!

下图为太平姨婆家门外不知名的花朵,我觉得拍出来的效果不错,但近看这朵花,怎么这么像朔胶花呀?哈哈哈!

See the world via Ricoh.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用了一整个下午,我就是无法进入作者的书境,也许她姣好的面貌和身材更加引人入胜吧!

Backpack to the future.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ld Coffee Cup.jpg  

从怡保老杂货店搜寻到的老旧茶杯和碟子,买下它是为了悼念已经往生多年的奶奶,从事女校饮食档口的她当年用来盛热咖啡,热可可或热茶的就是这种茶杯,我还记得,每每探望住在学校食堂的她,我就是爱将叠在档口上的茶杯,碟子,茶匙当作"妈masak"(俚语,童年时的煮饭玩意儿)来玩,常常因此被奶奶骂。

学校里的女学生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和她朝夕相对直到高中三毕业,这么多年后,当得知我就是“咖啡嫂”唯一的孙女时,同事们眼里所展现的热情与兴奋就是和奶奶建立深厚情谊的最好见证,奶奶不是什么名人,但她待人真诚,善良,就是这一些触动了和她相处过的学生们的心,我为奶奶感到骄傲。

同时,我也为奶奶孤独的一生感到遗憾,如果我早一点长大,早一些成熟,我能够为奶奶所做的就不止当年的微不足道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22 Thu 2011 18:20
  • 窘事

被折磨了这么多天的我,今晚决定去看一看中医了,原先不去看中医是因为西医交代过,服西药时期千万别作按摩或推拿之类的,所以我很乖地听医生话,不敢造次。

然,这么多天了, 西药的药效时好时坏,我都快被弄得神经衰弱了,所以对付这缠人的神经痛,速战速决是接下来的决策。

说起中医,我曾经闹过一场自己现在说起来也很好笑的事情,看惯西医的我,在医生和护士面前肉帛相见有些时候是避免不了的事情,但在看中医的时候,遇到需要的脱衣的时候,男中医师为了避免尴尬,通常会叫女助手代为操劳,结果有一次,因为师傅得帮我推拿腰身以下的部位,男医师交代了身旁的女助手后就离开房间清场,当时我见房内只剩下女助手,便开始背对房门脱裤子,结果该中年女助手竟然大声地嚷叫了起来,“唉呀!你怎么这个样子,房门都还未完全上呀!你就脱裤子,难道不怕外头的人见着了吗?”。

当下,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脱了一半的裤子“卡”在那里,继续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很是尴尬。

后来将实情告知妈妈,她笑得前俯后仰,我可窘得不知该把脸往那里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当我为自己的康复感到高兴,然后计谋怎么报答恐龙的喂食之恩的时候,真的,人是不可以做坏事的,就算是动坏脑筋也不可以哦!今天早上一睡醒,觉得自己好像乘坐时光机回到了过去,只不过这时光机半路故障,只回到了周二当“僵硬的颈项”和“麻痹的右手”正在和我纠缠不清的时候,所以我又成了蔬菜类。

我天生是个坐不动的人,这几天的背脊疼痛和右手麻痹已经让我心情不怎么好,今早的心情更加糟透了,再这样下去,我不再会是新鲜的蔬菜,而是梅菜!可以拿去弄梅菜扣肉的那一种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从台湾回来后的这两个礼拜多来,忙碌得接近崩溃的地步,还因为搬动太多重型器材如摄影机,三脚架和电脑等而扭伤了自己的背脊和颈项,导致右手出现麻痹的迹象,而且不能提或背重物,医生以很幽默的口吻说我的身子想必是倍受“压抑”而“暂时瘫痪”,给了三天的病假,坐在家充当阿花的好朋友阿菜(Vegetable)。

因公受伤,这看起来不太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怪谁呢?怪自己咯!自以为了不起,逞强,伤了背脊筋脉,谁受苦?自己咯!

暂时瘫痪的这三天里,我体会到上半身僵硬,右手瘫痪的难处,连最简单的进食也可以搞得一塌糊涂,一旁的恐龙还试图喂我并把我弄得满嘴都是汤汁,他捉狭的眼神里满是“哦!你也有今天”的样子,当下,我真的觉得人不可以做坏事,落难如我这个时候就知道了!哈哈哈!

