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花了两个钟头看完昨天才购买的《脱下高跟鞋-纽西兰打工旅游》,当下有股到纽西兰旅游的冲动,蓝天,白云,绵羊,企鹅,青山,简直是人间天堂呀!

WWOOF @ NZ.jpg 

作者是两名毅然放弃在香港的事业,远赴纽西兰打工旅游一年,所以书名叫做《脱下高跟鞋》,如果我现时的年纪和她们相若,我也会这么做毕竟青春是无价宝嘛!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参观坐落于中路的孙中山纪念馆,进一步了解他在槟城时的点滴,居住过的地方和一起起义的本地革命先贤门,虽然我没有生在彼时,但曾阅读过他的生平故事,知道他穷其一生都在革命事业的奋斗上,个人生活俭朴,并没有借由他位高权重的地位堆积财富,是炎黄子孙近代历史上我最为钦佩和敬仰的革命家。

下图为孙中山纪念馆的外观,楼龄已经过百,很有昔日殖民时代的风情。由于全馆的开销经费全来自社会上的热心人士,纪念馆象征式征收入门费,成人RM5而学生或儿童则RM1。

SYS Memorial Centre 2.jpg 

前身为槟城阅书报社,内里除了纪念馆,后院还有三个分别以春,夏和秋季为主题的餐厅,另加展示堂.

SYS Memorial Centre.jpg 

孙先生的坐像就在大堂的正中央。纪念馆的装潢设计简洁宽敞,对历史的叙述也简而有力,不累赘,这是让我喜欢的地方,对我而言,陈列堂上历史的叙述若太繁赘会让人吃不消。不过,我希望将来,若凑足经费,馆方能够增添一些关于孙先生在槟城生活的点滴,毕竟参观者大都是普罗大众,越是能够贴近孙先生在槟城的生活的讯息,越是能够引人入胜,因为牌匾上列着的不是其他地方的孙氏纪念馆,而是“槟城”孙中山纪念馆。

SYS Statue.jpg 

今天,我选择到以秋天为主题的餐厅喝茶,符合我稍微落寞的心情,为什么落寞?一个关乎到先人的小小情意结,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Autumn Cafe.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itam Manis是马来话,字面上的解释是黑甜(hitam为黑,manis为甜),两者合在一起的意思多是用来形容皮肤黝黑但脸蛋儿甜美的女人,由于大马常年天气如夏,不少女性因此皮肤较为黝黑,也因为一般“一白遮三丑”的心理,所以造就了“hitam manis”这个形容词,黑则黑矣,但不失甜美,小时候,我也暗地里觉得我的妈妈是此类型的女人,之所以会暗地里是因为我知道妈妈虽然漂亮,但对皮肤黝黑始终耿耿于怀,再加上爸爸皮肤白皙红润,因此导致了她至今每天即使不出门也必定脸上敷粉化妆的习惯。

几年前的某天早上,我站在她身后看着她化妆,嘲笑她爸爸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每天化妆给谁看?她没好气地回答说她肤色没爸爸般白皙,没化妆的脸见不得人!所以说,我小时候对她心理的观察和理解是对的,不过,这么多年来,她始终觉得自己“很会生”,因为身为女儿的我跟了爸爸的白皙皮肤,而弟弟则跟了她肤色黝黑,若是来个倒反,我变成黑黑的而弟弟则白白的就很不像话了。题外话是,爸爸尚在世的时候,每天回家见不到我和或弟的时候,总不忘问妈妈一句“白的去了那里?”或“黑的呢?”,听起来,我和弟弟仿佛变成了狗狗,小白和小黑!

Anyway,我怎么会在今天想起这个马来形容词呢?因为早上在市集里吃到的云吞面,面条看起来“黑漆漆”,但吃下口去却“甜丝丝”,hitam manis由此而来。不过这一盘hitam manis的云吞面,我不怎么能消受,因为第一我不嗜甜,第二我不好油腻,又甜又腻,吃没一半就拼命灌水,然后走人!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观看西洋剧,常常看到他们吃Fortune Cookies的,这种小吃内里常附有一个小纸条,不是什么惊世名言,只不过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小句子,运气好的话,它会一言惊醒梦中人,作为处世的一个小警惕或劝告什么的,运气不好,收到不知所云的纸条,一笑置之就好,所以我蛮爱吃Fortune Cookies,哈哈!

