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早上所遇到的贵妇群让我想起了个假设性的问题,如果我和她们一样也是个贵妇,我会怎么样过日子?

基于明白我这一辈子是怎么都不可能成为一名贵妇,以下所描述的全都是我的胡思和乱想,也从而让我知道自己为什么终身都成不了贵妇!哈哈哈哈!

如果我是一名贵妇,我会:

  1. 要求我的丈夫在家里为我建设一间超大的书房,最好有高至天花板的书墙团团地围着整间书房和一个供我爬上爬下的梯子;一个舒适的懒人沙发;一张宽大的日本式书桌和榻榻米地板;书墙上堆满我从世界各国买回来的读物,我大可以躲在书堆里钻研学问,当一辈子书虫!
  2. 投身动物保育的活动,由于是贵妇,不需要为了钱而工作之下,时间自然多,这个月到热浪岛看一看海龟,下个月跟随大队到热带雨林里看一看老虎,日子肯定会过得很充足,好过在办公室里面对一头头披着羊皮的狼。
  3. 买下所有当今最时令的电子产品,从电脑,电子游戏,烘炉,厨具,一应俱全,终日躲在家里一一钻研,玩得不亦乐乎。

不过,话说回来,终日躲在书中的意境里难免会让我和社会脱节,投身动物的保育活动可能会直接地让自己的丈夫抚育了一群群的狐狸精而导致自己的婚姻不保,而一应俱全的电子产品则会让自己过度依赖机械而成了个没用的人,看来,做人适可而止比较好,我现在也过得不错呀!

总的来说,贵妇,你的名字是遥远,是高不可攀!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irthday breakfast.jpg  

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飞行之日,趁着公司的差事都交待得七七八八,提前休假,好好整顿一下心情和调整步伐以迎接接下来两个礼拜的希腊之旅。由于还有些银行事务得处理,我一早就到市区去,处理好事情之后,找家咖啡座吃顿安乐早餐,生日嘛!当然得对自己好一些。随意地选择光顾Coffee Bean,殊不知一踏入店内就发生了件小插曲。

靠近大门处,坐着四个打扮入时,衣着光鲜,看起来想必是嫁给有钱人家的妙龄女性,我推开玻璃门之际,她们顿时停下交谈,四人八眼不约而同地往我身上投射来,我没有予以理会,直接走到柜台前,叫了我要的早餐后,然后选择离她们不远的沙发坐下来,端着茶经过她们身旁的时候,其中一位由头到脚地打量了我一下,视线稍微停留在我挽着的手提袋,当下我终于知道她们在看什么,我快速地瞄了她们身旁的手提袋,每个都是出自名设计师的包包,原来如此!不过让我感到不解的是,我手上所挽的只不过是阿辉所送的粗布手提袋,和她们的名牌包包压根儿扯不上任何关系,同时身上所穿着的只不过是破T Shirt和麻布短裤,为什么她们会这么留意我呢?真不解!

坐下来,细细阅读余秋雨的《行者无疆》,很有启发性的一本书,我渐渐地融入了书中的世界,然身旁一众贵妇的嬉笑声不断地将我丛书中的意境给拉扯出来,听着她们乏味的话题,真不是味儿!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21 Wed 2010 21:25
  • 排队

很多大马人不爱排队是众所皆知的事情,插队,不守次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这个星期里来,我就碰上了两宗,而且遗憾的是对方丝毫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或抱歉。

 

话说一,在公司饭堂的食物档口前,排在我前头有两个人,当服务员正忙碌于招呼他们的时候,从左边走来了两个男人,他们不断地和我前方的人交谈,当服务员一呈上食物,前面两人走开后,右边的两个人趁势挤到我的前面,没有料到他们有这一着的我慢了一步,被前方的彪形大汉抢先了一步叫住了服务员,要了一份早餐,而另外一人也借势要另外一份早餐,不甘心被人插队的我强硬地挤在他身旁大声地告诉他和服务员我一早就排了队,理应是轮到我了,对方吃吃地站在一边,然后脸皮很厚的要求我不要生气,他会让我先叫,让我先叫?笑话,让我先叫,是谁在插队?我很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他必须排队而非插队,这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家伙竟然告诉我他正派着队,只不过不是排在我后头而是在我的旁边。再一个笑话!如果队伍一开始就是呈一条竖线,不管从左边排还是右边排都是插队,他难道瞎了眼睛?我大声地告诉他要他睁大双眼看一看我背后的人龙,队伍的次序难道是以他作标准?这一下,他才低下头,一言不发,但最终还是插了我背后的人的队伍。

 

话说二,在商场排队买饭吃,当收银员正招呼我前方的顾客的时候,左边走来了两个男人,也没观察一旁有没有人在排队,很直接地凑近柜台对着另外一名服务员叫菜,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一回,我只是一言不发地等待前方的顾客找了钱走开而即刻凑上前,站在该两个男人的右边,而收银员正困惑轮到谁的时候,我很快地叫住了对方,叫了我要的食物,一旁的男人才惊觉身旁怎么有个队伍,细声细气地交谈了起来,我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些什么,不过知道自己插了队不是应该道歉吗?两人当作没有事情发生一样继续站在我的身旁直到收银员帮我结了账,找了钱,我走开为止。