当然,我不会让自己就这样地垮了,这三天,我成了最听话的病人,医生要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要我避免吃什么,我一概不碰,准时吃药,平躺,结果?嘿嘿!右手有了意识,背脊也舒松了,恐龙不用喂我吃东西了。

待我颈项一好,我会好好地“报答”恐龙的喂食之恩的!嘿嘿!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观看本土电视节目《魅力型男》,让我很自然地想起了Tyra Bank主持的“American's Next Top Model”和Heidi Klum的“Project Runway",因为《魅力型男》从节目性质,编排,策划甚至于主持人的措辞都照猫画虎,抄袭前两者得很明显,也显示了节目制作人的不用心和不用功。

任何一个电视节目,制作人若用心,观众看得出,也感受得到,然一味以哗众取宠的刻薄术语和亮丽的包装来吸引观众,看了一两集,观众自然知道节目点子从何而来,收视率自然下滑因为当今的观众口味偏向“原汁原味”。

有人说,任何一个创意的崛起都源自抄袭,这一点我只赞同一半,看一看日本人,他们就是有本事化腐朽为神奇,将他人的点子改良,重新包装,成了自成一格的新产品或节目,在这个资讯扩展迅速的年代,谁不抄袭?看一看各大品牌的服装设计师,谁一推出荷叶边上衣受欢迎,隔日就有一个接着一个品牌推出另类的荷叶边上衣;那个鞋子制造商一推出牛津鞋,其他品牌也紧追不舍,但重点是有人胆敢采用和Burberry同样色系的格子花纹吗?

Heidi Klum和Tyra Bank每周在节目里的同样措辞已经让我倒背如流,再来一个《魅力型男》,难怪我会觉得当今的电视节目越看越乏味!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后院的香草梦圆不了,买来的迷迭香,奥勒冈和百里香棵棵都蒙主恩召,回到天国去了,唯独剩下指天椒,我原先以为她会斯人独憔悴,殊不知她竟然挨过逆境(对!我家是逆境),活过来了!

从台湾回来,惊见刚发芽的指天椒宝宝,两个礼拜后的今天,宝宝长大了好多!真高兴!

Chili padi.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8 Sun 2011 16:55
  • 三毛

Sanmao.jpg  

三毛的书,我大学时期开始看,也许较他人来得迟,但同样地为对方的创作能力感到无比惊讶和佩服,尤其喜欢《撒哈拉的故事》,故事有张力且娱乐性十足,揭开了撒哈拉沙漠的面纱,让读者得以了解沙漠上的人的生活和处境,至于故事的真实性,这个对我不重要,我只是个读者,不是书评人。

随着她逝世二十周年,作家出版社推出了《三毛》一书,找来陈田心(三毛大姐),陈宪仁(三毛好友)以及南方朔写序,刊登三毛生前百余幅珍藏图片,再加上三毛生前亲朋好友的口述,让读者进一步地了解三毛往生前的生活,想法和情感的发展,是一本向三毛致敬的怀念之作。

看了《三毛》一书之后,我只有个读后感,不平凡的女人仿佛都难逃宿命地过着孤独的余生,文坛里的三毛,歌坛里的梅艳芳,政坛里的宋庆龄,个个都同一样的宿命,孤独地走完人生路。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ogo's Hope来了槟城已经一个月有多,但恐龙和我总抽不出时间前往参观,好不容易,这周末,下定决心撇开所有工作,我们去了一趟Logo's Hope。

“The Logos Story一书”中解释,Logos这字来自希腊,意为言辞或诺言,在圣经里则意指主耶稣,撇清了我过去因孤陋寡闻而不停在脑海中产生的疑问,为啥这船会被命名为徽志?原来,这艘邮船它带着主的希望,游走全世界,为人类传福音,很神圣且意义深远的工作呀!

Logo's Hope 2.jpg  

当天排队的人潮不算多,鱼贯入场后,入口处有个视频为众人作Logos Hope内部的简短介绍,也同时解释船上书籍的标价和换算法。

Logo's Hope.jpg  

由于地方不大,书馆显得人潮拥挤,许多脑袋少条筋的父母还在那儿推着婴儿车,堵塞所有走道,我喊了三声“借过”才让某位妈妈醒觉自己的孩子和婴儿车堵住了后方所有人。而有些父母则因为专注于阅读而任由孩子在书馆内四处走动,翻动和弄乱书馆里的书籍和陈列品,说真的,如果他们是我的孩子,我会狠狠地教训一顿。