今天,打开同事从美国买回来的巧克力的包装纸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包装纸背后内有乾坤,写了小小的一句“Learn to let go",学会放下,连忙再吃一颗,这一回写了句让我哭笑不得的"Girlfriends prefer you listen, not give advice",看来我吃错了这一颗,应该留给恐龙的,哈哈哈!

Fortune Choc 2.jpg 

Learn to let go是一门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不容易的事情,这是我从多年前在忧郁症中的体会,虽然痊愈了,但当年可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走出所谓的低潮,现在的自己不能说已经完全掌握了崮中的道理,但和多年前相比,确实已经看开,豁达了许多。

Fortune Choc.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22 Tue 2010 22:14
  • 搜索

恐龙正忙碌于搜索的工作,从睡房,厨房,车子直至储物房,他始终找寻不到首都的家的钥匙,从未看过他家钥匙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搜呀搜,几乎把储物房给拆了,我也不能做些什么。

下图为正在储物房里大肆搜索的恐龙和被他搬出来的杂物,活像个淘气的孩子把整个屋子弄得天翻地覆一样,找寻了整个晚上,最终恐龙的姐姐致电他说钥匙在她那里,哦哦!真有趣!

Searching in progress.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21 Mon 2010 21:52
  • 橄榄

从希腊回国后,橄榄瘾发作,找了很多的超市,就是没发现新鲜橄榄的影子,最后别无他法只好购买罐装的橄榄来解解瘾,胜于无嘛!

Cold Storage的罐装绿橄榄味道不错,内里还夹了颗我爱吃的杏仁,略涩带咸的绿橄榄配上杏仁,效果出奇地好,吃完了这一罐,会再去买!

Canned Olive.jpg 

黑橄榄和绿橄榄的味道不同,新鲜的橄榄,我较喜欢黑橄榄,因为较有韵味,但新鲜货难寻,我只好退而求其次改为采购罐装的,但罐装的黑橄榄味道淡得咽不下口,所以略涩带咸的绿橄榄就成了替身啦!

橄榄对人体有益,我把它当成零食吃,一天里打开冰箱的次数增加了很多,嘿嘿!

Olives.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爱到关仔角小贩中心用餐,原因有很多,而昨天又添加了多一个原因,因为那儿的小贩很不环保,保利龙饭盒和盘,朔胶杯和汤匙,用完即弃筷子,几乎所有和环保背道而驰的用具,你能想像到的,他们都在用,再加上食客的人流或数量,一年下来,所丢弃掉的保利龙和朔胶食具多不胜数,真不敢想像这样的情况再持续个十年会对地球造成什么样的负面影响。

昨晚,我的晚餐,云吞面被装在饭盒被撕成一半后,上层弧度较浅的那一面被“改装”而成的盘子上,朔胶汤匙,用完即弃竹筷子,三块钱的面,一般人都负担得起,但我们已经奄奄一息的地球呢?

吃完面后,我告诉恐龙,到关仔角小贩中心用餐,以后若能避免就免了吧!

EuF Wantan Noodle.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槟岛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点心楼,但不知道为什么恐龙会特别喜欢它?我只知道当初会选择大东因为见着了店内有着一位梳着辫子的古装老妇人,驼着背缓缓地推着餐车一个桌子一个桌子询问客人要吃她车里的点心吗?她的神情举止和来自唐山的奶奶很相似,尽管奶奶因为来到了常年炎热的南洋,老早就剪掉了辫子。

今早,恐龙提议再上大东吃早餐,到达的时候,店内果真“客似云来”,一群妈妈级的服务生很热心地帮我们找位置,好不容易找到了个不那么被太阳暴晒的小角落让我们坐下,梳着辫子的老妇人还不断地帮我们留意那里有较好的位置,呈上热粥后还热心地指着前方有个和他人搭桌子的机会,当下,被这一些妈妈级的服务生无微不至地照顾的我们感觉温馨极了。

大东点心楼在乔治市里,新街附近。

DaiTung.jpg 

吃点心岂有不喝中国茶的道理?我点了普洱。

Tea @ DaiTung.jpg 

我很爱吃萝卜糕,大东的还附有虾米,配上辣椒酱,嗯!很好吃!