 

从这两宗事件里,我觉得他们很不君子,知道自己做错了,不是强词夺理就是沉默以对,前者是标准的野蛮人,理应不适合生存在这个文明的世界,后者选择沉默,是逃避行为的表现,再加上他们是男人,不君子 ,非绅士,不知其可也!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reedy reader.jpg 

贪心是个恶念,不可助长,但从阅读和藏书的角度来说,无论我怎么压抑,怎么控制,我还是贪心的。最近Harold McGee的《On Food and Cooking》中文译本已经全数出版,原是一本厚厚的英文书,经过翻译则分成了三本。一般上,最为经济实惠的方法是购买英文版本因为所有的主题都包含在内,但贪心的我实在太喜欢这本书了,所以决定一网打尽,中英版本都买下,哈哈!今天想要阅读中文字就看中文版本的,明日要多认识英文生字就选择英文版的,尽如我意。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onight Restaurant.jpg 

随恐龙南下回老家探望家人,在老人家的指点下,我们到66海鲜饮食中心用膳,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家里老人家爱吃的菜不是材料用完了还未补添,就是当天不供应该道特别菜,所以昨晚所点的都是我和恐龙蛮爱吃的菜!

没有将相机带在身上,所以在此没有办法贴上照片来告诉你道道菜有多美味,不过不要紧,下个月我再去探望老人家们的时候,再补拍咯!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在阅读Warren Buffet的生平,虽然书中最主要的话题都围绕在股票,经济,投资的话题,但关于他家庭背景,私人生活的话题也不少。有人说小富由俭,大富由天,巴菲特小时候的财富来自他的节俭美德,长大后的富裕则来自上天赐予他灵活的生意头脑,既然大小富贵的衍生能力都在他手上,名列世界富豪行列自然不是什么值得惊奇的事情。

The Snow Ball.jpg 

撇开他事业上的成功不说,从书中对他私人生活的记录,不难发现八十岁的巴菲特仍然有孩子气的一面,书中的两张家常照片中清楚可见。

话说:图一,六岁的时候,他和姐姐及妹妹拿着他们最心爱的玩具一起拍照。

The Snow Ball 1.jpg 

老年的时候,他再度和姐姐妹妹拿着他们的玩具效仿起童年的站姿拍起照片来,若不是稚气未除,已经越过古稀之年的三人岂会拍下这样引人发笑的照片?

The Snow Ball 2.jpg 

我想,若再过四十年,我会不会和弟弟一起坐在沙地上重温童年时“姐弟同心”的照片呢?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0 Sat 2010 16:09
  • 亏本

我有个亲戚,很不得人心,无他的,因为她爱占人便宜。每年的农历新年,她总爱带着子女们“成群结队”地到处去串门子,明为拜年,实为图利,尤其是家中孩子人数少于她一众孩子的亲戚家。

曾经有年,她带着拉拉队的孩子群到我家来拜年,碰巧外婆也有在,当下她可乐了因为外婆的孩子娶的娶,嫁的嫁,只剩下最小的舅父尚未成家,外婆这边厢一一地向她的孩子发红包,那边厢她却“忘”了我小舅父的那一份,领了红包后就迅速地拉队离开,想必是赶场到另外一家“拜年”去吧!

前两年,她再度拉大队到我家拜年,由于和她及孩子没啥共同话题,我避上了二楼睡觉去,醒来的时候,她们一家大小已经走人,妈妈带着满脸歉意告诉我说我的零食被她的孩子带回家了,原来,她的孩子趁着大人们闲话家常的时候,独自在我家“溜达”,从客厅溜到书房,再从书房溜到厨房,看见了我每年都会趁着农历新年而买给自己吃的“罕见”零食,当下他大声地告诉我妈妈说他要吃,妈妈打开后给了他一些,这个小家伙吃了几片后,还伸手向妈妈要,就这样吃呀吃直到临走的时候干脆问我的妈妈可不可以整罐给他,基于礼貌,妈妈不便拒绝,只好硬着头皮答应,然后看着那贪心的小不点洋洋自得地带着我整大罐的零食步出家门。

几块钱的零食给了他,我不会感觉心痛,但如果当时是他问我要的话,我不会给,不是我吝啬,也不是我计较,而是想要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和他的妈妈,我的家不是个让人捡便宜的地方,他们若要这么做,垃圾站有很多让他们“发挥”的空间。

这件事情后来在妈妈娘家的聚会中被提及,个个摇头叹息,感叹对方的不是,坐在一旁的二姨妈则感到很纳闷因为这么多年了,她从未被这群“拉拉队”拜访过,哈哈!崮中的道理再简单不过,二姨妈家有六个小孩,她才四个,到二姨妈家拜年还得“倒贴”两包红包,亏本生意,她才不会做!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人告诉我说女人之间的友谊很有限,很短暂,原因很简单,因为女人善于比较。

很遗憾地,尽管我身为女人,我也不得不认同这一句话。

我总爱细细地观察身边的女人们的言行举止和了解她们的思维空间,这么多年来,我相信我得到的结论有一定的可信度。

话说:

1)男人不会说其同性友人的坏话,而女人则喜欢私下比较并投诉其他女性友人,投诉的源头往往因为妒嫉,将对方所拥有而自己没有的物质享受放大以致心理不平衡,得靠说对方坏话发泄。

2)男人绝对不会在乎同性友人娶了个什么经济背景的女人,而女人则会暗暗观察同性友人夫家的经济背景,比不上自己的,多半会沾沾自喜,友谊得以幸存,若对方家世远远超过自家的,友谊即时陷入考验因为她会开始采用放大镜,每一尺每一寸地对其同性友人身上进行扫描,看看对方又增添了什么行头,若友人的行头全都是丈夫所增赐,她又会假装好心奉劝对方得小心监视身边的另一半因为太过于献殷勤的丈夫想必是在外做了亏心事。

3)男人一般上不会这么在意上司和那一个下属吃饭或谈笑风生,而女人则会私底下密谈和上司关系良好的某某女同事想必是上司搞暧昧或者“有路”。

有鉴于此,闲空的时候,我总爱静静地阅读或到处去摄影,工作上的是非已经太多,闲空的时候还得听这东家长,西家短,我会崩溃!

同时,和女性友人一起出游,我总是不打扮,身上任何可以被怀疑为丈夫越轨所增赐的饰物我一律都不穿戴。

最后,工作中所遇到的不是女人就是男人,既然我选择在男女平等的公司上班,上司是男是女由不得我选择,如果吃顿饭或说个笑就是搞暧昧,那么全世界的人都在搞暧昧,同时,即使是换作女上司,和她稍微亲近一些也会被说成是搞同性恋,真是嘴巴长在他人脸上,自己操控和避忌不了,既然避不了,我就选择不避忌!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4 Sun 2010 19:30
  • 回味

小时候,曾经在姨妈的婚宴上吃过一道让我魂萦梦牵了好多年却始终找不到的娘喏菜,是一道名为娘喏鸡肉沙律,辣中带酸,很开胃,这么多年来,光顾了无数的娘喏饭店却始终不得要领,我早已放弃寻觅,就当它失传或绝迹了。

然,最近,在翻阅某本娘喏食谱之时,却无意中发现了它,当下,我拿出随身的傻瓜机将食谱给拍摄下,嘿嘿,不是自己弄,而是要求妈妈照着食谱弄给我吃,哈哈哈!

Nyonya Chicken Salad.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槟城的德国餐厅买少见少,喜欢吃德国猪手的恐龙总得将他的渴望宛如口水一样吞下肚子去,直到肚子里满是欲望,再也装不下了,选择一个适当的日子南下到首都狠狠地吃它一顿,他曾经在The Curve一家德国餐厅里独自吞下一整只猪手,说真的,当初我确有被惊吓到,此恐龙莫非是只不折不扣的食肉兽?

透过《食尚》杂志介绍的Strada Restaurant & Patisserie就在老鼠岛市区,Penang Dentist的对面。

Strada Restaurant.jpg 

从装潢设计来看,并不像家传统的德国餐厅,不过从菜单来看,有猪手,有香肠,对我而言,这就是德国菜。内部装潢走简约路线,色彩和灯光柔和,挺适合西式聚会(中式聚会一般上较为热闹和喧哗,不适合在西餐厅进行),对于爱侣,Strada能够提供一个舒适,窃窃私语的环境。我和恐龙到访的时候,没有其他顾客,恐龙连忙装模作样地说他已经包下整家餐厅,让我们俩浪漫一番,哈哈哈,我又不是十五岁,相信他的话才怪!

Strada Restaurant-2.jpg

不吃猪手的我点了最容易吃的香肠(无骨),全猪肉,一个黑胡椒味,而另外一个则塞了苹果块,很是特别, 食物的分量对我而言just nice,没有十五分钟就给我这只饿鬼给吃完,哈哈哈!

German Sausage.jpg

光顾德国餐厅,和猪有仇的恐龙岂会放过猪手?只见他慢条斯理地切,吃,咬,嚼,眼前的这只小猪手和在首都吃的那一只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不消三十分钟,整只猪手已经被他消化掉!

Pork Knuckle.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无论何等地忙碌,我总会抽空看书,满足一下因为忙碌而无暇照顾的干枯灵魂。最近在看两本书,一本是Gwen Yip的《我要去伦敦办大事》而另外一本则是找寻了接近一年都不得要领,已经放弃寻找但却神奇出现在眼前的《生命饗宴》,由 James Salter 和他的太太Kay Salter著写。

Gwen的书让我想起了当年大学毕业后,曾有和前男友采用Working Holiday Visa入境到英国去的念头,如今想起,如果当年毅然前往,现在的生活会过得如何?嘿嘿!Anyway,以我的性格,我相信自己不会喜欢英伦的天气。

Working Holiday in London.jpg

 James Salter的《生命饗宴》,写的都是和吃有关的东西,有趣的是他以日记方式,一天记下一个关于吃的故事或者历史逸闻,感觉很新鲜,很有趣!

Life Is Meals.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