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喝完了椰青水,是时候祭一祭五脏庙,很多美食指南都大力推荐的柑仔园Padang薄饼,恐龙好像没吃过,好,就路过看一看,该老档口仍然“健在”与否?

抵达,人流车潮一样拥挤,不得已将车子停泊在路旁,然后步行到小食中心,幸运地,薄饼档口前就有个空位,叫了四客薄饼,等了十五分钟才有得吃,档口的生意好得不得了。

Popiah Seller.jpg 

不过,档口女主人好可怜哦!想必得常年累月地弯身,以致腰身挺不直,走路的时候也驼着背,不过身子所受的苦可没让她失却可掬的笑容,呈上薄饼的时候还热情地道谢,敬业乐业的精神,我心生佩服。

Popiah.jpg 

海鲜薄饼,顾名思义就是有海鲜作为馅料啦!只不过,此鲜非彼鲜,这个档口主人采用的是螃蟹肉而非一般业者采用的虾肉,味道好不好?因人而定,恐龙觉得其蟹肉带有腥味,所以稍微逊色了些。要保存蟹肉的鲜味并不容易,业者能够将薄饼的味道保持在可以接受的“境界”,对我而言算是很不错的啦!

Drink Seller.jpg  

值得一提的是,薄饼档口旁的茶水档让我想起了过去,吡能两字是Penang的旧有名称,这两字已经随着槟城这个名称的诞生而走入了历史,然茶水档口的名称依然“风雨不改”,可见这小食中心的岁数远在我可以想像之外,而同时,这个小食中心是在老爸介绍之下才得知的,当年,老爸总爱带着我到这里品尝Lok Lok和酿豆腐,唐氏Lok Lok和其胖胖的业者仍然“健在”,但当年坐在我身旁的老爸已经作古,唉!想起,总会觉得无限唏嘘,无限感慨。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星巷里,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美食,今天,我踏足三星巷,为的是其众人皆知,清凉止渴的椰青水。我一般上选择喝带香兰叶味道因为贪其芳香的味道,而恐龙则爱喝原汁原味的椰青水,此外,随着椰子果冻的大众化和广受欢迎,三星巷里的Anba Coconut也有提供椰子果冻,一颗三块半。

由于小店极其简陋,我特意采用Lightroom presets将之呈泛黄化,看起来带点古旧的感觉,嘿嘿!

Coconut Seller.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rtWork 3.jpg  

今天是国庆日,放假,一早醒来,趁着好兴致,弄完另外一组的微缩场景,现时摆放在客厅的总共有三组,计有糕饼店,珠宝店和今早弄好的渡假屋场景。场景中有书籍,报纸,花草,白篱笆,咖啡和懒人椅,挺适合我的“场景”。哈哈哈!

希望这个即将来临的周末,我的好兴致得以持续,将同一个系列的家具客厅场景也弄好,然后就可以“进军”英式杂货店微缩场景咯!实属懒人的我想得真美,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9 Sun 2010 20:05
  • 嫉妒

刚刚看完心理学书籍《嫉妒》,当初购买和现时阅读的动机很单纯,试图理解为啥人性中总爱觊觎他人所有的心理和怎么样避免自己被他人嫉妒?

读后感是嫉妒心理是人性的一部分,怎么样遏制或压抑,它仍然存在,Peter Walcot在他的著作“Envy and The Greeks"中提及到希腊人认为嫉妒是人的基本特征和性情,虽然是一种缺乏头脑的,错误的肮脏习惯,并会主宰一个人的性情,但这并不代表这种心理能够被清除,应对或削弱之反而是较为可取的作法。

我颇为同意上述的说法,人生而妒,每个人都有嫉妒的心理,只是强度因人而异,嫉妒心理旺盛的人一般上的思想会较为消极,自信心或竞争能力较为不足,动不动就爱比较,批评他人,坦白说,我很害怕和这一类人打交道,他们总爱冷嘲热讽,语气酸溜溜的,让人感觉很难受。