挑了两本大书,四本小书,我和恐龙付费后想要在餐厅喝上一杯主的咖啡,踏进餐厅,所有餐桌都被占满了,但大部分人只坐不吃,有者坐在那里盯着行人看,有者坐在那里东家长,西家短,有者把报纸带上船看,有者在那里打瞌睡,我心里确实很光火,槟城人的劣根性面貌在这小小的船坞上一览无遗。

Logo's book 1.jpg  

没有位置坐的我们只好往前走到表演大厅去,除了个小舞台,工作人员弄了几个呈现不同国家的风土人情以及文化的陈列台,摆设了各国的代表性乐器,用具和衣着等等,我觉得这样的陈列台对孩子很有益,但眼观本地孩子的反应,我无奈地闭上双眼,算了,不看了,越看越气,凌乱不堪的陈列台就是我们答谢主的回礼。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路过Campbell Street, 惊见Il Bacaro餐厅已经投入营业,恐龙和我正好肚子饿,停泊了车子,入内光顾。

餐厅装潢走古老殖民风,地方宽敞,灯光温和,初时我们还以为这是一家走浪漫情调的西餐厅,直到餐牌呈上了,我们才知道这是一家意大利餐厅,而有趣的是餐前面包是摆放在中国蒸包子用的竹笼里呈上的,这就是中意合璧吧!

我点了爽口的蛤蜊通心粉,意大利菜汤和一杯白酒而恐龙则选择他惯常爱吃的意大利食品,比萨。

Danny @ Il Bacaro Venetian Restaurant.jpg  

食物呈上了,尝了一口,味道可以接受,但可以再进步!至于白酒,fantastic,我很喜欢!

Il Bacaro Venetian Food.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台湾的最后一个早上,老天收下了“绵绵细雨”,放晴了。我们悠闲地在旅店顶楼吃早餐,说真的,整个台湾之旅,我吃了好多好多的粥,而很难得的是台湾妈妈煮的粥都很好吃,我尤其喜欢竹笋而恐龙则喜欢香脆的肉松配粥吃。  

留在台湾的最后一天,我们那里都不去,只在旅店附近任意地游走,好好地看看台北一眼。

走呀走,走到了忠孝西路的新光三越,不到十分钟,我就累了,蕾丝衣物太有女人味了,不适合我这个硬绷绷的男子头,恐龙只好带我上新光三越十四楼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吃东西,哈哈哈!

先来一碟中式腊肠拼盘,咬了一口,套句台湾美眉常说的“超好吃”哦!这家店的厨师赞!

Taiwan 141.jpg  

再上一碟咸蛋黄炒虾仁,吃了一口,哇晒!味道真棒!对咸蛋黄情有独钟的我吃了好多,也甭理什么胆固醇指数了,吃了才算!

Taiwan 142.jpg  

真想不到,在总结我的台湾之旅之前,能够尝到这么美好的食物,台湾=宝岛,我还会再来,还会再来!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过了商店区,就是九份当地居民的住宅区,我们随着小径走,见着了许多有趣的屋子。

民房改建的创意工作室,贩卖主人的手绘设计。

Taiwan 123.jpg  

老墙旁的自行车若是三四十年代的型号会让整体画面更加有意思。

Taiwan 124.jpg  

走呀走,竟然给我看到了下图,和书籍有关的事情,我当然不会放过。

Taiwan 125.jpg  

手写的店牌让书店多了份可爱憨厚的气息。

Taiwan 127.jpg  

我在这里买了柏杨的名著《丑陋的中国人》,老板娘给了我特价,才新台币七十元正,我把它当作代表九份的纪念物。
Ugly Chinese.jpg  

回程中,见着了这个绿色的小屋,再加上粉红色的鲜花做点缀,像不像粉红芭乐?哈哈哈!

Taiwan 128.jpg  

民房依山而建,重重叠叠地,这里的农历新年一定会很热闹因为家家户户都住得这么亲近呀!

Taiwan 129.jpg  

重峦叠嶂,在台湾,我见着了无数的山峦,丰富的大自然资源,宝岛这个名字取得好!

Taiwan 130.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在酒店用了早餐后,就乘搭捷运到复兴站,再转搭巴士到九份去。由于复兴路的巴士站是第一站,待客满后,巴士就启程,途径许多台北社区,也看到了许许多多的槟榔贩卖店,运气不好,没有见着槟榔美眉之余,反而见到一个中年男人,当下的我脑海里问号直冒,槟榔西施们难不成都跳槽了,所以改为老男人上阵?哈哈哈!

