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杂货店是我小时候最爱“流连忘返”的地方,为了什么?哈哈,为了零食和玩具。姓氏桥上挂满和摆满琳琅满目零食的杂货店让我想起了很多童年往事,所不同的是现在的我对着零食,眼神里再也没有当年的贪婪和渴望,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的童真已不再,哈哈哈!Jetty Bridge 10.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沿海而建,姓氏桥上的房子全都是高脚屋,屋身则采用木板或锌版建筑而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村民们都没有为房子上漆,眼着之处,要不是木板的深褐色,就是生锈了的锌版锈褐色。

为了防止海蚀,村民们都在木桩外围上朔管,奇异的是,贝类生物连朔胶管也能够攀附,自然界里的生命力真的不可思议!

Jetty Bridge 6.jpg 

深褐色的屋子,由屋外折叠而成的彩色纸船增添生气,不过,我对飞檐走壁的纸船感到很不解,不知道主人家想要表达些什么?莫非是要强调他是“船家”?

Jetty Bridge 7.jpg 

屋与屋的间隔,让我想到了隔墙有海,而非隔墙有耳,哈哈哈!

Jetty Bridge 8.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小生长在渔村,对“讨海人”有所谓的熟悉感觉,也许终日对着时而平静,时而汹涌的大海,讨海人家天性较为豁达和洒脱,面对我的摄影镜头丝毫没有任何畏惧或不适,很坦荡荡地让你拍个够!

工作得累了,这位大叔干脆就平躺在桥上,要不闭目养神,要不倒头大睡,这一份洒脱,自问做不到,深怕睡相不好,一个大翻身,我这只旱鸭子会掉入海中,哈哈!

Jetty Bridge 5.jpg 

曾听妈妈说,讨海人家大多孤寂,我虽然不太知道下图的大叔的家庭背景,不过目睹他一边吸烟,一边仰望天际的深思神情,再加上身边的一条大黄狗,我很自然地就将他和寂寥联想在一起。

Jetty Bridge 3.jpg 

正在专心修补靠岸木桩的胖大叔,满脸风霜,和大海的渊源想必深长。

Jetty Bridge 4.jpg 

闲来在桥上垂钓的大叔,回程中给了我们一个腼腆憨厚的笑容。

Jetty Bridge 13.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傍晚,和恐龙结伴到码头附近的姓氏桥走走看看,说来惭愧,长这么老,我和恐龙从未真正参观过姓氏桥,昨天算是我们的第一次啦!我们尤其对周姓桥上的生活艺术感到印象深刻,墙上所描绘的都是很简单,就好像小学生的图画一样,但我觉得它们的存在让周姓桥增添了多一份可爱的气质。

水上色彩斑斓的路标,为沉闷的木屋注入一些生气。

Jetty Bridge 11.jpg 

炎热的太阳底下,是个勤力捕鱼的渔夫,尽管所网罗的渔获远远地大过于船身,我叫它作“艳阳捕鱼图“,哈哈!

Jetty Bridge 1.jpg 

艳阳捕鱼图旁是一家理发院,恐龙笑说下一次会来光顾,哈哈!

Jetty Bridge 12.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到Weld Quay Restaurant(昵称叫树脚餐厅)吃午饭,和以往不一样,今天的我拍摄餐厅的欲望比拍摄美食的大,所以趁着餐厅才刚刚开始营业,没啥顾客入门之际,将餐厅的各个角落给拍摄下来。Weld Quay Restaurant的陈设简陋,看样子应该是由民宅改装而成,我和恐龙有些时候会被因为人客众多而坐在主人家的祖先和神明的供奉台前吃饭,感觉就好像在旧时人家的大厅吃饭一样,哈哈!