很多人在嫉妒他人所有的时候,往往忽略了一项事实,他人背后的付出和努力,说真的,我也是这嫉妒心理的受害者之一,这么多年来,身边的同事总会有意无意地嘲讽我,这无非是因为我和历来的上司们都持有良好的关系,自问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做,呆坐在那里奉承或巴结上司的料,也一向来都鄙视献媚,奉承,巴结之人和事,所以我可以很无惧地告诉他人今日所有全靠个人奋斗和上进的精神,若要嫉妒我,请抚心自问,你尽了自己的本份了吗?还是终日妄想天底下有免费的午餐?抑或觉得献媚奉承的工作还做得不足够?嘿嘿!

为了避免自己继续被嫉妒,这几年,我彻底地改变了自己的言行举止,甚至于生活习惯。比如说,改变自己的说话腔调和方式,留学时期的自己说话方式和腔调完全受了西洋人的影响,擅于表达而且信心满满地,回国后,在许多人的眼里,我变成了自负,骄傲;同时,自问自己的时装触觉和品味不差,而且幸运地,身子属于不易胖型,在国外,我怎么样的穿着都不会引来他人异样的眼光,但回国后,我稍装扮自己就成了“标新立异”或“潮流先驱”。因为这一切,一切,我选择了少说话,不打扮,能够多低调就多低调,为的是避免其他同事嫉妒的眼神和恶意的伤害。

有些人也许会觉得我怕事,为什么得活在他人的嫉妒心理里呢?我并非怕事,只是觉得都长这么老了,没必要再出所谓的风头,我只想在未来的日子里,默默地从事我喜欢的工作和享受因为低调而得来的福气,哈哈哈!

Envy.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发展和摧毁原来可以“同步进行”。

住家对面的山头正被大肆发展,每天,重型卡车,拖拉机在那里进进出出,也见证了无数的树木被拉倒,带走,说真的,我和恐龙都感觉很难受。

恐龙老家在太平,北上来槟岛工作的原因是槟岛绿意盎然的环境和太平相似,而我则在槟岛土生土长,自小就被绿意包围,很自然地对树产生了所谓的感情,所以见着一棵棵树被拉倒带走,就宛如看着自己多年的伴儿被杀死,然后尸体被带走一样,很痛心但很无奈因为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电影“The Lord of the Ring”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角色是Tree Beard,眼见拖拉机步向树林的时候,我真希望它们一棵棵都化作Tree Beard,大步地走出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Development.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血来潮,将酷企鹅大头包和三眼仔给带上睡床,让它们假扮我和恐龙,问及恐龙那一只较像他,这个家伙想也不想就说左边的那一个,原因?较为神气和欢容,酷企鹅的眼睛像我,睡不足似的,贴切地反映了两周里来埋首应付审核工作的我,嘿嘿!他说得还蛮对的,哈哈哈!

自我幽默是一个不错的心理调剂品,好啦!我今天就暂做一只睡补不足的酷企鹅吧!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很爱喝汤水,只要不下动物内脏,我一般上,什么汤都碰,都喝。由于最近的精神不济,所以今天午膳时分,点了盅花旗人参冬瓜炖鸡汤来喝,补一补精神,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自己的身体真的那么渴望补品得滋润,一喝下汤水,我觉得自己不再这么干燥,火热,嘿嘿!

这一盅老火汤看来已经煲足时辰,盅内的鸡肉淡然无味,所有的精华想必已经完全被吸取,所以,盅内的食材我一概不动,只专注喝汤直到再也倒不出任何汤水为止。

这一盅花旗人参冬瓜炖鸡汤,好喝!好补啊!

JinSeng Chicken Soup.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周末,难得可以彻底放松心情,不需思考工作上的事宜,当然不会放过外出觅食,原本想到打铜仔街的Amelia Cafe看一看,顺便尝尝他们的意大利餐点,不过后来得知店面没有冷气设备,怕热的我和恐龙临阵退缩,决定下周趁早上不热的时间才“摸上门去”光顾。

今天的早餐,我们到Green lane的云顶咖啡店吃炒粿条和猪肠粉,离开咖啡店的时候,我们还顺便打包了煎饼和咖喱卜回到车上吃,嘿嘿。

云顶咖啡店的“槟城”猪肠粉远近驰名,本地老顾客常光顾自然不在话下,但据说也有外地来的餮客哦!