Radish Cake @ DaiTung.jpg 

辣椒酱和酱油有画龙点睛之效果哦!

Paste @ DaiTung.jpg 

鸡丝皮蛋粥,我也爱吃,煮至靡烂的粥,够火候!

Porridge @ DaiTung.jpg 

恐龙爱吃的烧卖,烧了卖?我总摸不清它为什么叫烧卖?

ShaoMai @ DaiTung.jpg 

虾饺,只要有虾的食物,我一般上钟情!不过恐龙说这虾饺的皮稍厚,失了些分数。

XiaJiao @ DaiTung.jpg 

恐龙非点不可的猪肠粉,我则不那么感兴趣!

ZhuChangFen @ DaiTung.jpg 

腐竹卷,好吃但略嫌油腻,吃了嘴唇上有层薄油,吃不消!

FuZhuJuan @ DaiTung.jpg 

叉烧包,如果是空着肚子吃会觉得略小,但对于之前已经吃了不少的我来说,the size is just about right。若要真要评论的话,馅料稍少,吃进肚子的大多是面粉。

ChaShaoBao @ DaiTung.jpg 

恐龙选择蛋挞为他最后一道“填塞肚子”点心,我们俩吃得肚子撑得紧紧鼓鼓地直到傍晚六时才午晚餐一起吃,为时七个钟头!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addy's bike.jpg

父亲节,九年前丧父的我自然没能庆祝父亲节,带着恐龙到他喜欢的点心楼吃,一坐下,上图就进入了眼帘,图中的摩托车当然不是爸爸骑过的那一辆,只不过爸爸一辈子都是本田的忠实顾客,从早期的圆形车头灯到后期的四方形,爸爸一辈子换了至少三到四辆本田摩托车,而上图是他骑得最久,也骑到最破烂的车款。

在我很小时候,家里穷极了,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爸爸的铁马,一家四口若得同时出门,不是乘搭巴士,就是得依靠爸爸骑着他的摩托车带着我,弟弟和妈妈一家四口,遇到前方路上有警察设路障,爸爸就会停车让妈妈,弟弟和我下车,爸爸假扮骑士甲而妈妈,弟弟和我则假扮路人乙,丙和丁,走呀走,直到警察先生再也看不见我们,然后才上在前方等候的爸爸的摩托车,扬长而去。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着直到在妈妈省吃俭用之下,终于买了一辆小小的日本二手车,一家四口再也不需要挤在一辆铁马上,虽然舒适得多,但一家四口共乘一辆摩托车的感觉始终较为亲昵些,小小的我挤在铁篮里,将头倚在爸爸的大腿上,而傻乎乎的弟弟则夹在爸爸和妈妈当中,想起来也倍觉温馨!

和爸爸的摩托车有关而也最痛心的一幕莫过于在爸爸离世前约两个礼拜,当时已经病入膏肓的爸爸依然坚持外出到码头巡视业务,已经瘦弱得很而且肺部大量积水的爸爸压根儿推动不了他一辈子的好伙伴,当下他没有办法只好停下来,接受我们的建议,驾车带他到码头去。

爸爸,在“驯服”不了他的铁马的十一天后,在睡梦中离世,而常浮现脑海里,但总说不出口的一句“我爱他”成了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学会,旧同事聚会也好,我不怎么爱参与,怎么说呢?也许是他人的聚会定义和我不一样,我只想借着聚会和昔日同窗或同袍闲话家常,叙叙旧,和对方试图查家诀,从您的工作岗位,薪水,配偶从事什么工作甚至于你驾什么车,住在那一带,是住在槟岛因土地有限而价格超级昂贵的landed property还是因为土地有限而向上发展的公寓这一类“如数家珍”般的话题确实有所谓的天渊之别。