Weld Quay Restaurant 2.jpg 

厨房和蔬菜陈列台就在入口处,方便顾客一抵达就即时点菜,没浪费任何时间。

Weld Quay Restaurant.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平安夜,回老家,和妈妈,弟妇和恐龙到Auto City的Seoul Garden吃韩国烧烤自助餐,第一次吃韩国菜的妈妈感觉很新异,一个晚上下来,吃进肚子的食物比预期中还要多,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弟弟身在上海,没能一家团员过平安夜,妈妈还为此情绪低落了一下子。我们的自助餐除了烧烤,也有火锅,叫了一大锅人参汤,一整个晚上我喝得肚子暖意满满,而恐龙则吃得满肚子都是肉,待了两个多钟头,大家才带着鼓鼓的肚子离开。

Christmas Eve Dinner.jpg

圣诞节下午,我和恐龙带同妈妈到某广场购物,看见了一个很别致的圣诞节装饰,采用的是鸡蛋波纹硬纸板盒所组成的雪人和圣诞树,我觉得挺有意思,便将它给拍摄下来。我觉得波纹硬纸板和泡沫朔料在相比之下,前者对环境的灾害影响自然少一些,不过,倘若佳节一过,该硬纸板能够经循环再当回鸡蛋盒,那岂不是更好?嘿嘿!

Environmental Friend Christmas celebration.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常听人言“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而我的格言则是:“家中的一老,如淘气宝宝”,怎么说呢?小时候,妈妈常感叹为什么我和弟弟两人可以叛逆得她完全不能理解,而最近,很滑稽的是,我和弟弟在妈妈的身上看见了年少时的我们的影子,她返老还童,变得叛逆了!

话说最近,妈妈上土地税务局的时候摔了一大跤,扭伤了足踝,适逢遇上周三,我回老家的日子,当晚便载她到跌打医师那里接受治疗,医师好不容易帮她扭正了足踝,敷了药,临走前还苦口婆心地劝告她的足踝得在接下来的两天里避免湿水,洗澡的时候最好抬高足踝或放在凳子上以避免湿水,当时只顾着痛的她忙不住地点头答应,殊不知,翌日,她就上演了自导自演的好戏。

隔日下午,我从办公室里给她捎个电话问候她的伤势怎么了,电话里头的她大声自嚷她的足踝已经痊愈,肿也消了!在电话另外一头的我不禁地在心里面纳闷,明明是整个足踝被裹得像颗粽子一样,她怎么看得清伤口是否还肿胀呢?在我的质问之下,她这才慢条斯理,小小声地回答说她在洗澡时弄湿了包扎着的伤口,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敷着草药的纱布棉花给拆了,乐得干爽,同时淤血虽然还在,但足踝已经可以如往常般扭动,所以她宣布自己的足踝好了!

听到上述的回答的时候,我气得脸都红了,不住地在心里面想这是我的报应呢?还是风水轮流转?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人说我的性格飘忽,很难捉摸,我想这只是一个很表面的看法,在内心,我深深的知道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说实在的,真正的我并不复杂,对事情的看法和对人的要求仅仅在于“诚恳”这两个字,然很多时候,我之所以会被归类为思想复杂的人,那是因为我在某一些人的身上感受不到对方的真心或透过双眸看到对方的不诚恳,所以我才会在心里筑起一道防堤,并同时散播一些关于我自身而又不正确的讯息困惑对方,让对方对我个人的思想,下一步怎么走完全摸不着头脑。

同时,我也不喜欢身边的人尝试阅读我的思维,分析我的举动,这样对我而言,太捆绑,太没有人身自由了,况且,人心难测,为什么一个人会处心积虑地阅读另外一个人的思维和分析他的举动?这样的居心,很难避免地会让我联想到背后的动机或阴谋,我不会妥协因为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无论是肢体上还是思维上,保持一些距离终究会比较好!

总的来说,我感觉自己是条变色龙,遇到怎么样的人和事就会施展自己身上的“动物本能”将自己的真性情完全地掩盖或披露,你可以说我狡计,但也有人觉得我真挚,话说穿了,你怎么样看我,就在于你的心是怎么样对待我!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uah Chiku.jpg 

这个周末,回老家陪伴妈妈,下午外出吃下午茶的时候,在路边看见一个马来叔叔正在贩卖人参果,我,妈妈和恐龙便凑过去问一问价钱,马来叔叔见下雨在即,实行大减价出售,一大袋子人参果才卖五元,妈妈还在犹豫这么多吃不完的时候,贪吃的我已经要了一袋子,马来叔叔过后还从箱子里掏出两颗人参果加送,哈哈哈!回到家,妈妈数了袋子里的人参果,嘿嘿!五元换来二十七颗人参果,一颗果子不到两毛钱,味道香甜又多汁,弟妇后来告知外头的小贩的卖价是削了皮的人参果一颗一块钱!言下之意,我应该向该马来叔叔的果园割货来卖,五块钱换二十二块钱的净利润,不发达才怪,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5 Tue 2009 17:38
  • 烤虾