ZCF.jpg  

选择吃炒粿条,这个档口主人的“手势”有几道板斧,好吃!不过,若加入更多的腊肠片会更加“好料”。哈哈哈!

CKT.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人说,海南鸡饭的前身是文昌鸡饭,来到了南洋被本土化后才叫做海南鸡饭,今天,我在新街附近看到一个让我很困惑的招牌,“文昌海南鸡饭”,又文昌,又海南,这鸡饭到底该归那方宗祠呀?哈哈!

My Weekend 10.jpg 

Anyway,餮客才不会理会美食祖籍何方,好吃胜于一切,眼前的鸡只肥润,看起来很好吃,尽管才吃了早餐,毅然决定打包回家尝尝看,哈哈!

My Weekend 9.jpg 

鸡肉的口感不错,饭则鸡肉香味处处,想必是采用鸡汤烹煮,是很传统的海南鸡饭炮制手法,不错,不错!

My Weekend 15.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过去的一个月里,我将自己完全地投入在审核工作里,上班下班都好,我的脑袋里全都是审核,审核和审核,仿佛是为了审核而活。

好不容易地,审核工作在昨天中午正式告一段落,我宛如洩了气的皮球般虚脱,疲惫自然不在话下。

下班回家后,争取时间睡觉,从晚上九时许睡到早上五时许,醒来,Oh! It's a brand new world!

也许是受到我的情绪影响,今早的恐龙很诙谐,一睡醒,尽管还睡眼惺忪就开口唱歌,他这一唱,我很惊讶,然后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这个家伙的傻气怎么更甚了?哈哈哈!

我是个凡事想很多,心思较为复杂和细密的人,而恐龙则较为简单和天真,有人问过我喜欢他些什么?Oh well,因为他让我笑,这是爸爸多年前带给我的启示,找一个会让你笑的男人,因为恐龙,我钻牛角尖的倾向改善了,因为恐龙,我更加开朗和积极了,我知道自己还可以过得更好,因为我正处于“被潜移默化”的过程中,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问自己并没有幼稚到相信这个世界有完美的关系,哪怕是家人,朋友,夫妻或父母与孩子之间,但我相信因为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会得以改善,会更上一层楼。

然,今天,我的信仰破灭了,我为自己一路来的付出换来对方无理取闹,恩将仇报的对待而失望,而落泪,而受伤。

职场里,果真因为个人利益而没了纯挚友谊,金钱当前,推心置腹一文不值。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5 Sun 2010 20:20
  • 吃粥

White Porridge.jpg 

你喜欢吃粥吗?我相信在大马这么炎热天气底下,会有很多人摇头表示不喜欢,而我则怪得很,我喜欢吃粥,白粥,猪肉还是鸡肉粥,我都爱,唯独不爱吃鱼片粥因为怕腥。

在大马,白粥有分籍贯,水水但饭粒仍然清楚可见的属潮州粥(又称稀饭),福建或广东的则较为稠密,水分不多,像糊一样,你问我爱吃稀饭或像糊一样的粥,嘿嘿,无论侍卫呈上什么粥,我都“照单全收”,因为粥帮助我排汗,吃后的感觉很好,虽然“臭汗淋漓”是一定会的啦!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早,再到大东吃点心作为我们周日的早餐,由于这几天热衷于当“狗仔队”,所以焦点很自然地放在我很早就想拍摄的“辫子婆婆”身上,她一般上会推着热粥的餐车从一张桌子再到一张桌子去叫卖,从她的年纪来看,我猜测她应该在很年轻的时候就从中国南来,人很善良,每每向她点热粥,她都会将碗盛得满满地,再加上大量的葱花碎和炸豆片,从她手中接过热粥的时候,她还会叮嘱若葱花碎或炸豆片不够,可再向她索取。

我喜欢到富有人情味道的餐馆用膳,因为我相信食物在人情味的陪衬下会更加美味,更加愉快,更加贴近幸福的感觉。

BianZi PoPo.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5 Sun 2010 18:38
  • Papad

昨晚,再到树脚餐厅吃晚饭,点了菜,侍卫会先呈上一小碟papad(南印度称呼)和一小碗咖喱让我们“消磨”时间和牙齿,哈哈!