爱炫耀的人很多,但炫耀的方式来来去去只有那几种,不是以直接就是间接的方式夸耀自己,前者稍微低等而后者的手法也不见得高明到那里去,如果时间多得用不完和兴致好,我倒不介意站在那里把对方当成活生生的闹剧看,只不过至今为止,我要不是抽不出这样的时间就是情绪或兴致都配合不来。

曾经在某同学会里目睹昔日感情很好的同学当着众人的面滔滔不绝地说着他的事业发展,刚刚晋升为分行经理,区域经理的位置离他并不远;也有者大言不惭地告诉众人她这个高中毕业生的待遇还胜过某某刚从外国大学毕业归来的同学。至于间接的炫耀方式,对方往往会先开口问你近况如何,教育背景,毕业后在那里工作,目前的职位衔头,家住那一带,landed或condo,简直和昔日的媒婆对亲家时所问的问题一样,当你以为对方正关怀着您的一切,而觉得应该礼尚往来问候对方的时候,哈,你成了为他们掀开炫耀序幕的帮凶,在这个时候,离开或继续待在那里都感觉不对,因为除了炫耀者,身旁还会站着一般交际手腕高明的虾兵蟹将在那里互相抬举对方,当下你会很希望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或远方有人大声嚷着您的名字好让你借故走开。

所以说,聚什么会?躲在家里睡觉不是更好吗?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病了两天,感觉糟透了,全身热烘烘地,宛如被烧烤一样,感觉不对劲而去看医生,在家的时候没发烧,殊不知去到医生那里的时候却发起烧来,请了病假,吃了药,回到家睡到不省人事,从十时睡到中午,吃了恐龙买回来的白粥,再从一时睡到下午四时许,我不知道自己这么能睡呀!

脑袋重得很,工作不了,只好阅读,但又不能咀嚼大量文字的书籍,只好看图文书啦!Anthony Bourdain的《波登不设限》正派上用场,是一本结合各国美食和疯狂体验的世界之旅,边吃边玩,轻松得很,不会消耗很多我的脑力,所以很适合作为病中阅读的书籍,嘿嘿!

Anthony Bourdain.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透过苹果日报,得知一项人神共愤的新闻,日本为了能够继续捕鲸而不惜长年借由金钱和女人买通小国支持其在国际捕鲸委员会(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的提案以解除长达二十四年的商业禁捕令。

有些“头脑彻底败坏”的日本人狡辩说鲸鱼食鱼量是商业捕鱼量的六倍,很多被买通的小国因此以“担心鲸鱼会吃光其他鱼类”为由,投票支持废除捕鲸禁令,而这些被买通的小国,有者属于内陆国家,压根儿和海洋生物扯不上任何关系。更为讽刺的是,根据绿色和平组织2006年的调查中发现69%的日本人反对捕鲸,只有5%的日本人食鲸鱼肉,所以,我不能够明白日本人希望解除商业禁捕令来干什么?为即将发生于日本而已的世界末日作鲸肉储藏?同时鲸鱼和其他鱼类已经共存在这个世界上千千万万年,鲸鱼若会吃光其他鱼类,那么我们现在所见的其他鱼类从何而来?这样的理由实在给得荒唐!!

It's about time for IWC to do something to "earn" and gain back the creditability!!!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584542/IssueID/20100614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从来都提不起劲儿学习运用Photoshop编辑相片直到最近在Youtube看到了CS5的最新te,Spot Healing tool里的Content-Aware,我的兴趣不知道从何而来,周末和工余都爱这里弄一弄,那里调一调,效果当然比没有编辑过的照片好得多,而一向来不大肆编辑以免照片失真的“误解”坚持早已被忘记得一干二净了,哈哈!