巴士途径瑞芳后终于抵达九份,又是一个山势险峻的地方,巴士司机们的功夫高深莫测,明明是看起来不可能通过的狭窄和斜度高的小路,他就是有本事直踩油门,轰了一声,上去了,若我是司机,部分的九份面目肯定已经全非。

九份老街,臭豆腐以它一贯的味道迎接我们,恐龙则一如往常地锻炼其独门“闭气步行功”,两腮因为闭气而鼓鼓地,很像青蛙,哈哈哈!

Taiwan 110.jpg  

因为慕名而光顾的鱼丸伯仔,殊不知其女侍应们却私人赠送我脸色两大碗,让我什么兴致都没了。话说,恐龙不爱吃鱼丸,所以我只叫了一碗肚子品尝,食物端上来的时候,由于身上只剩大钞,我只好硬着头皮将一千新台币伸了给该女侍应,她告诉我说没有零钱找,我将整个荷包掏出来给她看,哪里确实全都是一千元大钞,她坚持没有零钱找而拒收我的大钞,我只好向一旁也是没小钞的恐龙求助,结果?我们在那里掏出全身的零钱,一个银板接着一个银板算,而站在一旁的她脸色黑得快要姓包变包大人了,结果,恐龙醒起了口袋里还有乘搭巴士所找回的零钱,勉强充足了数目,将一堆银板推给她的时候,她两眼望也不望我们,我为了打圆场,道了个歉,其身后的另外一个女侍应竟然飞来一个厌恶的眼神,让我吃了另外一记闷棍。

我当下可光火了,为了避免场面尴尬而委身道歉,你们这两头女妖怪竟然敢得寸进尺,再度欺负了我起来,做食肆生意,零钱是必需品之一,你们不知理亏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摆出臭脸色,成什么道理?我忍着气,吃完那一碗味道确实很好的鱼丸汤就谁都不看上一眼就走人,我不会再踏足她们的店里一步,基本的待客之道都不懂得的话,即使食物味道再好,顾客也都会流失,愚蠢之至!

Taiwan 111.jpg  

烤螺,我不敢吃,只拍摄。

Taiwan 112.jpg  

烤菇,恐龙买了一小杯,一边逛一边吃。

Taiwan 113.jpg  

各种各样的香肠,尤以山猪肉香肠最为受欢迎。

Taiwan 114.jpg  

咖喱鱼丸。

Taiwan 115.jpg  

油葱糕,很好吃,有点像白萝卜糕,真后悔当天没吃上三四盘,现在想起来也口水直流。

Taiwan 118.jpg  

糖水店铺,生意好得很。

Taiwan 119.jpg  

闻名的阿兰菜仔糕,恐龙买了一盒,结果?回到台北,我和他只吃了一口,就再也不碰了,原因是我们对其味道感到很困惑,是应该这么淡而无味的吗?

Taiwan 120.jpg  

看似薄饼,但不知馅料是些什么?我们只看,没吃。

Taiwan 138.jpg  

除了山坡上层层叠叠的店面,原来下了梯级也有另外一片风光,只可惜当时肚子不饿,没能光顾尝一尝酸辣汤饺。

Taiwan 116.jpg  

挂满面具的泥人吴鬼脸馆,从大门看进去,墙面上满是鬼脸,胆子不大的我避之则吉。

Taiwan 131.jpg  

九份的signature景区,岂有不拍摄之理?

Taiwan 137.jpg  

粉红芭乐,香甜多汁,榨成芭乐汁,味道一流。

Taiwan 121.jpg  

不信?有图为证,馋嘴猫林恐龙。

Taiwan 122.jpg  

折返来时路,我们特地光顾旅游书介绍坐落于街口的阿婆鱼滑档口。鱼滑的味道很好,以后再也不碰“臭脸鱼丸”的我,可以改吃鱼滑呀!