Papad属印度小吃,但在大马,从印度人的香蕉叶饭,到马来人的椰浆饭里,再到华人子弟将它当成零食般吃,各种族都爱吃,而且,其营养价值较一般零食高(有人为papad做了很详细的营养分析,请游览:http://nutritiondata.self.com/facts/legumes-and-legume-products/7549/2),多吃无妨,但建议多喝水因为盐分较高。

昨晚吃饱饭后,欲向餐厅买包papad,老板娘人挺热情友善,坚决不卖,送了一大包给我,回家路途须大约半个钟头,从一上车就开始吃,半途,一大包的papad已经被我焚化。Hmm! Yummy!!

Pappedum.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酸辣汤是我喜爱的热汤之一,酸酸辣辣,很开胃,是道很不错的餐前菜。但上周,某餐厅提供的酸辣汤却是我品尝酸辣汤这么多年来,其用料是最让我感到“摸不着头脑”的,尽管汤底的味道不错,但见着汤里“载浮载沉”的肥猪肉,心理始终感觉怪怪的,尤其是在酸辣汤里。

我不抗拒吃Fusion Food,但总得有个谱呀,加入肥猪肉在酸辣汤里的用意莫非是为了让汤汁油腻一些?我真的很不明白厨师的用意??

Hot & Sour Soup.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glio Olio.jpg 

我很喜欢吃Aglio Olio,一道用料简单,味道清新的传统意大利菜,我个人饮食习惯偏好清淡,口味越是接近食物的原味越好,有人说,越简单的食物越容易探索得出厨师的功夫,上图的Aglio Olio对我而言算是不合格之作,怎么说呢?

第一,用料算是丰富,但却没了橄榄油,大蒜以及红辣椒这几个根本性的食材的味道。Extra Virgin橄榄油的味道与众不同,我感觉不到;大蒜的味道谁闻不到?我就是感觉不到;辣椒的口感更加具刺激性,sorry,也是没有,所以整体来说,我这个嗜吃原汁原味的餮客觉得很失望,因为无论怎么吃,来来去去都是红黄灯笼椒的味道

第二,黑橄榄淡然无味,若没注意,你压根儿不会知道吃进嘴巴里的是黑橄榄。

第三,感觉上,厨师将重点放在食物的“色”上,但忘却了“香”和“味”这另外两个重要的美食元素,这是很大的败笔!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一个小小的槟岛上,鸡饭档口多不胜数,但好吃的不容易找,最近,我和恐龙很喜欢光顾广大车站临近咖啡店的鸡饭档口,由于档口上挂着我们并看不懂的豆芽字,我们只能猜测那也许是印度或者暹罗文字因为店里也有印度人客,但暹罗人看不出哦!

此鸡饭有啥与众不同呢?看看下图就知道个究竟,鸡皮被烧烤至乌黑,店里人人都叫嚷它为黑鸡(福建话),但对我而言,此鸡肉和其他烧鸡不同的是,一般上,鸡身若被烧至鸡皮焦黑,内里的肉通常也会硬得很,但此档口的鸡肉仍然松软,很容易咬嚼,不会油腻,我本身并不喜欢港式烧鸡那吃起来滑溜溜的口味,此档口的鸡肉很合我口味。

唯,美中不足的是:第一店面很小,人客很多,坐在那里很容易被他人“擦身”或“碰触”到,我本人很极端地厌恶在专注做一样事情的时候被他人碰触身子,中午挤在那小小的座位吃饭的时候,就被人客和伙计左碰右触,好不恼人!第二,档口老板很喜欢一边切鸡肉,一边大声地念念有词,不是念着顾客的订单,就是和伙计们对话,什么桌子叫了什么,鸡肉,卤肉或者腊肠?一共多少钱?叽里呱啦的,很吵闹。第三,店内其他档口的伙计太过于殷勤,不断地向人客兜售他们的食品,虽然已经不只一次摇头表示没兴趣,他们就是不断地兜售,说什么叫一个来吃吃看,很好吃的,他们的配料有异于其他人,这的那的,好烦!