今天,我学会了怎么巧妙地运用Curve来更正照片的色彩,下图是Before,整张照片只有红彤彤可言。

Fried Rice Before.jpg 

下图是after,颜色较为自然均衡,也较为真实。

Fried Rice After.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傍晚,懒惰外出觅食,打开冰箱,有隔夜饭和午餐肉,想起两天前在某小食馆吃了味道不怎么样的午餐肉炒饭,当下决定挑战自己的厨艺,好!就弄一弄午餐肉蛋炒饭啦!结果?我可不是老何卖瓜,自卖自夸,今天(只今天哦!其他日子的quality可不敢担保,嘿!)的炒饭有水准,由于午餐肉略咸,我没下盐,只点了几滴的黑酱油添色,加粒炒蛋,大功告成!

可别被上头的番茄加橄榄吓到,我只是馋嘴,实行将爱吃的番茄和橄榄加入作为装饰品而已,可没有将它们给炒在一起,我还没有恐龙这么大胆创新,他的炒饭里有乳酪呢!

Luncheon meat fried rice.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恐龙到麦当劳吃早餐,通常我有个“save the best for last”的饮食习惯,最好吃的留在最后,所以吃完了汉堡包之后,接下来的当然是我喜欢的马铃薯煎饼啦!虽然喜欢吃,一个月里我顶多也只吃三四个,煎炸油腻的食物怎么说都对人体肠胃不好,只是偶尔会因为馋嘴,忍不了而大开食戒,所以茶在这个时候就成了我的平衡品啦!

Hash brown.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放工后和恐龙到城中某酒店顶楼的旋转餐厅享用自助晚餐,该旋转餐厅历史悠久,曾是我老爸老妈当年热门的“拍拖点”,所不知道的是爸爸和妈妈当年有否像我和恐龙这样“饿虎扑食”?

很幸运地,还未完全暗下来的蓝天上浮现了一道宛如拱桥的彩虹,我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将它给拍摄下来啦!这还是我第一次见着宛如拱桥的彩虹。

 

旋转餐厅提供的食物还好,我和恐龙吃了一圈又一圈,还有现场乐队献唱,只不过昨天的女主音气若游丝,唱Taylor Swift的“Love Story"没两下子就上气结不了下气,走音之余,连调也走掉,听者无一不感到纳闷。

我不太爱吃果冻因为感觉像吃涂在面包上的果酱,很怪,但恐龙坚持那是他拿给我的,我必须吃,只好硬着头皮吃完它,再度印证果冻和果酱是一样的东西,没有夹着面包吃,很吃不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英语在大马很普及化,很多人都能说,而且有些都说得不错,但有个毛病很大,常常让人家感觉怪异,但又不属于纠正得了的问题,也许,说得抽象些,得纠正的是说者的脑袋,而非舌头。

以前在大学,现在在公司,常常会遇到一些爱在说英语的当儿自行加上所谓的外国人腔调,要不是胡乱地卷舌,就是效仿外国人的读法或语调,但又因模仿的方式不够“成熟”,自家的方言语调也穿插当中,结果变成了东不成,西不就的腔调,刺激耳朵之余,也挑战听者的笑穴和忍功,当初刚刚接触这样的人的时候,我通常都忍得很辛苦,笑出来的话自然会影响对方的情绪,不笑仿佛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哎!不过在日子有功之下,现在再听到这样怪异的腔调,我的免疫系统会自动地发挥其作用,听了就算,没将这个讯息传送到大脑影响情绪,哈哈!

在大学时期,曾经因为实在是听不下去对方的英语而揶揄对方的例子就有一个,“market”后的"ket"读音应该和“skirt"的"kirt"同音,但对方不断地"mar-cat"来”mar-cat"去,好不刺耳,最后趁着人不多,我凑前告诉对方,但顽固如他始终坚持market应该读成"mar-cat",因为他的新加坡朋友就是这么说的。

我也曾经因为英语不好而被身边读英校的同事取笑,不懂怎么读“Pharoah"的我干脆将它读成“法老”,结果被对方肆意地在一众同事面前作弄,结果虽然是很糗,但我接纳对方的更正,并在说话字典的核实下,我可以将"pharoah"这个字的读音掌握得很好,学习虽然很多时候是个很艰辛的过程,但总好过固步自封。题外话是,我也在手提电话里置了个说话字典的程序,去到那里学到那里,感觉很好!