Barbeque King Prawn.jpg 

公司附近开了家韩国餐馆,我们趁着友人的生日到那里庆祝,也顺便试一试看餐厅的食物如何?对食物的感觉还不至于归纳为不好吃,然,气氛就带点怪,话说,我们点的是韩国烧烤,然却没怎么动用到自己的双手去进行烧烤这个动作,整个晚上我们都被人服侍着,一会儿烧猪肉,然后烧牛肉,再来烧烤大虾,侍应如走马灯般换人,眼花缭乱自然不在话下。我还是喜欢坐落在关仔角,我常常光顾的老字号韩国烧烤店,在那里我可以自己服侍自己,嘿嘿!都说是韩国烧烤嘛!自己当然要动手烧烤才能吃得尽兴呀!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conut Grinder.jpg 

看到上图的古老削椰肉器,我很自然地想起了外婆,因为在我小时候,外婆若要烹煮有椰奶的咖喱,削椰肉器肯定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工具,将椰子破成两半,然后坐在上头,让椰肉对着削尖刮呀刮,椰肉被刮成丝后纷纷掉落在削尖下的盛器,刮完后,再运用人手大力地挤压椰丝,以让椰奶滴出来,这一刮一挤的动作,往往让胖胖的外婆热得满身大汗,一旁的我,帮忙说不上,捣蛋则是在外婆刮完椰肉站起身后,我会即刻爬上削椰肉器并坐在那里,当木马来骑,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impy Kid Series.jpg 

最近在阅读不怎么需要动用到脑筋的读物,“Diary of a Wimpy Kid”,它们是我在Borders无意中搜寻到的“意外惊喜”,内容讲述的是一个小孩子在生活里所遇到的琐碎事而引发的感想,它引起了我很多的共鸣因为在儿时,我也曾经有过日记里的种种想法,潜意识里总觉得妈妈是上帝委派来和自己作对的“监护人”,嘻!

另一方面,借着此书,也揭露了大人对小孩子所施与的教育当中所隐藏着的种种矛盾,比如说一方面我们会鼓励小孩子诚实,不说谎话,然在某些事情的发生的同时,大人们又会怪责小孩子们的坦率和不明事理,引致小孩子们的困惑和不解,此时,我想起了季羡林的至理名言“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该怎么样让小孩子明白和有效地实行“真话不全说”这个道理呢?看看下图,若遇到下面的情况,你会怎么做呢?

WK- Can't tell lies.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2 Sat 2009 23:08
  • 功臣

Ice piercer.jpg 

阳光普照,我和恐龙俩宛如点着火头的蜡烛慢慢地溶化,见着前方有空调设备,专卖冷饮的小店,当然不会放过入内略作小休,坐呀坐,才发现这家店是大名鼎鼎槟榔律小巷的煎蕊档口的“分店”,店内还放着一台昔日店家的生财工具,用来磨碎冰块的器械,当今的器械已经自动化,上图运用人力的器械很自然地到了“安享晚年”的时候,如果它有生命,看见店里源源不绝的顾客人流,它应该感到自豪,现在的这一壁江山是靠当时的主人和它给打下的,没有它这个功臣,没有今天!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oy Shop.jpg 

海南咖啡瘾发作,喝不到从未喝过但想试试看的广泰来,便到“老相好”多春茶室解一解瘾,饱食一番后,我和恐龙两人在槟榔律闲逛,走呀走,我才发现在槟榔律有好多家玩具店,莫非那一代有好多孩童出没?Anyway,童心未泯的我当然不会放过入内看一看,结果不看则已,一看就不得了,有好多价格廉宜但品质不错的娃娃贴纸,我翻箱倒柜,东挑西选,结果买了统共十九大元的贴纸,然后才开心地步出店门,一旁的恐龙也买了架纸飞机,还在路上不断地嚷着要放纸飞机,嘿嘿!我们俩真是对不折不扣的老顽童。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Kong Thai Lai.jpg 