Taiwan 140.jpg  

业者下了很多的芹菜,为热辣辣的汤汁增添香味。

Taiwan 139.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经一度很爱观看台湾综艺节目,以致台湾一些闻名景点的名字如士林夜市,台北101,九份等等名字长时期地牢记在脑海里,此行当然得抽时间一一参观。

不到一句钟就逛完诚品书店,对,真的很快,快到我自己也讶异,the night is still young,到哪里好呢?恐龙情倾夜市,所以我们选择到士林夜市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士林一带交通水泄不通,幸好计程车司机的功夫到家,左涌右入,我们十分钟后就抵达士林夜市了。

人潮较多,臭豆腐香味不断浮现,由于恐龙对臭豆腐感到很厌恶,我选择不吃,以免吃后,他得离我一米远,哈哈哈!

Taiwan 108.jpg  

炸香肠,这样的外形,我这个何姥姥可是第一次见。

Taiwan 028.jpg  

白色的苦瓜让何姥姥惊讶得长大了嘴巴。

Taiwan 029.jpg  

走呀走,给我看到了这位仁兄,哈哈哈,敲诈恐龙的机会来了,进入店里浏览了十五分钟,恐龙的小猪扑满被何姥姥给砸了,买了两双鞋子,价钱比大马便宜,平均一双便宜一千新台币,所以我只是砸了两头小猪扑满,另外一头被救了回来,藏在恐龙的荷包里,哈哈哈!

Taiwan 109.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从花莲回到台北,下榻原先我们寄放大件行李的怀宁旅店,稍作休息后,晚上到敦化南路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诚品书店去,说真的,地方没有我想像地大,大都是中文书籍,杂志种类则繁多,让人眼花缭乱,书种则还好,唯一让我不解的是,许多读者坐在那里看书,有些竟然手抄书中内容,这种行为是可以接受的吗?

Taiwan 107.jpg  

我的收获,一小部分来自金石堂而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则来自九份的二手书店。金石堂给我的感觉较为亲民,就好像大马的大众书局,而诚品则有其所谓的格调,像Kinokuniya,问我喜欢那一家?也许是对诚品的期望太高以致有点小失望,而金石堂则是我和恐龙在旅店附近乱逛的时候发现的,相比之下,惊喜连连,所以倾向于它。

Taiwan 143.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和狗狗很有缘,去到那里都会很自然地和当地的狗成了朋友,也因为这样,去到那里,我都会自然地想起在老家的Beagle狗狗。

管理日军驻扎民房的皮皮和洋洋。

Taiwan 149.jpg  

达基力原住民风味餐厅里的狗狗,我在用餐的当儿,它静静地坐在我身边,没有吠叫声,只是一声不响地伴着我。

Taiwan 090.jpg  

太鲁阁流芳桥附近遇到的Siberian Husky,此行和Husky很有缘分,西门町遇上了一只,来到太鲁阁也遇到一头,它对我感到很好奇,尝试步向我,但被主人紧紧捉着,动弹不得。这么乖的狗,难得,如果老家野性难驯的Beagle也随行的话,我想,为了抓住它,我会连人带狗跌入太鲁阁的万丈深渊里,嘿嘿!

Taiwan 102.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aiwan 106.jpg  

在天祥,我们下榻晶英酒店,酒店的设施和其他的酒店一样,宽敞和格调十足,我们的房间就在山水旁,但拍摄了一整天太鲁阁的我们已经累得趴在床上,酒店房间长什么样子,阳台外的景色都不重要了。

然,付了五星级酒店费用的我们却换来一肚子的闷气,酒店工作人员的态度个个都硬绷绷的,我不记得任何一个工作人员的名字,我只记得在中菜馆吃饱后,恐龙要了杯晚餐配套里附有的咖啡,十五分钟后还未呈上,询问侍应,结果她不知所踪,向另外一位侍应说不要了,对方面无表情地一句“嗯”,没有道歉,没有解释,我们确实觉得很纳闷,五星级酒店的服务,怎么这么差?

次日,早餐厅里的侍应的热情则让我感到无所适从,我不是个很刁钻,一定要人家服务我到底的客人,但过度“冷冰冰”和“热呼呼”的态度会让我感到不舒服,前一夜的冷冰冰和早上的热呼呼让我几乎精神分裂,打从心底怀疑晶英酒店的工作人员是不是见着太阳才有生命力,太阳下山后成了行尸走肉?

Anyway,我们只在那里待了一个晚上,中午,时间一到,我们就办理手续退房,踏上客运离开。上图是恐龙早上晨泳的时候,从外头带回来的宠物,瓢虫,看来它是我们对晶英酒店仅有的回忆。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