最近这几年,由于免疫能力发挥其功效,不致于在爱玩弄腔调的人面前“嗤之以鼻”,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随着一位很经典同事的出现,我的笑穴被点中,结果笑得一发不可收拾,一塌糊涂,肚子会抽筋的那一种。话说,常常会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同事一起共事,在和这位经典人物一起工作之前,我就已经从其他同事那里“略有所闻”地知道对方有玩弄腔调的倾向,结果和他一起出席某个会议的时候,因为遇着了来自苏格兰的同事,和对方没对话多久,此君就一改常用的自创美式英语变成了自创的苏格兰腔英语,就像我之前提及,苏格兰不足,大马方言仍在,他一说话,非但苏格兰的同事不明白,和他一样都是大马人的我也听不明白,不断地“I beg our pardon"然后退后三尺,因为对方在卷舌说话的时候,也附送口水,哦!

一起完成该工程后,听其他同事说他曾经在后来的会议里,当着来自爱尔兰,新加坡和美国同事的面,发挥了迅速腔调转换的技能,一下子美式,一会儿爱尔兰腔,再来一句“Wa Lao"凑成了联合国语调,这样的技能,我五体投地的佩服!!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托公司里某秘书小姐所买的奶油卷,香甜可口,很好吃。独吃很单调无聊,搬出许久没用的Macro和50mm lens来作近距离的拍摄,实行将美食和摄影“一网打尽”,又玩又吃,如果家里老人家尚在世,肯定会被怒骂“讨债的!竟敢拿食物来玩!”。

下图为Macro lens拍摄出来的奶油卷。

 

下图则摄自50mm lens。你觉得哪个较好看呢?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从家里置了头机器人负责扫地和吸尘之后,我对机器人就带有好感,再加上我是个标准的叮当迷,很多对机器人所持有的幻想就油然而生。

家里这一头是弟弟千里迢迢从美国带回来的智能圆盘形状的打扫机器人,开始启用它的时候,我跟着它整个屋子走,可不是放心不下它打扫不干净,而是对它感到很好奇,它遇到门栏的时候会怎么样?它会走入沙发底下吗?它会走呀走自行进入洗浴室去“游泳”吗?

最终我得到的结论是,这个家伙还算机灵,懂得避忌浴室,不会步出阳台,唯独喜欢在沙发或椅子下“徘徊”,曾经被椅脚困着而闹哄了起来,要求主人帮它解围。

也因为对Misea(为机器人取的名字,纪念我在圣托里尼游玩时为我导航的大狗)的服务感到满意,我开始幻想将来我会不会拥有帮我烹饪的机器人?自行洗衣后挂晒衣裳的机器人?司机机器人?当我想看电视节目的时候会自行出现展出我爱看的电视节目的机器人?上街购物的时候帮我携带购物袋子的机器人?当我较为年老的时候,喂服我吃饭或吃药的机器人?失禁的时候帮我作清理工作的机器人?我往生的时候若身边没人没物,会自行帮我收殓火化的机器人?

告诉恐龙这一些古灵精怪的幻想,他总是嘲笑我痴人说梦。怎么嘛?人类今天所有的成就不就是从梦想开始的吗?Dream made real。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古时候有孟尝君和他的食客三千,当今的工作环境里不难发现一众主管阶级的老板们身边总是被所谓的食客围绕着,就好像鲨鱼身边,专门帮助它清理食物残渣的领航鱼一样,有影皆随。然,根据历史故事,孟尝君在事业出现挫折的时候,全靠他的食客一一为他解决危机,所不知道的是,当今的老板们倘若出现事业危机的时候,身边的领航鱼会否为他们开航,引导他们越过波涛汹涌,避开暗礁,突破重围驶入风平浪静呢?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