听友人说,在槟岛的海南咖啡店买少见少,除了多春,广为人知的就只剩下广泰来,很不巧的是,今天没做生意,站在铁门深锁的店面前,喝不到咖啡,拍张照片也好,不过阳光太过于强烈,以致我的傻瓜机的“眼睛”不太睁得开,反光得很厉害,楼上窗户的线条完全看不见,不过我会再回来试一试我的运气,探个究竟是多春的海南咖啡好喝还是广泰来的!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onya Sambal Prawn.jpg 

终于等到薪水调整的日子,虽然幅度不很大,不过以一顿还可以的晚餐奖励自己过去的苦劳还是应该的,嘿嘿!我和最近因为工作忙碌而弄得愁眉苦脸的恐龙决定到离家不远的小西餐厅庆祝,这一回儿,我兴致特别好,叫了娘喏酱烤大虾和啤酒,而累趴趴的恐龙则叫了杂烤(Mixed Grill),食物呈上,一吃进嘴巴里,恐龙脸上的忧愁暂时抛却九霄云外,看来食物是他解压的好方法;而我点的食物感觉很怪异,娘喏酱料和大虾的组合好像不怎么谐调,虾有虾的鲜味而娘喏酱料则有它独特的香料味道,然两者各自各精采,却发生不了关系,好像在吃着两道不同的菜肴一样,不过还好,因为酒精作祟,我的情绪高昂,一回到家即刻倒下不省人事,忘记了大虾和娘喏酱料“同床异梦”的事情,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at till we get published.jpg 

我爱吃东西是众所皆知的事情,不过没想到会吃到上报纸这么夸张,上两周,我和一众同事到城中某家酒店餐厅吃自助餐,大家边吃边闹得得意忘形,连身旁有报社记者拍照也浑然不知,结果,上周五,我们整大群一起上了某家英文报专介绍槟城人爱光顾的餐厅的副刊,若不是后来有其他同事提醒和将报纸带到办公室给我们过目,我们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报纸,不幸中的大幸是我背对着镜头,脸孔不至于曝光,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adish Cake.jpg 

刚刚从南部回来,原本想要吃一小块萝卜糕充当下午茶,殊不知,吃呀吃,没消一下子,整大包的萝卜糕都被我和恐龙吃光了,说我们不贪吃是假的!这种古朴的广东小吃,我自小就很爱吃,不管是早上作为早餐,下午作为下午茶还是晚上充当夜宵,我都无任欢迎。一般广东酒楼的作法是将白萝卜切丝,混入以占米粉和玉米淀粉制成的粉浆,再加入冬菇、虾米和腊肠碎粒后蒸煮而成,会较为重口味,而我则较喜欢街边小档口没加入任何佐料的萝卜糕,纯粹以萝卜丝混合玉米粉就已经很美味,加入冬菇,虾米或腊肉会掩盖白萝卜的淡淡香味,我不爱!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恐龙知道我喜欢星巴克的变身熊娃娃,所以每年都至少送我一只作为礼物,而今年所送给我的就是一只打扮成圣诞老人的熊宝宝(图一),和过去的变身熊宝宝凑合在一起一共有五只,为了表示我的谢意,我回送了他一只Rubber Chicken,鸡小姐(图二)!此鸡最为诙谐的地方莫过于它的好嗓子,按一按肚子,响亮的咯咯咯叫声即时在耳边响起,我笑说倘若恐龙不听话,我就会用鸡小姐扔打他,再不就让它不断地发出叫声,烦死他为止。

图一,圣诞熊宝宝,名叫Santa B。

Santa Bear.jpg 

图二,鸡小姐,名叫Chickidee,一副泼辣样,坐在恐龙姨婆家的藤椅子上,哈哈!

Rubber Chicken.jpg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4 Fri 2009 23:29
  • 妙!

Interesting news in Seattle.jpg 

几年前,在机缘巧合之下,接触到张妙如和徐玫怡的《交换日记》,这一接触可不的了,我疯狂地喜欢上两女的小品漫画风格,特地到大型书店狂扫她们俩的书籍,哪怕是合编还是分别著作。上图的《西雅图妙记》是妙如独自创作,已经是第五集了,主要叙述她在西雅图的生活,最为诙谐的莫过于她和她夫婿之间的点点滴滴,很喜欢抬杠的一对夫妻!哈哈哈!

老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