档主,看不出对方究竟是马来华侨还是暹罗人??

Siamese Chicken Rice Stall.jpg 

黑鸡肉,吃起来口感不错,我特爱烧鸡胸肉,以形补形??哈哈哈!

Pg Road Chicken Rice.jpg 

唯一会点,也必定会点的其他档口熟食,特大碗热喷喷的鱼丸汤,我很喜欢以鱼丸汤配烧鸡饭因为它会唤醒我的味蕾,提供我孩提时吃过的古早味道!Yummy!

Fish Ball Soup.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4 Sat 2010 08:44
  • 肖像

友人的孩子生日在即,要求我为她孩子拍照,但我拒绝了,因为我并不擅长拍摄肖像,曾经为弟弟的婚宴和友人母亲的寿宴拍照,出来的效果实在差强人意,过不了我自己那一关,因而决定从此不再为他人拍摄肖像,在这里为盛意邀请我为她孩子拍照的友人致万二分的歉意。

我不爱拍摄肖像的原因和我个人性格有极大的关系,我本人在镜头前会有胆怯和不自然的状况,所以我不爱被拍照,也因为这样,当我把镜头对着他人的时候,我很担心会为对方造成就如我本人胆怯和不自然的困扰,同时,受他人所托是一项重大的责任,凡属需要责任感的工作,我一般上不会掉以轻心,但肖像摄影实在不是我很在行的工作,在没有信心之下,压力油然而生,基于此,肖像照片,我能免则免,一来不会辜负他人的好意,二来避免让摄影变成一项压迫感十足和无趣的兴趣,对我而言,摄影理应随心,随性。

昨晚,和一伙友人上馆子用膳,友人的女儿机灵可爱,并不怕生,且友人也是摄影一族,在没有受他人所托的压力之下,我从包包里拿出单眼相机,对着小小人儿咔嚓咔嚓地拍个不停,出来的效果,恐龙和我很喜欢,但基于保护小小人儿的个人隐私,我不在这儿贴上她的大头照,背面的无妨啦!

YY7B.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hinese Learning.jpg 

昨晚,和恐龙上书局,不知道是因心血来潮还是受了什么刺激,恐龙竟然主动嚷着要学习中文,自行选好他要的study kit后,即时排队付钱,我被他突入而来的热情和兴趣感到无比的惊讶,平时,和他谈起学习普通话,他不是回问我一大堆不知所谓的问题,就是不怎么用心地敷衍了事,气得我彻底放弃教导他怎么说普通话,还警告他别告诉其他人我教过他说普通话因为孺子不可教,我放弃了!

Anyway,let's see how he goes, hahahaha!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ndian Girl.jpg 

我不是很懂得拍摄人像照,原因很简单,那是我不爱被拍照所致。总觉得他人和我一样不喜欢对着摄影镜头,所以我不太敢拿着相机对着他人咔嚓咔嚓地拍摄以免引来他人厌恶的眼神,也因为这样我拍摄人像的技术非常差,出来的效果总难免地让我感觉“鬼鬼祟祟”,宛如偷来的一样,哈哈哈!

上图的小印度姑娘是我在太平某小贩中心等待恐龙用餐的时候,无聊之际东看看,西看看,无意中目击并拍摄下的,由于她正自得其乐地玩弄着手上的项链,察觉不了摄影镜头正对着她,我才放心地按下快门拍摄她的倩影,形成了一幅正作无聊等待的小印度姑娘图。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